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2章 杀人夜!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592章 杀人夜!

王金戈眼眶红着,但她强忍着没哭,听到陈六合的打趣话语,她置气道:“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还会是一个让人又恨又爱的混蛋无赖!” “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担心了这么久,却得到这样的一个评价,我现在是不是该打你的屁股?”陈六合轻笑着说道,缓步向着别墅外走去,一地的尸体没能让他心有波澜。 王金戈用力的抱着陈六合的脖子,她把俏脸埋在陈六合的胸膛,她这么多天来所受到的委屈和惊吓忍不住的宣泄了出来。 她拼命的忍着自己的哭声,拼命让自己的抽泣不那么明显,但陈六合却是很清楚的知道,王金戈哭了,泪水如绝提,打湿了他的衣衫。 “我以后一定会好好活下去的,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好好活着!因为我找到了我活下去的意义,我知道会有人因为我的安危而心急如焚,而不惧艰险!”王金戈的语音颤抖抽泣,但异常坚定:“陈六合,我下半辈子就为你一个人活着!” 陈六合嘴角荡出了一抹动人心魄的笑意,他轻声道:“那你这算是爱我,还是恨我?” “因为恨你!所以才要不顾一切的缠着你!”王金戈哭着:“你上辈子欠我的,你这辈子欠我的,我要用尽全力的去讨债!” “好!既然你说我欠你的,那我就欠了你的!这辈子要是还不完,下辈子记得继续找我讨要!”陈六合抱着王金戈走出了别墅,在夜色下,渐行渐远。 小区外,陈六合把王金戈放进了一台黑色的奔驰轿车内,他轻声说道:“你先走,我还有一点事情要办,这些都是王金彪的心腹,他们会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不用担心!” 王金戈紧紧抓住陈六合的手臂,她现在一刻也离不开这个男人! 陈六合笑了笑,轻轻拍了拍王金戈的手背,道:“我和乔家之间的大戏已经开始了!他们竟然敢动到你头上,我自然不可能让他们继续这么安生下去!来而不往非礼也!今天晚上所流的血,显然是不够的!” 王金戈没有说话,只是用力咬着嘴唇,深深看了陈六合一眼,才不舍的松开了手掌。 “从现在开始,乔家不再是你的牢笼,你王金戈的牢笼,只有一个,这辈子都不会变更,那就是我陈六合!”陈六合在王金戈的额头上轻轻一吻,退出了轿车,直到看着轿车消失在道路尽头,他才收回了目光。 从兜里掏出电话,拨打了出去:“你那边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电话内传来王金彪的声音:“人已经找到了,不过有点难攻,乔云起这个人还是太机警了,身边有几个高手,不好抓!” 挂断电话,陈六合上了停在自己身旁的轿车,报了个地址,司机快速驶去! 这是王金彪提供的,开车的人也是王金彪的心腹!今晚有几件大事要办,没有车怎么能行?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驶进了市郊,此刻已经是晚上将近凌晨,这片地段自然没有市区繁华,连街面上的路灯都不那么密集,显得有些昏暗。 一家及其高档的酒庄内,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动静与枪声,陈六合在这里找到了正在发号施令的王金彪。 “六哥,王金戈她......”王金彪见到陈六合的第一面,不是汇报眼下的情况,而是询问王金戈的事情。 陈六合淡淡扫了他一眼,说道:“王金戈被你的人送去你给王家安置的地方了,现在应该已经见到了王添财!放心,她很安全!” 王金彪不动声色的点点头,陈六合指了指眼前的酒庄,淡淡问道:“现在是什么情况?都这么久了,还没拿下来?” 闻言,王金彪的脸色有些凝重,道:“六哥,情况不容乐观,这个地方显然是经过乔云起精心设计的,易守难攻,而且乔云起身边有几个手法很纯熟的高手,我的人进去就是死!连乔云起的面都见不到!” 陈六合眯眼看了看眼前的酒庄,的确,在做了准备的情况下,想要攻进去会很难,这也像是乔云起的行事作风,别看他年纪不大,但心思城府却是足够深,做事也应当会小心谨慎很多!况且还是在这个特别时期! “你确定他在里面吗?”听到酒庄内传出的急促枪声,陈六合不急不缓的问道。 “我拿人头担保,他一定在里面!”王金彪说道。 陈六合点点头,没说什么,抬步向枪林弹雨的酒庄内走去。 这个酒庄很大,就像是一个独立的庄园,穿过最前方的厅堂,后面还有一块草坪,在草坪的尽头,是一栋三层的洋楼。 如此空旷的草坪,对于三层洋楼的天台来说,无疑是最好的狙击点,只要有人一旦穿过前厅大堂踏入草坪,无疑会暴露在狙击视野下。 当陈六合刚冒头的时候,一枚狙击弹就撕裂空气般的穿透而来,他的脑袋微微一偏,子弹擦着他的耳朵而过,让他缩了回来。 草坪上尸体很多,有十几具,应该是强攻的时候死掉的,现在王金彪的这些手下也没人敢冲进草坪了,因为一冒头就会被击毙,全都缩在了厅内! “不行啊,我们洋房上有好几个狙击手,枪法还准的不行,我们一出去就是找死!”王金彪的一名手下脸色难看的说道。 陈六合走到窗边,掀开窗帘一角看了看,说道:“这个酒庄是独立的,四通八达,没想过从别的方向攻进去?” “早就试过了!那狗日的准备很充分,哪个点都有狙击手,哪个方向都不成!”王金彪的手下恶狠狠的骂了一声。 陈六合点了点头,轻笑了起来:“这个乔云起倒也有两下子,随身带着这么多狙击手吗?看样子早就在防着我们了啊。” 王金彪冷声说道:“我看他就是太怕死了!” 陈六合透过窗帘空隙,扫视着五十多米开外的洋楼天台,淡淡说道:“想杀一个既怕死又有些小聪明的人,难度系数往往会增大一些嘛,这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