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3章 独特女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633章 独特女人

拳台上的搏斗很激烈,两人的实力都差不多,都是狠茬子,你来我往都下着死手,没过多久就皆是头破血流,鲜血洒在了洁白的地板上,引起了大厅内的一阵阵叫嚣与哄闹! 鲜血可以使人害怕,但同样也可以使人兴奋!能坐在这里的,几乎都是愿意追求刺激的主,越是血腥激烈,就越是能让他们亢奋! 注意到夏咚虎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一双小眉头一直皱着,陈六合轻声问道:“害怕吗?要不我们先走吧?” 夏咚虎抿嘴摇头:“不走,现在走,等别人还以为我胆子小害怕了呢!丢不起那个人!”她也就是个八九岁的年纪,就算性子再彪悍张狂,面对这种血腥场面,心中会有波动也实属正常。 陈六合笑着摇了摇头,轻轻挽住了夏咚虎,不一会儿,拳台上的搏斗以一方倒下而告终。 陈六合淡淡道:“打假拳!”凭他的眼力劲,一眼就能看出来谁强谁弱,也早就能断定谁赢谁输,但结果却是与他的判断相反,毫无疑问的假拳。 输了一百万的徐从龙不以为然的耸耸肩,对陈六合笑道:“六子哥,这样的地方会有些猫腻也实属正常,来这里的人大多是拿钱寻个开心,追求一下刺激,谁会在意拳台上的真假含金量呢?开心就好。” 第一场结束,马上有工作人员跑进拳台把那名半死不活的拳手拖走,然后清洗地板上的血迹,第二场接着开始! 没有了最先的新鲜感后,陈六合不免觉得索然无趣,他对徐从龙问道:“你上过这个拳台吗?”脸上挂着几分趣味性。 徐从龙咧嘴一笑,道:“当然上过了,六子哥,这都没上过,我以后还怎么混?我可是立志要做京南最大混世魔王的人,不能给六子哥丢脸!” “煞笔!”夏咚虎冷不丁的吐出两个字眼,徐从龙撇撇嘴不予计较。 陈六合忽然感觉到有一道目光注视过来,很具备侵略性,他歪头看了一眼,赫然看到坐在不远处的一处沙发上,有一个非常独特的女人正在盯着他们这边。 这个女人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凌厉,她的身上仿佛有着一股让人心颤的锐气!神态中都无形中透露出一股英气与气场,仿佛是个高高在上的角色! 然而这种明显的气质,却也不能掩盖她那足以让任何人惊艳的美丽面孔! 一头及肩的大红色波浪卷发,披散在香肩之上,一张精美的脸蛋上,五官就犹如精心雕刻出来的一般完美无暇,媚若弯月,目若明月,鼻梁挺拔,唇似朱赤,尖尖的下巴犹如刀削一般,整张瓜子脸有着完美的弧度! 之所以说她独特,不但是她的气质出众,美若天成,也是她给人的感觉很特别,有着妖媚的韵味,也有着凌厉的气场,一双眸子也异常有神! 只要看上她一眼,就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她的美丽有些与众不同,没有丝毫女人该有的温婉柔和、小家碧玉!无法形容,或许说是一朵带刺的玫瑰,会比较贴切一切,看似魅力动人,却实则暗藏危险! 四目相对,女人朝着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点头的动作很细微,让人甚至觉得是不是出现了错觉。 这时,徐从龙也顺着陈六合的目光看去,看到了那个独特的女人,女人朝着徐从龙举了举手中的红酒杯,然后又对着同样看向她的夏咚虎点了点头,就收回了目光! “哼!狐狸精!”夏咚虎很不满的说了一声,似乎只要能引起陈六合特别注意的女人,在她眼中都是狐狸精,都能引起她的不满! 小小年纪,就拥有如此霸道的占有欲,就如此醋意横飞,也颇为有趣! “认识?她是谁?”陈六合颇有兴趣的斜睨了徐从龙一眼问道。 “她就是洪萱萱!”徐从龙歪了歪身子,对陈六合介绍道。 “洪萱萱?什么来头?姓洪,洪门的人?”陈六合抬了抬眼皮子,虽然是在问着徐从龙,但他的眼神依旧落在了那个气质独特的女人身上,似乎对她非常感兴趣一般。 “是的,六子哥!这个娘们可来头不小,不但是洪门的人,并且是洪门现任门主洪天齐的女儿!这家猩红俱乐部,目前也是她在打理!” 徐从龙对陈六合小声介绍道:“六子哥,你别看这娘们是个女儿身,可委实是个狠角色啊,在洪门内部的声望很高!而且为人心狠手辣,做事果决!千万不要被她的美貌所迷惑!这丫就是一个蛇蝎美人!京南不知道有多少人吃过她的亏!” 闻言,陈六合脸上的笑容更加玩味更加浓郁了,端着一杯红酒,轻轻摇晃着,眼神依然在洪萱萱的身上来回打量着! 别说,这娘们无论从身段还是容貌上来看,都是一个实打实的大美人,并且很独特,能让人滋生出一股别样的感官!完全有资格被陈六合打九十分以上! 光伦容貌身材的话,她的美丽,似乎不弱于秦若涵! 当然,陈六合之所以会对这个女人产生兴趣,可不是因为被她的外表所吸引,陈六合还没有无脑到这种程度! 洪门的大千金,女儿身却拥有着这么强大的气场和厉气,不简单啊!更为重要的是,她身后站着的那个中年男子,才是吸引了陈六合注意的关键点之一。 陈六合注意到,那个男子始终站在洪萱萱的沙发后,身躯如古钟一般挺拔,不动如山,虽然面如死水目不斜视,身上的气息除了沉稳再无其他! 但陈六合是什么眼力?说一声火眼金睛也不为过!他一眼就看得出,这个身材魁梧如铁塔一般的男子,是个高手啊!并且是个很恐怖的高手!绝不是那种市面上能够常见的货色! “呵呵,京南还真是个深不可测的地方啊,洪门的底蕴似乎并非浪得虚名!”陈六合轻声低喃了一句,自言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