第0659章 杀意已决!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659章 杀意已决!

听到陈六合如此彪悍的话,洪昊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平淡道:“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我觉得陈公子还是不要冲动为好!” 陈六合眯了眯眼睛,说道:“你的如意算盘打的很好,但我这个人就是容易冲动!最不肯吃的就是亏!我觉得如果苏庆生死了,这笔账不会完全算到你头上,也不会完全算到我头上,我们两都会有麻烦!也挺好!”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太理智!”洪昊不急不缓的说着。 “嘿嘿,两败俱伤也不错啊,只要能看到你不痛快,我那点不痛快也就自然变成了痛快!”陈六合笑吟吟的说着。 电话那头沉默了,似乎是在考虑陈六合这句话的含金量,陈六合接着说道:“你这份礼,我收下了,也记下了,你以后可也得小心一点!我也会给你备一份厚礼的!还有,以后再想给哥们什么意外惊喜的话,你亲自动手啊,别藏头露尾的,小家子气的有损形象!” 说罢,陈六合就挂断了电话,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是有点森寒,他低头看着苏庆生,淡淡道:“很遗憾啊,你成为了弃子!洪昊不敢保你,怎么办?” “什么?不可能,他明明说过,保我无恙啊!他那个骗子,他怎么可以这样!”苏庆生脸色骤变,惊慌失色! “你现在的情况很尴尬啊,你对我和徐从龙下手的意愿不是来自苏家,而洪昊又不管你了!现在没人来帮你出头!你该何去何从?”陈六合问道。 “不......不会的,饶了我,陈六合,徐大少,你们饶了我!你们不能杀我,我是苏家的人,苏家人啊,杀了我你们会有很大麻烦的!”苏庆生惊恐道。 陈六合摇了摇头:“做错了事情就要付出代价,天经地义!”捏着下巴看着苏庆生,陈六合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似在考虑怎么处置苏庆生。 杀了他的话,固然会有麻烦,但这个麻烦会有多大?会引起怎样的连锁反应?给洪昊带去麻烦的同时,他自己又会有什么麻烦? 不过,不宰了苏庆生的话,他的确难解心头之恨啊,不是有多恨苏庆生,而是恨指使这一切发生的洪昊! 他异常讨厌洪昊那种不温不火的虚伪模样,特别刚才对话的语气,好像足智多谋、掌控全局!不给记重拳下去,陈六合心中委实不爽! 想着这些,陈六合的心中杀意已决,他说了要跟洪昊来个两败俱伤,可不是随口说说而已!他说出去的话,一向都能够做得到! “如果在这里做了他,会有什么麻烦?”陈六合忽然开口问道。 徐从龙神情一怔,旋即说道:“六子哥,让我来,我外公是夏正阳,我动这个手,后遗症小一点!”陈六合下的决定,他从来不会反驳,无论对错! 陈六合搭理他,看着洪萱萱,洪萱萱皱了皱眉头道:“我们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作证,是苏庆生先拿枪指着你,然后你防卫过当把他误杀!理论上来说,你不会有太大的责任!但来自苏家的怒火要另当别论!” 陈六合满意的点点头,看着苏庆生道:“那就不好意思了,苏家的怒火,哥们不是很怕!死了以后要记得,杀你的不是哥们,是洪昊!” 就在陈六合要动手的时候,突然,徐从龙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他一看来电显示,蹙了蹙眉头,对陈六合说道:“六子哥,我妈。” “接!”陈六合说道。 电话接通,徐从龙就听了一句,就把电话递给陈六合:“六子哥,找你的!” “喂,红姨!”陈六合语气缓和的道了声,对夏德红,他还是较为尊重! “六子,今晚发生的事情我知道了,如果从龙没什么大碍的话,就算了吧!给苏庆生一点惩罚就可以了,留他一条活路!”夏德红说道。 “怎么说?这是谁的意思?”陈六合瞥了眼苏庆生,轻声问道。 “这是我个人的意思,苏春雷亲自把电话打到了我这里!从龙受了苦,我比谁都心疼难受,但是苏庆生罪不至死!他要是死了,会有麻烦。”夏德红道。 “红姨,这件事情你甭管了,我知道该怎么处理!苏春雷在您那里或许有些面子,但在我这里,没有面子!他的儿子拿枪顶着我的头,我杀他,理所应当!”陈六合古井无波的说道。 夏德红的声音没有太大的变换,跟陈六合对话,从始至终都没有命令或指挥的口吻,而是一种商量,这就是陈六合的份量,也可以说,这是她对陈六合的放心与尊重:“考虑过后果吗?” “考虑到了!麻烦肯定会有,但也仅仅是麻烦而已!”顿了顿,陈六合又问了句:“老头子对这件事情有什么看法?” “这个点,老爷子应该睡下了,联系不上!”夏德红说道。 “好了,红姨,我知道了,您早点休息!”陈六合点点头道。 夏德红没再说什么,挂断了电话,陈六合凝眉沉思了几秒钟,对徐从龙道:“打个电话给老头子。” 徐从龙照做,打了夏正阳的私人电话,电话通了,传来呼叫音,但到最后也没人接听,徐从龙道:“六子哥,没人接!” 闻言,陈六合嘴角荡开了一抹笑意,洪萱萱的眉头也是挑了挑! 夏正阳的私人电话没人接听?这已经足够传递出一个信息了,那就是这件事情,夏正阳并不打算管,也不在乎陈六合会怎么做,更没想过要给苏家人面子! 似乎在一瞬间,就已经宣判了苏庆生的死刑! “下辈子在做人,脑子放聪明一点,别再做个短命鬼!”陈六合蹲下身子,对恐慌至极的苏庆生说道,不顾他的奋力挣扎,一手轻轻捏住了他的脖颈。 就在陈六合要下死手的时候,洪萱萱的电话突然急促的响了起来,陈六合并没有理会,手掌在逐渐加力,苏庆生已经难以呼吸,双足猛力蹬着,离死亡很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