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8章 这是飞天鸭啊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58章 这是飞天鸭啊

“你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我每年都要见太多,到最后他们的下场也都凄惨不一。”王金龙嗤笑道:“或许你不知道乔家的分量,我不妨告诉你,在杭城这一亩三分地上,在乔家面前,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也得趴下!” “很不幸,我不是龙也不是虎,我是神。”陈六合更加狂妄。 王金龙已经失去了跟陈六合说话的兴趣:“最后一个机会,一千万,摆平今天的事情,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你也得罪不了乔家。” “呵,还真会狮子大开口,一千万?”陈六合冷笑不已:“别说一千万,就是一毛钱都没有,现在不是我得罪乔家,而是你们得罪了我,谁来了也不顶用。” “动手,给我把这个不长眼的家伙绑起来!”王金龙一声令下,那是几个保安蠢蠢欲动。 就在这个档口,突然,又是一道声音传了出来:“别冲动别冲动,大家有什么事情好好谈啊,没必要这么大动干戈吧。”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挤进了人群,一看,陈六合乐了,秦若涵也不知觉的松了口气。 人生何处不相逢,这突然出现的,竟然是今天中午才见过面的徐世荣,没想到这个家伙也会来逛商场。 “陈老弟,秦总,怎么个情况?”徐世荣来到陈六合和秦若涵身边轻声问道。 他今天也是倒了血霉了,好不容易有了兴致带一个女大学生来逛逛商场,却没想到还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他早就在场了,只不过犹豫了良久,最终才咬咬牙决定站出来。 不是他看到秦若涵和陈六合遇到麻烦而不想帮忙,主要是这乔天广场的背景太硬了,他怕惹上麻烦,杭城乔家,就算是个黑龙会绑在一起,也不够别人一只脚踩的。 陈六合没说话,秦若涵低声把事情简单叙述了一遍,徐世荣这才松了口气,好在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一场小纠纷。 “哟,我道是谁,原来是黑龙会的徐老大,怎么着?徐老大跟这两个不长眼的认识?”王金龙眯着眼睛问道,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就算不熟,也多少认识。 “哈哈,王老弟说的没错,我不但跟他们认识,而且很熟。”徐世荣满脸客气的笑着,道:“王老弟,事情我也知道了,只不过是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没必要这么大动肝火吧?不如就卖老哥一个面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何?” 徐世荣充当起了和事老,可以看的出来,他对眼前这个王金龙很是客气。 王金龙嘴角变得玩味了起来,说道:“本来是件小事没错,但你的朋友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竟然打了我们的保安,你也知道这场子的东家是谁,这无疑是在挑衅乔家啊,你认为这件事情能轻易揭过吗?” 徐世荣一楞,表情有些尴尬的说道:“王老弟,没有那么严重吧?你这大帽子扣下来,可没谁吃得消。” 顿了顿,徐世荣继续道:“你也消消气,就当给兄弟一个薄面?改天我老徐做东,好好给您致谢?” “薄面?”王金龙满脸不屑:“徐老大,不是我看不起你,就你一个三流混黑的老大,凭什么让我给你面子?我劝你最好别插手今天的事情,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小心把自己的底子也搭进来了。” 虽然知道徐世荣的身份,但王金龙根本就不在乎,他背靠大山,压根就没把徐世荣这样的小虾米放在眼里。 王金龙瞥了眼陈六合跟秦若涵,冷笑道:“难怪你们两个底气十足,原来是认识黑龙会的人,不过你们还真是井底之蛙,黑龙会在我们眼里只是一只蚂蚁。” 不等陈六合开口,徐世荣就脸色下沉的看着王金龙道:“王老弟,你这话说的有点过头了吧?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真要把什么事情都做绝?就算我的面子不值钱,也不是让你拿来这样奚落的吧?” 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气,何况正意气风发的徐世荣?