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9章 再等十年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629章 再等十年

听到陈六合的话,徐慧容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轻声道:“奶奶不度你,奶奶为你多念一些大悲咒,不求你一遭顿悟菩提加身,只求你平平安安!” 夏正阳笑着摇了摇头,眼中似乎有些怅然,回忆起什么,万千感慨,生孙如此,老班长,你赢了别人一辈子啊!即便死了,也赢了! “老沈家的债,我知道你会去讨,他们也跑不了!但现在别给老子扯大话,说破天!你在江浙的路自己走,那盘棋你自己下!只要你自己争气,我不介意给你多擦几次屁股!但你给我记住一点,锋芒太盛要懂得张弛有度!” 夏正阳对陈六合说道:“江浙做为华夏的经济重省,那潭水有多深,表面上肯定是看不出来的!一个乔家算不得什么!你想下好江浙那盘棋,还早着呢!” 陈六合慧心一笑,道:“这点我当然知道,但好歹第一步已经迈出去了!” “六子以后在江浙的路,好走也难走!木秀于林是必然的,强势劲头引来不满也是不可挽回的!但也算是进入了许多人的视野当中!强势虽然扎眼,但也证明了实力!所以有利有弊!”夏德红说道,做为一个在体制内混了二十几个年头,并且颇有建树的人,她的政~治眼光也是非常人能比! “不管怎么说,我相信六子都能做到心中有数,就算这家伙不愿意动脑,可别忘了他的背后还站着一尊小菩萨呢!”夏德军笑道。 提起这个,夏正阳和徐慧容脸上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徐慧容道:“清舞那丫头也受苦了,奶奶真想她了!” “得,下回带她来看您!”陈六合咧嘴笑道。 徐慧容道:“她虽不信佛,但天生菩提心啊,佛根及重,不来跟奶奶信佛,真是可惜了!” 陈六合失笑一声,说道:“老佛爷,您不会还想让清舞跟您信佛吧?” 闻言,徐慧容苦笑了起来,摆摆手道:“不想咯,有你这个不愿消停的哥哥在,清舞那丫头这世都不可能遁入佛门清净!既不能身心虔诚,信来何用?不信也罢!” 未了,徐慧容还满脸宠爱的摸了摸陈六合的脑袋,道:“她啊,可是个为了你,宁愿堕入耳鼻地狱,也不愿投身佛门的丫头!为了对你慈悲,她不惜对天下恶毒!” 饭后,夏正阳上楼休息去了,徐慧容也到阁楼的菩萨像前念经颂佛,夏德红夏德军招待陈六合在客厅内喝茶,几人有一遭没一遭的聊着。 他们的年纪虽然都比陈六合大了一轮不止,但却是没人会把他当成一个后辈来看,且不是说心智手腕,以及他所做过的事情都远超同龄人的范畴! 就光说他所得到的成就,就已经不是同龄人能够比及了,甚至比起夏德红来说,也是不遑多让! 当然,那都是在一年多以前,如今的陈六合,可是平头百姓一个! 但谁也不能否认,这家伙曾经是个能跟那些老狐狸争强斗狠、明枪暗箭的恐怖人物,一场场博弈的较量,让人不敢对他有分毫的轻视! 夏正阳徐慧容一走,刚才还焉声焉气的徐从龙瞬间变得生龙活虎了起来,他脸上的笑容别提多灿烂了,对陈六合笑道:“六子哥,嘿嘿,你可算是被拴在京南了,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了吧?” 听到这话,陈六合就气不打一处来,一脚把这幸灾乐祸的家伙踹下了沙发! 他直到最后,也没能掰扯过夏正阳,这个被抓来的壮丁,他是当定了,估摸着不帮夏正阳练出一只雄赳赳气昂昂的王牌小队,那老头是要跟他没完没了了! “陈六合,别回杭城了,就待在京南,我罩着你,没人敢欺负你!”夏咚虎一本正经的对陈六合说道。 他翻了翻白眼,懒得去搭理这个小丫头,留在京南帮夏老头做点事,倒没什么不可以,训练出一支精锐小队,也不是不可以!但他并不会在这里待上太久! 这次离开杭城,多少算是有些冲忙,还有许多事情都没理清,而且说实话,虽然乔家被灭,但杭城那边的形势,却是更加的扑朔迷离! 心系杭城,他在这里待的不是很安心,他走了以后,那边还指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呢!旁的且不说,一个卢家就在那虎视眈眈! 笑着摇了摇头,陈六合把心思压下,既然来都来了,老头子又发话了,他现在指定是回不去了,也懒得去杞人忧天。 站起身,走到门外给沈清舞打了个电话报平安,说了些家长里短无伤大雅的话,沈清舞都一直不厌其烦的听着,从头到尾,说过的话都没超过十个字。 挂断了沈清舞的电话,想了想,陈六合又给秦若涵打了个电话过去,旋即又挨个给秦墨浓、王金戈打了个问候电话。 十几分钟后,陈六合轻呼了一口气,看了看别墅楼外的枫树林,他苦笑的摇摇头,不知不觉,他心中的牵挂竟然变得这么多了,他似乎再也不能像以前那般我行我素的洒脱了! 人应该就是这样吧,得到多少,就要付出多少,占有什么,也会失去什么! 回到屋内,一眼就看到了夏咚虎寒着一张粉雕玉琢的精致脸蛋,脸上写满了不高兴,她大眼睛瞪着陈六合,说道:“陈六合,不准沾花惹草招惹狐狸精,你别忘了,我才是你的原配!” 这话一出,不光是陈六合,整个厅内的人都讶然失笑了起来,夏德军的妻子周欣茹满脸尴尬的对女儿说道:“咚虎,别没大没小,怎么说话呢?” “本来就是,我没说错!”夏咚虎还很倔强,大眼睛逼视陈六合。 陈六合笑呵呵的来到她身旁坐下,捏着她的脸蛋道:“虎妞,你才多大?知道什么叫原配吗?” “当然知道,爷爷都把我输给你当媳妇了,一口吐沫一个钉,不能抵赖!我今年八岁,再过十年,我就可以嫁给你了,很快的!”夏咚虎一本正经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