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0章 一抹令人心碎的悲凉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60章 一抹令人心碎的悲凉

看着眼前那个浑身都充满了迷人特质的美丽少妇,陈六合只感觉这个世界都太小了! 这个妙美如罂粟的女人,不是上次那个在会所里被自己看光了的美丽少妇,还能有谁? 陈六合当真没想到,能在这里再次看到这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大尤物! “大姐?”陈六合夸张的喊了一句。 美丽少妇娇躯一颤,脚下踩的高跟鞋都是一歪,差点没扭到脚,她那双如秋水荡漾的美丽眸子中,都腾出了熊熊的火光,就像是恨不得杀了眼前这家伙一般。 大姐?周围的人嘴角都在抽搐,那个疯子一样的青年真特么不是个东西啊,这绝对是在亵渎!亵渎一个不参杂任何水分的妖精! “金戈,你总算来了,快救救我,这个人是疯子,他想杀我,我不想死啊。”王金龙看到了救星,连滚带爬的冲向王金戈,显然吓破了胆。 看到哥哥此时此刻的丢人作态,王金戈那双好看的柳叶眉都微微蹙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没理会跟窝囊废一样的哥哥,王金戈盯着陈六合道:“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敢在这里闹事,你知道你是在找死吗?” 胸中的怒火让她丰满的胸部都在起伏,这家广场真正的主事者是她,在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她就收到消息赶了过来,没想到敢在乔家地盘闹事的,会是这个让她记忆犹新的疯子。 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忘记,那晚陈六合弹指间杀人的模样,当然也不会忘记她在陈六合面前的屈辱,这个无耻的家伙不但用言语重伤她,还看光了她的身子。 陈六合掏了掏耳朵,不答反问:“大姐,你就是那煞笔口中的妹子?嫁入乔家的女人,王金戈?”陈六合指了指六神无主的王金龙。 不等王金戈说话,陈六合就用一种审视的目光在王金戈那曼妙的身段上来回打量,可谓是肆意妄为,顿了顿打趣道:“真是白瞎了这么个名字,怎么在你身上看不到半分金戈铁马的味道?” 说罢,似想到了什么,陈六合拍了拍脑门,恍然大悟:“我知道了,肯定是你在某些方面可以金戈铁马,驰骋沙场!”一脸暧昧的表情透露了他意指何处。 周围的女人显然也听出了陈六合龌龊深意,女的脸色羞红暗啐一口,男的则是一脸猥琐笑容,看向王金戈的目光都充满了莫名,似乎在幻象什么。 王金戈脸色瞬间羞红无比,她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满是恼意,指着陈六合怒斥道:“出言不逊,你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这话是很有气势,不过从王金戈这么个女人口中说出来,怎么都有种软绵绵的味道,毫无威慑力,起码对陈六合来说是这样的。 陈六合嬉皮笑脸:“怎么说我们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见一次是巧合,见两次还可以认为是巧合,但几天之内连见三次,不能不说是缘分啊。” “滚!满嘴胡言乱语!”王金戈气恼,不会骂人的她,只能用这样软绵无力的话来反击。 陈六合道:“唉,你看你这人,缘分这玩意,你不能不相信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既然不能反抗,倒不如张开腿尽情享受。” 围观者目瞪口呆的看着陈六合,这家伙彪悍啊,真他吗太彪悍了! 牛逼!敢当众调戏乔家女人的,估计整个杭城都找不出几个! 这家伙绝对是雄心豹子胆! “你!混蛋!”王金戈气得都快晕厥过去,俏脸上红彤彤一片,她第一次后悔太过知书达理,第一次后悔为什么没多学一点骂人的脏话。 王金龙的底气慢慢恢复了一些,他指着陈六合:“小子,你一定是不要命了,我妹妹可是乔家的媳妇,你敢这样公然调戏乔家的女人,你死定了,乔家不会放过你!” 陈六合瞥了一眼过去,就吓的王金龙收声哑火,连忙躲在了王金戈的身后,陈六合这家伙可是在他心中留下了巨大的阴影。 陈六合又打量了王金戈几眼,旋即有些遗憾的摇摇头:“嫁为人妻,可惜了。不过倒也应正了那句话,人妻最迷人。” 王金戈气得咬牙切齿,倒也是别有风情,就像一只等待让人征服的小野猫。 “你这个疯子,到底闹够了没有?”王金戈呵斥道。 陈六合冷笑一声:“大姐,似乎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不是我闹够了没有,是你们打算怎么玩?今天这事儿,可是你们想跟我划下道道的。” 王金戈怒道:“你太狂妄了,真以为自己有点本事就可以肆无忌惮吗?” “肆无忌惮不敢说,不过做为一个市井小民,我一向瑕疵必报,谁骂我,我就抽谁,谁抽我,我咬都要咬一口回去。” 陈六合淡淡说道:“我小妹跟我说过一句话,很精辟,她说她多读书,是为了能跟煞笔好好说话,而我能打,是为了能让煞笔好好跟我说话!