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0章 崩塌!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600章 崩塌!

秦若涵搂住陈六合的脖子,把脸蛋埋在他的肩头,咬着柔唇道:“坏蛋,就会找些破烂借口,明明是你自己一肚子的坏水。” “这可不能怪我啊,谁让你真空上阵呢?”陈六合的手掌还在不老实的揉动,他戏虐道:“我很好奇,你上面没穿,那么裙内是不是.......” 秦若涵羞赧的捏了陈六合一把,说道:“是你个大头鬼!我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光没穿文胸,连内内也没穿,裙子内也是空的,你想怎么样啊?” 抬起红彤彤的俏脸,秦若涵瞪着陈六合:“有什么坏想法也给我老老实实的憋回去,哼!告诉你,今晚你想都别想!一定不会让你占到半点便宜的,等你伤养好了再说吧!” 陈六合哭笑不得的摸了摸鼻子,一巴掌不轻不重的打在了秦若涵的翘臀上:“现在胆子不小了,都学会调戏你男人了。” “谁让你不爱护自己,要受伤的?活该!”秦若涵撅着嘴唇道:“下次再敢受伤,我碰都不让你碰了!” “你这算不算是惨无人道的虐待?”陈六合苦笑不跌的说道,随后他摇摇头,道:“看来今天晚上受伤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要忍受一个晚上的痛苦煎熬啊!” 秦若涵俏皮的捏了捏陈六合的鼻头,从他身上站起身,说道:“知道就好,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这么不爱惜自己了!” 说罢,她就扭着蜂腰翘臀,走进了卫生间,不多时端了盆热水出来,异常温柔贤淑的帮陈六合擦拭着身体。 这一晚,陈六合就在秦若涵家里过的夜,两人相拥在床榻上,但在秦若涵的雌威下,陈六合当真什么都没有做,连不老实的调戏都没有,两人就这样相拥在一起入睡。 翌日,天还没完全亮透,外面灰蒙蒙一片时,陈六合就睁开了眼睛。 第一眼就看到了秦若涵正瞪着一双水盈盈的大眸子正在打量着他,陈六合先是一楞,旋即失笑一声,说道:“这么早就起来了?盯着我看干嘛?” “看不够啊。”秦若涵脸蛋微红,但还是很坦然的说着,顿了顿又道:“我知道你肯定会很早就要离开,所以我比你先醒来,还能再看看你,好好享受一下有你躺在旁边的感觉。” 闻言,陈六合心中微微一颤,脸上表情不变,轻笑道:“一辈子的时间够你看的,别看腻就行!” “才看不够,我男人又不是靠脸吃饭。”秦若涵动了动脑袋,更舒服的枕在陈六合的臂膀上。 陈六合哭笑道:“你这算不算是在变相说我长得不够好看?” “事实胜于雄辩。”秦若涵轻笑道。 陈六合无奈的翻了翻眼睛,两人在床上讲着悄悄话,直到五点三十的时候,陈六合才离开了秦若涵家。 昨晚的衣服已经废了,肯定是穿不了了,他就套着身上这件男士睡衣大摇大摆的离开。 秦若涵知道陈六合经常性的身无分文,临别前,她还很善解人意的在陈六合兜里塞了一百块钱,留作打车用,关门前不忘娇笑着对陈六合说道:“这就是你昨晚的过夜费了。” 乔云起的死到底有没有引起多大的风波跟轰动,陈六合不知道!这又会给乔家带去多大的打击和悲痛,他也懒得去关心! 他只是在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收到了一个消息,乔晨鸣终于熬不住了,已经在省厅的审讯室松口,承认了自己的一系列罪状! 这个消息的传来,并没有让陈六合脸上出现太大的意外,这一切似乎都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王金戈的被救,使得乔家的最后一块筹码都没有了!他们无所不用极其也不能在市局杀掉王强,事实证明,他们已经没有了在这件事情上翻盘的余地! 再加上乔云起的身死,也给做父亲的乔晨鸣带去了无比沉痛的打击,接连的冲击之下,就算是一个铁人也该倒下,何况是在悬崖边缘垂死挣扎的乔晨鸣? 当乔晨鸣的罪状成立后,这消息一传出,就掀起了轩然大波,所有人为之震动!他们都知道,乔家几十年来最大的危机出现了! 乔晨鸣的倒台所能带出的连锁效应实在是太大了,这对乔家来说只会是第一道风浪,绝对不会是最后一道!乔家恐怕很难经得起这次的暴雨吹打! 无疑,这对乔家的打击是巨大的,让得乔家整个陷入了一种沉痛之中,以往神采奕奕光环加身的乔家,如今变得死气沉沉! 这是乔家衰败的信号,甚至是覆灭的信号!乔家再不复曾经的辉煌与鼎盛,乔家的人正在一个个的走向死亡! 他们就像是招惹到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死神!从乔晨木到乔晨勇,现在再到乔晨鸣和乔云起父子,噩耗接踵而来,其他的旁系就不多说了! 这短短的不到三个月时间,乔家承受了太多的灾难!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结束,只要他还没倒下,就要承受着更多的悲惨! 不知情的人,对乔家的遭遇和惊人变故或许过多过少都会有些唏嘘与同情!但是知情人,却不会有任何的怜悯,这一切似乎都要怪他们自己太过强势,太过倨傲,太过不可一世!只能怪他们惹到了他们不该惹的人! 在弱肉强食的世届里,往往都是成王败寇!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技不如人,那么只能自食其果!这是规则,也是铁律! 杀人者人恒杀之!想踩着别人脑袋上位的人,自然也要做好被人狠狠踩进泥里的准备!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今天的天气不错,蓝天白云,连雾霾都淡了很多,站在窗口的陈六合心情不错,温暖的秋风吹来,一阵神清气爽。 “呵呵,一个再大的家族,也不敢说自己有多么坚固啊,就像是乔家,说崩塌就要崩塌,让人唏嘘。”慕建辉站在陈六合的身边,淡淡说道。 陈六合玩把着一根没点燃的香烟,笑道:“慕总,这话说的还有点为时过早吧?乔家只是栽了一个乔晨鸣,还不算崩塌呢,仍然可以挣扎个一时半会儿。”

下一篇   第0601章 狗咬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