他惧怕乔家是没错,但这并不代表他惧怕乔家的一条狗,况且,他才不相信乔家人会闲的蛋疼来处理这样的小纠纷。 “怎么?你还不服?真想拖着整个黑龙会来陪葬?”王金龙嗤笑。 徐世荣也没了好脸色,说道:“少在那里打着乔家的名头耀武扬威,你也就是乔家的一条狗,甚至一条狗都算不上,你凭什么张口闭口代表乔家?” “扯虎皮做大旗的人我见多了,还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徐世荣道。 陈六合神情淡漠的笑看风云,不急不缓,不惧不怕,秦若涵有些紧张,挨在陈六合身边。 “徐世荣,你说什么?谁给你吃了狗胆?有本事你再说一遍!”王金龙暴怒,他本就是一个擅长吃喝玩乐花天酒地的浪荡子,想让他有多少城府,不太可能。 那被陈六合踹了一脚的青年也开口道:“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王哥是谁,他代表不了乔家?你知道他妹妹是谁吗?王金戈,乔家的女人!只要我王哥随便在乔家说句话,你们分分钟等死!” 徐世荣身躯一颤,脸色骤变,他还真不知道王金龙有这层身份,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今天可就要倒血霉了。 乔家,他们是万万惹不起的,就算陈六合再变态也没用啊! 徐世荣的脑门见汗了,他看了眼陈六合,唯唯诺诺的说道:“陈......陈老弟,这......杭城乔家我们惹不起。” 王金龙得意洋洋的看着已经吓傻的徐世荣,他们王家虽然落寞了,没有十几年前鼎盛时期的十分之一,但他们现在攀上了乔家这根高枝,他们一样能够狐假虎威。 陈六合不动声色,他的七情六欲中好像根本就没有害怕恐惧这种情绪,他轻轻拍了拍徐世荣的臂膀:“这件事不用你插手。” 说罢,他就抬目看着王金龙,道:“最后一次机会,是要继续,还是要和解?” 王金龙轻蔑道:“一千万,今天的事情我当什么都没发生,不然,你们有一个算一个,谁都别想好!”他这些年最熟练的,就是仗势欺人。 “一千万?”陈六合嘴角一勾,戏虐的看着王金龙:“你确定你能代表乔家?” “屁话,我王哥就能代表乔家,现在知道害怕了?晚了,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那青年得意的说道。 陈六合点点头,抬步向王金龙走去:“乔家真的很厉害?” 王金龙傲然道:“厉害到你永远惹不起。” “很好,既然你们想玩,那就玩大一点,我今天就动动你这个乔家人,也好让我看看乔家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陈六合大步逼近,脸上的笑意变成了凶意,能震慑人心。 这特么是个神经病啊?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了王金龙的身份后,还敢这么放肆?不想活了吧? 这是所有人的第一个念头,都只觉得陈六合是色厉内荏装腔作势,没一个人相信他真敢动王金龙的。 在杭城,乔家的名头如雷贯耳,那是一流的家族之一,敢跟乔家叫板的人,别说杭城,就是整个偌大的江浙省,都找不出几个。 王金龙压根就不相信陈六合有动他的魄力,他只是不耐烦的挥挥手:“敬酒不吃吃罚酒,把这个狗东西给我绑起来!” 随着他一声令下,十几个保安一发而动,向陈六合涌去。 陈六合嘴角微挑,笑意凛凛,一脚把第一个冲来的保安直接踹飞了出去,伸手夺过对方的警棍,反手就是一抽,又一名保安抱头惨叫,血流不止。 陈六合的狠劲上来的,一旦他发狠的时候,就是所有人毛骨悚然的时候。 只见他如一只猛虎般,在羊群中肆意妄为,手起手落之间,都有人惨嚎倒下,不是被他一棍敲破了脑袋,就是被他一脚踹断了肋骨。 有几个更惨的,直接被他一棍子打断了手臂,关节都扭曲了。 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地上躺了一片痛苦呻吟的保安,模样凄惨,血洒地板。 反观陈六合,安然无恙,连呼吸都是那般匀称,脸上的表情更是没有丝毫变换,一切就像是什么都没做一般。 可怕! 所有人的想法,眼前这个青年太特么可怕了。 这特么是一个鸭子?是一个农民工?骗鬼去吧。 那些见过陈六合耍宝的顾客们,这一刻似乎才惊醒,这个被他们鄙夷嘲笑的青年,可不是什么鸭子农民工,这丫绝对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 试问一个普通人能有这样的伸手?试问一个普通人敢在乔天广场这般大肆狂妄?试问一个普通人敢在乔家人面前这么嚣张跋扈? 那个跟陈六合发生冲突的青年此刻已经吓的腿肚子打抖了,他不知道今天惹到了什么人,这特么不会是什么大隐隐于市的装逼狂人吧? 王金龙也好不了多少,脸色煞白,看到陈六合渐渐走来,他猛的吞了下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