既然有煞笔不愿跟我好好说话,那我不抽他抽谁?一身本事不能白练了不是?” 听到这种荒谬却又让人难以反驳的言论,王金戈一阵无力,她唯一的想法就是不想多看到眼前那个无耻之徒一眼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肯罢休?”王金戈深吸一口气问道。 陈六合玩味:“没想怎么样,既然事情发生了,总得解决!” 王金戈狠狠道:“我对今天的事情了解过,也知道是什么引起的,做为商场的负责人,我可以肯定表示,顾客之间的纷争我们并没有干预的权力,只能从中协调,既然无法协调,那还请你们自行处理。” 这话一出,周围哗然,很明显,王金戈这是要在那青年面前认怂了?场子都被人闹成这样,也不管了? 这还真是个神转折,瞬间,他们看向陈六合的目光中,多了一抹惊惧! 莫不是这个不起眼的家伙也有什么颇大来头?能让乔家媳妇隐忍退让? “金戈!”王金龙不敢置信的看着王金戈,想说什么,又不敢。 “闭嘴!”王金戈面无表情的呵斥一声,对身旁这个不争气的哥哥,她心中除了厌恶就是厌烦。 “王哥,您不能不管我啊,别不管我啊。”那个和陈六合发生冲突的青年胆子都要吓破了,脸色煞白,就差没跪地求饶。 连王金龙和王金戈都对付不了的狠角色,让他怎么去面对?他想死的心都有。 谁知,陈六合压根就没去理会这无足轻重的家伙,他脸上的玩味更浓,打量王金戈,戏虐道:“可是那煞笔刚才不是这么说的,也不是这么做的。”指了指缩在王金戈身后的王金龙。 “我才是这里的最高负责人!”王金戈忍着怒火。 陈六合笑着摇头,笑的很灿烂,灿烂中蕴含着些许轻蔑:“这倒是非常出乎我的意料了,剧本不该是这样。” “接下来的戏码,你们不是应该恼羞成怒,一怒之下把乔家的人搬出来镇压我这个小市民吗?按照你们的理解,乔家人应该能分分钟踩死我。” 王金戈怒喝道:“我是乔天广场最大的股东,乔天广场的事情跟乔家有什么关系?不要什么事情都扯到乔家头上去,他是他,我是我!” 陈六合满脸趣味性,他满含深意的看了看王金戈,似乎从她的话中感觉到了强烈的情感波动,这个身为乔家媳妇的女人,对乔家似乎并无好感。 有意思了! “滚,离开这里,乔天广场不欢迎你!”能让王金戈这种女人下逐客令,可见陈六合是有多么不招人待见,也可见王金戈是多么讨厌这家伙。 陈六合耸耸肩,也失去了继续下去的兴致,他转过头,瞥了眼那脸色煞白的青年:“你......” 刚说出一个字,那青年就很果敢的跪倒了地下,对着陈六合一个劲的磕头:“大哥,你饶了我吧,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不是东西,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痛哭流涕的样子俨然没了刚才的狂妄,不得不让人感叹,这个世界上欺软怕硬的孬种还真不在少数! 陈六合嗤笑一声:“看样子你那三五百万也是不敢要了,刚才说了,我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既然有人跟我讲道理,我也跟他讲道理,这些保安的医药费,你包了,有没有问题?”陈六合连收拾他的兴趣都提不起。 青年连忙摇头,喜极而泣,一个劲的叩谢。 陈六合索然无味的摇摇头,对满脸惊愕的秦若涵招招手。 临别前,陈六合还不忘再次打量了王金戈一圈,嘴角含笑:“金戈?不错的名字。”看来这也是个有故事的娘们啊。 看着陈六合离去的背影,王金戈用力捏着粉拳,从牙缝间挤出几个字:“王八蛋!” “王金戈,你就这样放他离开了?”陈六合一走,王金龙就来劲了,对王金戈质问。 “不然你想怎么样?还嫌今天的事情不够丢人吗?要不是你心存不良,也不至于把事情闹成这样!”王金戈冷冰冰的说道,对这位哥哥,她一向没好脸色。 “你放屁,王金戈,你可以让乔家的人来把那小子弄死,你能做到!”王金龙怒吼。 王金戈冷笑:“请你记住,我是我,乔家是乔家!” “好你个王金戈,老实说,你是不是看上那狗杂种了?”王金龙怒斥:“我警告你,你最好放老实一点,别做出什么过火的事情,把你自己害死了不要紧,别害我们王家也跟着你一起倒霉!” 王金戈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悲凉,她嘴角勾起一抹惨然,嘲讽道:“王家?如果不是把我卖到了乔家,你觉得现在还会有王家吗?” “王金戈,你也不想想,当初要不是我们把你嫁到了乔家,你凭什么当这么多年的阔太太?你别不识好歹,你今天所得到的,都是我们给的,有我们的一大半功劳!” 王金龙冷笑道:“你要是敢偷人,我就告诉乔家,让他们弄死你,你死不死微不足道,别连累我们就行!” “哼,你就算是死,也要当乔家的鬼!”王金龙狠声! 王金戈满脸悲凉的自嘲,微微昂着俏脸,不让通红的眼眶流出泪水,生在这样的家族,凄凉至极! “不行,今晚我就跟你一起回乔家,我要让他们弄死那个狗玩意,不能让你这个贱人玩出什么花样,要把一切意外扼杀摇篮。”王金龙阴鸷的说道:“他必须死!” ------------ 今晚0点就上架了,届时大红会来次小爆发,一天五更,3000字一更,持续一礼拜。写书也有整整六年了,面临上架,大红有很多话想要说,我们上架感言见吧,另外,明天中午12点,五章齐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