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2章 车......震?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62章 车......震?

秦若涵被莫名其妙的赶到了副驾驶位上,她看着驾车缓缓驶出停车场陈六合,道:“呵,今天太阳打哪边出来?你这个人不是懒得出奇吗?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今天却会跟我抢车开?” 陈六合笑而不语,眼神不露痕迹的扫了一眼后视镜,一辆意料之中的商务车紧跟着他的车驶出了停车场。 从他们离开会所开始,陈六合就注意到那辆不起眼的黑色商务车了,开始本没在意,不过从会所到乔天商业广场,再到西餐厅,连跟了三个地方,这就不得不引起陈六合的注意了。 车内放着轻音乐,陈六合一手开车,一手轻轻敲打着膝盖,脑中在思索着什么。 但绝不是在想着身后车辆的来路,他脑子里浮现的是王金戈那张成熟迷人妩媚天成的脸蛋。 话说今天下午在乔天广场的冲突,倒不能让他太过在意,无论是乔家还是什么,他都无所谓。 倒是那个叫王金戈的娘们,让陈六合有了些许兴趣,一个嫁入豪门的女人,却充满了怨念,啧啧,这里面的故事,一定很精彩啊。 夜幕降临,霓虹四射,给充满古典温雅的杭城披上了一层曼妙的薄纱,让这座城市也变得妖娆了起来。 车子渐行渐远,车窗外的喧闹景象也慢慢流逝着,变得越来越发荒凉安静。 秦若涵发现了不对,皱眉道:“这不是回会所的路啊,我们这是要去哪?” “打野战,有没有兴趣?”陈六合笑呵呵的说道。 秦若涵美眸一瞪:“能不能有个正经的时候?”她知道,陈六合从来不会做毫无意义的无聊事情。 陈六合耸耸肩,无辜道:“事实正是如此,的确要去打野战,不过不是跟你!” 秦若涵一楞,不明所以。 陈六合接着道:“你最近有没有惹上什么麻烦?” 秦若涵脑子很机灵,顿时反应过来了什么,连忙扫向后视镜,夜黑,看不太清楚,她又想把脑袋伸出窗外。 被陈六合没好气的拧了回来:“老板,我们能不能稍微聪明那么一点点?你这么明目张胆的去看别人,万一把人吓跑了怎么办?我演了这么久的戏岂不是连一点片酬都拿不到?” 秦若涵没去理会陈六合的油腔滑调,脸色微微一沉道:“是什么人在跟踪我们?不会是乔家的人就要动手了吧?”她脸色煞白。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道:“别什么都想到乔家,不是他们,后面这辆车从我们离开会所的时候就开始跟了。” 秦若涵凝眉思索,道:“那会是谁?这段时间除了黑龙会外,我好像没和其他人起过冲突啊,不会是张永福手下的余孽吧?” 陈六合说道:“不是没这个可能。” “那我们要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一直走下去?”秦若涵还算镇定,好歹也跟陈六合经历过几次大场面了,性格逐渐沉稳。 “当然是等他们先出手,我们不能冒然行动,不然万一把人吓跑了可就没意思了。”陈六合想了想说道,解决这些家伙是小事一桩,不过想要搞清楚幕后黑手,可就是个技术活儿了。 “万一他们不出手呢?”秦若涵问道。 陈六合微微一笑,眼神暧昧的看了秦若涵一眼:“那我们就自造机会让他们出手啊。” “啊?怎么制造?”秦若涵迷茫。 陈六合不答反问,嘴角的笑意更加让秦若涵心颤了:“你觉得,咱们孤男寡女的,晚上把车开到荒郊野外能干嘛?” 一个本能的下流想法呼之欲出,秦若涵俏脸一红,愠怒道:“少打歪主意。” 陈六合没有理会,继续问道:“那你觉得一个人在什么时候是最放松警惕的时候?” 想了想,秦若涵道:“睡觉的时候。” 陈六合翻了翻白眼,道:“除了睡觉的时候呢?” 秦若涵想不出来,陈六合笑道:“当然是在最快活的时候,一男一女在干那事的时候总是最投入的吧?也是精神和身体最放松的时候。” “我就知道你没憋什么好主意。”秦若涵满脸羞红的恼道。 “你说,如果我们把车停在路边上演一个车震,后面那辆车上的人还能坐得住吗?如果够专业,绝不可能放过这么绝佳的机会。”陈六合道。 “你想都别想,我可不会跟你在这里做那种龌蹉的事情。”秦若涵羞得都不敢抬头。 “废话,我还不会让你得到我呢,我说的是做戏,懂不懂?”陈六合没好气。 秦若涵还在犹豫,陈六合已经把车停在了寂静的路边,有些不耐:“到底做不做?给句痛快话,不做就算了,就让这个威胁一直跟着咱吧。” “做......做什么?”秦若涵有些紧张。 “当然是做戏啊,难道做-爱啊?”陈六合那个气啊。 “做戏可以,但你要是敢乱来的话,小心我一脚踹爆你的蛋蛋。”为了大局着想,秦若涵勉强同意,但不忘警告。 “别乱来的是你才对,要是敢对我动手动脚,我捏爆你的球球。”陈六合说道,气得秦若涵都想在他脸上吐口水。 “该......该怎么做?”秦若涵异常紧张,毕竟孤男寡女,还要做出车震的样子,让她这个毫无经验的雏儿慌了神。 陈六合看了眼不远处那辆跟着停下来的商务车,嘴角微微一翘,他把副驾驶位的座位打倒了下去,然后从驾驶位爬向副驾驶位。 秦若涵瞪大了眼睛:“喂,这么小的位置怎么坐两个人?你不会是要压在我身上吧?做戏而已,要这么逼真?”秦若涵极度怀疑陈六合的纯洁性。 “废话,做戏当然要逼真,连自己都骗不过去怎么骗别人?”陈六合不由分说的爬到了副驾驶位。 一时间,一男一女就挤在了这个狭小的空间,陈六合几乎压在了秦若涵的身上,两人之间的间隔不超过五厘米。 一缕缕撩人的清香从秦若涵身上散发出来,陈六合甚至都能看到秦若涵脸上的毛孔,近在咫尺的凝视下,陈六合发现这娘们真是美得惊心动魄,无比精致。 秦若涵紧张极了,双手护在胸前,撑在陈六合的胸膛,因为挤压着胸口那对硕大的白兔,导致变了形状,诱惑万千,让她娇羞的恨不得晕过去算了。 她感受到陈六合胸口那结实的肌肉,还有一股股令她火热的阳刚之气传入鼻息,让她心中不停颤抖。 两人压在一起,肌肤难免相触,感受到这娘们身上传来的弹性,陈六合心中委实一荡,女人真是水做的,真软,触感细腻。 两人浓重的鼻息仿佛要融合在一起,整个车厢内都弥漫着暧昧的气息,容易让人迷失。 秦若涵的身躯一直在轻轻颤着,因为紧张,导致她整张俏脸都红的快要滴血,就像是天边的晚霞,火烧似的醉人心田。 “陈六合,你兜里藏了什么东西?膈住我大腿了。”秦若涵不敢去看陈六合,闭着眼睛说道,那感觉让她很难受,又硬又热。 闻言,陈六合一阵尴尬,饶是他脸皮极厚,也不禁微微发红,这特么的,他也是个正常男人啊,而且是个正常到超出正常的男人。 在这样的情形下,如果他没点反应,那才真叫怪了。 “额......”陈六合狠狠的把裤裆里那不听话的玩意掰到一边,尴尬道:“没事没事,这哥们脾气有点大,你别在意。” 就算秦若涵再未经男女之事,再单纯,可好歹也是二十四岁出头的女青年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这时也反应过来了那是什么。 登时,她脸色更加红了,火辣辣就像是快要烧着了一般,她带着哭腔说道:“陈六合,你这个混蛋,你管好你那玩意。” 她媚眼如丝,有春意荡漾,不过却死死闭着,不敢去看陈六合一眼,她的心脏就跟拨浪鼓一般跳着,活了这么大,她还从未跟男人这般亲密接触过。 更别说,这个无耻的男人还把那肮脏恶心的家伙顶到了她的腿上,她羞愤欲绝,恨不得咬死陈六合。 陈六合苦笑不得:“大姐,我也没办法啊,有时候它连我的话都不听啊。”陈六合及其无辜。 秦若涵羞愤:“管不住就把它剪了。” 陈六合只感觉裆下一凉,缩了缩脖子,这娘们够狠啊...... “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我要动了。”陈六合说道。 “动......动?”秦若涵惊恐的睁开眼睛,里面的桃花春意简直要把人融化。 陈六合理所当然道:“废话,车震当然要动啊,车不震起来,别人怎么知道我们在车震?” “你最好......最好老实点,不然我真会把它剪掉。”秦若涵恐吓道,但还是妥协,她的鼻尖都沁出了香汗。 “放心,绝对不会让你怀孕。”陈六合道。 秦若涵瞪大眼睛,一脸杀气:“你说什么?” 陈六合吓的一缩,连忙讪笑改口:“我说放心,绝对不会出格。” 秦若涵这才点点头,陈六合双手撑在秦若涵的脸旁,开始一下一下有节奏的动了起来......

上一篇   第0061章 光荣使命

下一篇   第0063章 谁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