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1章 耀武扬威?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581章 耀武扬威?

“我们的心情好不好,就不劳烦乔大市长来操心了,倒是你,以你的身份,跑到这个高级的餐厅来吃饭,就不怕被纪检委的人盯上啊?小心太张扬了死的快啊。”陈六合笑吟吟的看着他们。 “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又没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为什么要怕?”乔晨鸣心平气和的说道。 陈六合笑着说道:“怕就怕你的身没那么正,影子没有那么直啊!我估摸着把你的心掏出来,都是黑色的!” 乔晨鸣没说话,乔晨峰率先怒斥:“陈六合,你说话注意点!你现在还有心情关心别人?还是好好关心关心你自己吧!你腹背受敌,你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你还是赶紧为自己准备一副棺材吧!”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如果我是你们的话,不会有心情坐在这里吃着牛排喝着红酒!”白茂轩看着陈六合跟慕建辉:“你们记住了,做下了多大的恶就要承受多惨的果!这次你们完蛋了!我们绝不会有任何的心慈手软!” 慕建辉淡淡道:“白总,有些话可别说的太早,还没发生的事情呢,你就迫不及待的要盖棺定论了?万一躺在棺材板里面的,是你们呢?” “你们偏要活在梦里也没关系,时间会证明一切!陈六合,我们之间的仇,早就该好好算算了,你只管等着!我们会让你失去一切,会让你一无所有一败涂地!”白茂轩盯着陈六合狠声说道,眼中的怨气不加掩饰。 看着眼前几人,陈六合失笑了起来:“游戏才刚刚开始,这才哪儿到哪儿?一点点的优势,就让你们忍不住要来耀武扬威了吗?” 陈六合伸出一根指头,从乔晨鸣开始,一个个的点了过去,道:“一个个的,都像是跳梁小丑一样,瞧你们那个没出息的样子!真想跑到我面前来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装逼,还是先把我踩在脚下再说吧!” 说罢,陈六合摇了摇头:“不过,我觉得,你们这些人估计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这个机会,因为小丑怎能登得上大雅之堂?小丑的存在只能是笑话!” “陈六合,伶牙俐齿,你现在只不过是外强中干!你现在的处境你很清楚!我们要灭了你们只是时间问题!你嚣张不了多久的!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嘴脸!”乔晨峰冷声喝道。 “说不定你看不到那一天,你就已经死了?”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不温不火,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你们乔家的白事已经办过够多了,想必现在也已经熟能生巧,即便再办一场,也没何不妥啊!” 拦下了怒不可遏的乔晨峰,乔晨鸣对陈六合说道:“陈六合,今天来只是想告诉你,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做就能做到的!而你欠我们乔家的债,会全都偿还回来!我希望下一次再见你的时候,会是在你的灵堂!” 陈六合冷眼看着对方:“同样的话,我也送给你,希望下次再见你的时候,是在刑场!” 顿了顿,他小声道:“我承认,你们乔家的反应很快,做事也足够滴水不漏,但是,你还指望纸能包得住火吗?有些事情你做过,就是做过!想要瞒天过海?那你也得拥有只手遮天的本事才行!” “不要再抱有希望!你心中所想不会实现!”乔晨鸣说道。 “那也请你不要自欺欺人,我知道你今天来这里找我是为了什么,是想从我的态度中试探出王强到底死了没死吗?”陈六合笑眯眯的说道:“那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你越是表现得紧张在意,就越证明这件事情对你的致命性!” 陈六合拿起红酒杯,轻轻晃了晃,才说道:“乔晨鸣,你在害怕啊,我这次抓住了你的七寸吧?你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会把一件三年前的事情翻出来吧?你更不会想到我能在深山老林的缜云地区,把王强给挖出来吧?” 说罢,陈六合笑容款款:“本来我还不知道我的人和王强到底死了没死,因为我也不知道他们的处境!不过从你今天的话来看,我至少可以确定一点,你们乔家派出去的人,似乎并没有杀了王强啊?所以你心里很紧张!” 乔晨鸣凝了凝眼神,说道:“三年前的事情早就盖棺定论,没有再翻出来的意义!陈六合,先不说那个杀人犯能不能回到杭城,就算真回来了,又能有什么做为?等待他的只会是法律的审判!” “是吗?那我们就走着瞧咯!你好好祈祷他们回不来吧,一旦回来!乔晨鸣,你必死无疑!”陈六合冷笑的说道。 “陈六合,别在那口出狂言,必死无疑的是你才对!不过在此之前,你还是做好替王金彪收尸的准备吧!嘿嘿,你们真是不自量力,以为凭借王金彪就能对我们乔家产生威胁?异想天开!我就先拿王金彪的人头祭天!”乔晨峰说道。 陈六合不咸不淡的瞥了他一眼,道:“还是那句话,先把人杀了再来跟我说这些屁话吧!叫的比狗凶,却没有一副咬人的好牙口,你是不是连狗都不如?” “天天听你喊打喊杀,动不动就是要让我死无葬身之地,可是我现在还活得比谁都滋润!”陈六合满脸不屑的说道:“乔家白家,废材跟废材加在一起,还是废材!以为能做出什么壮举?” 乔晨峰怒火中烧,一直以来心中堆积的怨气似乎难以抑制,当场就想要跟陈六合大打出手! 可还没等他动,陈六合就手掌一抖,杯中的红酒直接泼在了他的脸上: “最好别不自量力,你也不想让我在这样的高档场合对你动手吧?说句不怕伤你们自尊心的话,就凭你们几个,爷爷我一只手捏着小鸡儿都能碾死你们,就别找不痛快了!” 陈六合的话让几人的脸色满是阴沉,乔晨峰怒在心头,可是却不敢发作,与陈六合动武,无疑是自取其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