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1章 光荣使命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61章 光荣使命

听到王金龙的话,王金戈满脸冰冷的瞥了他一眼:“如果你想死的话,你就尽管去吧。” “什么意思?王金戈,你还护着那个狗畜生?难道真的对他有意思?”王金龙阴狠的说道。 王金戈不屑说道:“王金龙,做事之前麻烦动动脑子,你真认为一个敢在乔天广场闹事,还气定神闲的人,会是一个普通人吗?且不说他有没有什么大背景,就凭他那种伸手,也不是你我惹得起的。” “他有大背景?王金戈,你别他吗来吓唬老子,看他那种样子也知道是个没什么背景的货色!他顶多就算得上一个莽夫,乔家真要出手,玩死他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王金龙说道。 “随你的便,不过别怪我没警告你,我亲眼见过他杀人,他杀人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容。”王金戈抬步离开,未了回过头:“对了,他当时是赤手空拳,被他杀的人好像是个专业杀手,手中有枪。” 王金龙的身躯狠狠一颤,脑中无形中冒出了陈六合恶魔般的笑容,只感觉一股寒气从脚板直窜而起,紧接着浑身都打了个冷颤,内心开始挣扎! 秦若涵拽着陈六合的胳膊,一口气走出了商城,坐进车内,秦若涵打火启动,宝马车一溜烟蹿了出去。 她的脸上现在还是惊疑未定,有些泛白,紧紧咬着嘴唇,脸上的愁容不加掩饰。 陈六合跟个没事人般淡淡一笑:“吓坏了?” 秦若涵颤抖着嘴唇,没好气的瞥了陈六合一眼:“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没心没肺啊?陈六合,你太鲁莽了,有些人是我们惹不起的,你就不能忍忍吗?你那么多歪理谬论,难道就不知道吃亏是福吗?” 陈六合洒然一笑,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景色,道:“吃亏是福的真正含义是,在一个人没有足够实力的情况,要用一次次的教训来吸取经验,让自己变得更加成熟睿智。” 他歪头看着秦若涵,咧嘴一笑:“很显然,这套定论并不适合我,因为我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一些跳梁小丑无法让我吃亏。” “没必要吃亏,偏要去强行吃亏?那是煞笔!”陈六合耸肩。 秦若涵一楞,凌乱了,难道吃亏是福的含义不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吗? “我不跟你说这些歪理,我也知道说不过你。” 秦若涵一边开车,一遍从包包里翻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陈六合:“这里面有三百万,是我手上所有可动用的流动资金了,现在去银行,能取多少现金先取多少现金,然后,带着这张卡带上你妹妹,你赶紧逃吧,离开杭城!” 陈六合愣住了,心中猛的一暖,旋即他失笑了起来,仔细打量着秦若涵那张焦急的面容,第一次觉得这么女人这么可爱,可爱得及其顺眼。 “怎么?你这是要让我跑路了?”陈六合问道。 秦若涵瞪眼:“陈六合,别玩儿了,刚才徐世荣都跟我说了,乔家势力非常非常大,大到了超出你的想像,就是十个黑龙会捆在一起,都不够别人踩一脚的。” 秦若涵疾声说道:“你今天不光是在乔家的地盘打了人,算是损了乔家的面子,还对乔家的女人出言不逊,当众调戏,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我真的不希望你出事,你赶紧逃吧,逃得越远越好!逃出杭城,不,逃出江浙!” 陈六合脸色满是玩味,笑问:“我逃了,你怎么办?” “你不用管我,我一个小女人家家的,想那个庞然大物的乔家也不好意思把我怎么样,再说了,今天的事情是你一个人的独角戏,我可什么都没做。”秦若涵说道。 “不如你跟我一起走?”陈六合笑容莫名。 秦若涵娇躯一颤,怔了一下,才摇头道:“我不能走,会所是我爸留给我唯一的念想,我要把他做起来,这是我活下去的动力!” “那我也不走了。”陈六合把银行卡推回去。 秦若涵气急:“陈六合,你有病吧?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危险了?” “你怎么知道乔家就一定会找我麻烦?”陈六合反问,风轻云淡。 “等乔家真动手的时候,一切就都晚了,你不能拿自己的小命留下来冒险,就算你不为你自己考虑,你就不为你妹妹考虑吗?” 秦若涵道:“三百万,足够你们到任何城市,安稳生活一段时间了。” 陈六合再次把那张银行卡推了回去,他也不忍心再逗秦若涵了,说道:“放心吧,我不会走,一个乔家,还没有厉害到能让我逃跑的程度,我已经离开过一次了,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能让我离开第二次。” 唯一的一次,是从京城来到杭城,不会再有第二次! 乔家?呵呵! “你真的疯了?”秦若涵诧异的看着陈六合,不明白这家伙哪来的自信。 陈六合没去搭话,而是自顾自的说道:“况且,乔家不一定会跟我这样的小人物一般见识呢?就算真要跟我过意不去了,又能如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从王金戈提起乔家的态度中,陈六合敢肯定,她和乔家的关系并不好,起码不是一条心。 这也让陈六合想把乔家人引出来,干净利索解决事情的念头落了空。 当然,他知道,这件事情就算王金戈不跟乔家人透露,乔家人应该也能得到消息,至于会不会麻烦找上门,他就不好判断了。 不来自然最好,如果真来了,那倒也没什么大不了,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试探一下杭城的水到底有多深,看看能不能淹死他这条过江龙! 不过,在杭城这座唯美的古城,能让他夹起尾巴落荒而逃的人,基本没有! “陈六合,你别这么固执好不好?我真的害怕。”秦若涵带上了祈求的口吻。 陈六合的语气忽然变得异常温柔,轻声道:“别担心,我若是不愿意,杭城没人能够动的了我。” 这句话,无论是语调还是内容,皆是让秦若涵猛的怔住了,她仿佛就像是第一次真正认识了陈六合一样,第一次发现这个男人除了杀人的时候外,还有这么自信、张狂,令人着迷的一面。 似乎,他能顶天立地! “我好像一点都不了解你!”不知道为什么,秦若涵竟不觉得身旁这个男人是在吹牛,仿佛一切都是真的,他说出来的话,就能做到! “是的,你一点都不了解我。”陈六合嘴角含笑。 那种笑容,让秦若涵心中微微一触,这还是陈六合第一次在她面前这么温柔? “我能慢慢了解你吗?”秦若涵鬼使神差。 陈六合笑看她一眼:“这对你来说,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秦若涵抿嘴不语,这家伙永远都不知道,他就像是鸦片,会让人上瘾! 而且这家伙也不会知道,女人都是感性大过理智的! “真不走了?”秦若涵问。 “为什么要走?”陈六合道。 秦若涵撇撇嘴,她选择相信这个男人,把那张银行卡收起来,道:“不走更好,省了我三百万呢,就算你哪天暴毙街头了,给你做场后事最多也就花个十几万,这笔买卖,我划得来。” “为了不让万千少女痛彻心扉,我不能死啊,我肩负光荣使命。”陈六合懒洋洋的说道。 “什么光荣使命?”秦若涵疑惑。 “阅尽天下美妞。”陈六合死不要脸。 “啊呸!”秦若涵鄙夷:“就你这种无耻下流又讨人厌的性格,真不知道你妹妹是怎么跟你相处下来的,肯定经常抓狂。” 陈六合道:“那你就错了,她的内心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强悍千百倍,早就到了泰山崩于前而气定神闲的超然境界,当然,这也离不开我日以夜继的磨练。” 秦若涵嗤笑道:“那你有机会也多操练操练我呗,内心不强大,真没法跟你相处。” 陈六合挤眉弄眼,一脸奸笑:“没问题,你是要操呢?还是要练呢?” 秦若涵一楞,发现又被身旁这可恶的家伙抓住了空子调戏,她骂道:“滚,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本来秦若涵是打算帮陈六合买几身像样的行头,不过被那件事情折腾了一下,也都没了太大的兴致。 晚饭,两个人随便找了家西餐厅吃的。 这好像还是两个人认识这么久,第一次单独出来吃饭,秦若涵心中难免有些异样情愫,很喜欢这种感觉。 反倒是陈六合这个不懂风情的家伙,大快朵颐,活生生把几百块钱一块的牛排吃成了大排档里的羊肉串。 跟优雅绅士没有半毛钱关系,让的秦若涵又是跟着丢脸,她对这个无可救药的男人已经没有半点办法了...... 饭后,两人来到停车场取车,秦若涵刚打开驾驶位的门,就被陈六合拦了下来。 “你坐副驾驶,我来开。”陈六合脸上挂着古怪的笑容。 ------------- 上架了,求订阅求鲜花啊,希望兄弟姐妹们都能多多支持!!!把你们手中的鲜花砸出了,五章齐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