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7章 希望与火苗!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647章 希望与火苗!

洪萱萱凝视着陈六合,接着说道:“跟我合作,我们可以各取所需,会是双赢的局面,你现在需要建立你的盟友与伙伴,你需要壮大你自己的势力!只有那样才能抗衡你的对手!而我需要你的资源和帮助,特别是你强悍的身手!” “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点意思!”陈六合缓缓点点头,走回来,在沙发上重新坐下。 “洪门的底蕴和浑厚,我不说,想必你也能知道!如果你能帮我把洪门抓在手中,我保证,对你来说如虎添翼!这将会是一块厚实的护盾!”洪萱萱道。 陈六合没有急着回话,而是沉凝了下来,不知道在思忖着什么,洪萱萱也没有催促,缓缓坐在了他身边位置,静静等待。 半响后,陈六合忽然问道:“我知道洪门上有长老阁四大长老,下有披荆斩棘的四大战门,这可以说,几乎是洪门的结构,我想知道,你握着什么资源?” 洪萱萱沉着脸,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说道:“任何事情,都有扭转的可能!” 陈六合失笑了起来,淡淡道:“看来你手中的资源当真是少的可怜!无一战门在手,你拿什么去翻盘?没有一个长老的支持,你怎么在洪门立足?” “我是没有!但洪昊,也没能把洪门旗下四大战门握全!他在洪门内的威望,还远远不够,若不是洪天齐的扶持,他很难成事!”洪萱萱说道。 陈六合点点头,翘着二郎腿晃荡着,道:“看来这件事情很难成啊,你这条破船,沉船的可能性更大!我相信只要是个明智的人,都不会上了你的当!你这哪里是要跟人合作?完全是要拉着别人跟你一起去死啊!” 听到这话,洪萱萱的心狠狠往下一沉,陈六合的话已经很明显了,就在她以为陈六合下一句就要开口拒绝她的时候。 陈六合忽然问了句让她略微错愕的话:“我现在就是想知道,跟你合作有没有什么彩头?例如把你自己做为奖励品什么的。” “陈六合,你不要得寸进尺!”洪萱萱凝目道,怒意凛然,随后她又道:“什么事情都要凭本事说话的!如果你有那个本事的话,你可以放马过来!” 陈六合笑眯眯的问道:“那你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 洪萱萱感觉自己已经快要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咬牙切齿的回答道:“男人!” “唉!跟你合作风险太大啊。”陈六合的思维跳跃,简直让洪萱萱都有点难以跟上,她只感觉自己似乎又被这个挨千刀的家伙戏耍了,脸色阴沉到了极致。 “如果我拒绝跟你合作的话,你会不会提刀砍死我?”陈六合很天真的问道。 洪萱萱的心脏再次狠狠一沉,脸上的杀意凛凛,目露凶光就像是要吃掉陈六合一样!今晚她如此忍气吞声,甚至算是蒙羞,换来的却还是被戏耍的结果!这一点让她忍无可忍! “别激动,看你那小家子气的样子!”看到洪萱萱有发飙的迹象,陈六合赶忙说道:“虽然这件事的危险系数很大,难度系数更高!但我这个人就是喜欢把一些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这样才更有意思,不是吗?” “那么就是说,你答应了和我合作?”洪萱萱看着陈六合,眼中闪过了一丝惊诧,似乎没想到陈六合这么容易的就同意跟她合作了。 说实话,面对陈六合,她心情挺复杂,这是个野性十足的男人,这是个很难琢磨透彻更不会被人掌控在手中的男人,他似乎不喜欢按常理出牌! 她同样也发现,她今晚要给他的下马威一个都没完成,反倒像是她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一样,她的心情起伏随着陈六合的语态转换而来回波动。 简简单单不到十几分钟的对话,已经足够证明眼前这个男人的可怕与恐怖,他不单单是在战力值上强悍到无边无际,同时他的心思城府也缜密到吓人。 今晚本该手握主动权的她,却没有把握到一分一毫的主动权,被动到了极点!这种感觉让她非常的难受! 听到洪萱萱的话,陈六合洒然的耸耸肩,道:“听起来虽然很不可思议,但如你所愿,跟你合作一次,又有何妨?你就权当我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了,正在做一件要把一个失足女救离苦海的善事。” 洪萱萱凝视陈六合,虽然合作谈成,遂了她的心愿,让她心中重重松了口气,但她真的很难做到给陈六合露出什么好看的脸色,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太可恶,也太危险,让她有种想要把自己层层包裹起来的警惕感。 她看人很准,她可以认定,陈六合绝对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如果不是别无选择,她一定不愿意跟这样一个危险分子合作! “别把话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你很清楚,风险越大回报就越大!你渴望洪门这个助力,如果握在手中,将会是一张很凶悍的王牌,能让你底气十足!”洪萱萱脸色沉闷的说道,一点也不领陈六合的合作之情! 陈六合无所谓的说道:“没发生的事情,谁知道呢?不过说实话,我挺佩服你的勇气和胆量!跟我仅仅见过一面,对我的了解都来自于道听途说,就敢跟我达成这样程度的合作,你的胆子非常大啊!” “成大事者,理应当机立断!希望这个东西很多时候就跟火苗一样,当你看到的时候,或许很微弱很渺小,但你又怎么知道,火苗不可燎原?” 洪萱萱打开一瓶红酒,倒了两杯,递给陈六合一杯:“人活着本来就不容易,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的人更不容易!如果连跟命运对赌的勇气都没有,凭什么还挣扎在这个世~界上?因为不想死,所以才必须魄力十足!” 谁知,洪萱萱这一席声情并茂貌似很有道理的话,在陈六合耳中竟是那么的不堪入耳,他当即就鄙夷的“呸”的一声。

上一篇   第0646章 徒有其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