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5章 彪悍之举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565章 彪悍之举

副厅长嗤笑的说道,笑得阴鸷:“看什么看?眼神这么吓人,你还想干什么吗?还想杀了我吗?想想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敢在这里撒野吗?不知死活!” 陈六合的眼神虽然可怕,让他心中打鼓,可他并没有退却,因为他相信,在这栋大楼里,就算借陈六合十个胆子,陈六合也不敢造次,不然无疑是在作死! 但很显然,他的想法太一厢情愿了!就在他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陈六合就猛然动了,伸出手扣住了他的后脖颈,狠狠把他拽了过来。 措不及防下,他根本无法反应,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就感觉脑袋跟陈六合的膝盖来了个无比亲密结实的碰撞。 他惨叫一声,脑袋“轰”的一声作响,只感觉脑袋都快要炸开了一般。 随后,他被陈六合一巴掌按在了墙壁上,再一次被撞击得眼冒金星!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说的话,足够让你死上一万次?”陈六合速度很快,从对方的枪套中掏出了手枪,顶在了对方的后脑勺上! “你真的很有种!有多少对我恨之入骨,恨不得把我千刀万剐的人都不敢说出你刚才那种该诛心的话,你却敢说!你有什么理由不玩完?”陈六合声音犹若腊月寒霜一样的,让人听之就忍不住脚底生寒!他心中的杀意,已经漫漫滔滔! “陈六合,你他吗疯了?你敢对我动手?我看你是真的不想从这里走出去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你死定了!光是这一件事情,我就能让你万劫不复,让你把牢底坐穿!”副厅长惊怒嘶吼,脑袋里传来的剧痛更是让他快要昏厥。 这边的突发情况自然把三层内所有的警务人员全都惊动了,陈六合的狂妄和胆大无疑是让所有人震惊的,谁能想到有人敢在公安厅大楼,对一名公安厅的副厅长大打出手?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你干嘛?赶紧把枪放下,放了章厅长!趁现在还没酿成大祸,赶快束手就擒!” 一瞬间,数十名警察迅速围了过来,全都掏出了配枪,齐刷刷的指着陈六合。 陈六合只是冷冷的扫视了他们一眼,对这个阵仗,根本就无动于衷,他依然用枪顶在章副厅长的后脑上,并且慢慢的打开了保险栓。 这一个动作,无疑又吓的所有人大惊失色,纷纷怒吼:“你干什么?把枪放下!我们让你把枪放下!不然我们开枪了!” “你千万别冲动!有什么话都可以好好说,如果你杀了章厅,你自己也活不了的!有什么仇恨是比活着更重要的吗?” 所有人都在劝阻:“听我们的,慢慢把枪放下来,一切都还来得及!” 被陈六合按在墙上的章副厅长显然也吓傻了,他没想到陈六合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这么生猛啊! 那可是一把拉开了保险栓的枪口顶在他的脑袋上啊,万一走火怎么办? “陈......陈六合,你他吗别乱来!打死了我,你一样得死!”章副厅长颤颤巍巍的说道,在这种情况下,没人能够保持镇定啊! 而秦墨浓,自然也被这个阵仗给吓了一大跳,说不心慌那是骗人的,但她还是努力让自己保持着镇定。 她踏前一步,站在了陈六合的身前,帮他挡住了那些枪口,从兜里掏出了工作证件,道:“我是杭城大学的副校长秦墨浓!你们都把枪放下!” “你们章厅长说了不该说的话,他是咎由自取,这件事情我保证你们管不了!最好不要管!现在我不跟你们讲什么道理!如果你们想开枪的话,有本事就朝我身上打!我保证你们所有人都别想好过!” 秦墨浓一席话说的无比霸道,这也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这么毫无道理可言,她现在就只是陈六合的女人,她现在要做的只是站在自己的男人面前帮他挡风遮雨!这个时候讲道理?对不起,在她男人发怒的时候,她的道理只有她男人! 这些警员都有点凌乱了,这尼玛,怎么又跳出一个这么年轻的副厅级大佬?而且说的这些话也是让人惊诈啊!不让那个歹徒放下枪,反倒让他们这些穿着制服的警察放下枪?这尼玛到底是副校长,还是女土匪啊? 陈六合对周身发生的事情都无动于衷,他手掌抓着这名副厅长的头发,冷冷说道:“你以为在公安厅我就不敢动你吗?你以为你穿着这身衣服,站在这个地方,就可以对我肆无忌惮?显然,你大错特错!” 说着话,陈六合拽起他的头颅,旋即狠狠撞击在了墙壁上。 “咚”的一声闷响,沉稳有力,震荡人心,章副厅长的脑袋都裂开了一道口子,鲜血洒在了墙壁上,顺着墙壁往地面流淌! “陈六合,你完蛋了!你罪行累累,你死不足惜!我会让你这辈子都毁在今天所做的事情上!”章副厅长还在发狠,恶狠狠的说道。 “完蛋的是你!你恐怕还不知道你们这次犯下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吧?实话告诉你,我陈六合并不可怕,你们动我,顶多就是承受我一个人的怒火!但是我妹妹却不是你们能够动得起的,动了她,你们会触动很多人的怒火!会付出远远超出你们想像的代价!” 陈六合语气森寒的说道:“乔家精心策划出这样一出来跟我玩是吧?那我们就好好玩玩,看谁玩的死谁!这次就要把你们玩死!” 陈六合抬起枪口,对着天花板开了一枪,然后把枪口死死按在这名副厅长的太阳穴上! “啊!”这名副厅长登时传出了一阵杀猪般凄厉的嚎叫声,枪口所顶的位置,一阵白烟冒气,皮肉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赤红干涸枯萎。 “动不了我就来动我妹妹?然后想用我妹妹的安危来充当踩死我的筹码?如意算盘打的很响啊!但你们不会知道,你们这次要把天捅破!”陈六合道。 “陈六合,你简直太无法无天了,你会为你今天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章副厅长说话的声音都在打抖,剧烈的疼痛让他牙齿都在打颤。 “那我们就好好看看,到底是谁会万劫不复!”陈六合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