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6章 哥们,你是什么价位?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56章 哥们,你是什么价位?

一边开着车,脑中一边回放着和陈六合从认识到现在的种种画面,虽然两人接触的时间并不长,甚至不足半个月,可她们所经历的却也勉强算得上是可歌可泣了吧? 如果没有身边这个谜一样的男人,她现在还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也许早就埋在哪座公墓中了吧。 当然,除了这家伙对她的救命之恩外,最刻骨铭心的就是被这家伙无止境的欺负着,几乎每天都要被他气得胸口发闷。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秦若涵一点都恨不起来,更不讨厌,无论是对他的下流、无赖、痞气还是口无遮拦。 她反倒渐渐喜欢了待在他身边的感觉,能让她感到无比踏实,安全,就好像天塌下来了她也不用害怕一般。 自从父亲走了以后,她再也没有这种感觉了,陈六合给她带来的感觉就像是毒品,会上瘾,会依赖,难以戒掉,或许根本就戒不掉了。 半个小时后,陈六合和秦若涵两人来到了一个异常热闹的购物广场。 陈六合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你不会是抓我来当苦力的吧?”就算他再没有经验,也能知道,陪娘们逛商场绝对是件无比痛苦的事情。 秦若涵嘴角含笑:“有多少人想陪我逛商场都没有机会呢,你就知足吧。” 说罢,秦若涵就率先走进了商场,陈六合是满肚子的不情愿和怨气,但当下也只能无奈,乖乖的跟了进去。 没在热闹的底层多待,秦若涵一副女王范的带着陈六合直奔顶楼的高档奢侈品区域。 走进一家范哲思品牌店,秦若涵走马观花,挑挑选选。 陈六合则是索然无味的叼着一根香烟,也没点上,倒不是他不想点,而是他娘的这倒霉地方还挺正规,要罚款啊...... 任何一切关乎到腰包的事情,陈六合绝逼奉公守法。 “陈六合,把这套衣服换上。”秦若涵忽然丢过来一套衣服。 陈六合愣了一下:“给我买?” 秦若涵翻了个白眼:“这里是男装,不给你买难不成给我自己买?” 陈六合古怪的看了秦若涵一眼:“今天这么好?不会是想玩什么花样吧?” 秦若涵气急:“我可是言而有信,说过的话就会做到。”她说过要赔陈六合一套衣服的,自然不会忘记。 “要不,我们折现?”陈六合看了看标价上及其晃眼的五位数,肉疼道。 “让你换你就换,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秦若涵气恼道,店内还有许多客人和服务员呢,这家伙买件衣服都磨磨叽叽的,就不知道注意点形象吗?真是丢脸丢到家了,秦若涵无可奈何。 在秦若涵的淫威之下,陈六合最终还是走进更衣室换了衣服。 当他再次出现在秦若涵眼前的时候,已经是焕然一新,让人眼前猛的一亮。 甚至是有些惊艳,就连那销售小妹,都是脸上堆满了诧异,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型男就是刚才那个邋里邋遢的大叔,她卖了这么长时间的衣服,也从未见过一套衣服,能给一个人带去这么大的变化。 陈六合的身材不必多说,天身的衣服架子,此刻上身穿着一件白色t恤,下身是条淡蓝色的休闲西装裤,整个人的逼格是直接攀升。 看上去简直比以前顺眼了无数倍,虽然那张脸上还是一副欠抽的懒洋洋表情,但整个人的气质,完全不一样了,不敢说有多帅气逼人,但绝逼是型男无疑。 只不过,他脚下踩着的那双绝对不超过五十块钱的廉价皮鞋,委实有些拉低档次了,且不说皮鞋估计半个月没擦过,灰蒙蒙的,连那皮质都已经开始脱落。 “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秦若涵怔怔,半响才回神,心中不禁暗啐一口,以前没发现,这家伙还真挺好看的。 “美女,你男朋友太有型了,这套衣服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销售小妹也是由衷说道,大眼睛中都快要冒出小星星。 男朋友?秦若涵俏脸一红,但也没解释什么,反倒是陈六合这个不懂风情的家伙说道:“唉唉,怎么说话的呢?哥们还是单身呢,你怎么一言不合就毁人清白?”陈六合十分委屈。 这话一出,销售妹妹愣了,周围的顾客也不由投过了眼光,秦若涵脸上瞬间火辣辣的,心中那个气啊,如果眼神能杀人,她绝对能把陈六合挫骨扬灰。 “好了,就这套,刷卡结账。”秦若涵很明智的没有去跟陈六合发飙,她太了解这家伙的品性了,论嘴皮子工夫,几个自己绑在一起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就这么买了?”陈六合笑问道。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秦若涵瞪眼,都不想跟这个家伙说话,生怕这家伙又会说出什么让她丢脸的话来。 “没必要这么破费吧?这衣服穿我身上真有点浪费,还是穿我以前那些衣服来的舒坦。”陈六合大喇喇的说道,这话倒不假,他习惯了随意,真穿这上万一套的服饰,反倒觉得不自在。 周围的顾客中有人传来嗤笑,很是鄙夷陈六合这种没见过市面的样子,眼中难免多了一抹轻蔑。 陈六合倒是毫无感觉,秦若涵只觉得脸都被这家伙丢尽了,她掏出一张信用卡,递给销售小妹,咬牙切齿道:“结账。” “呵,今天这么大方?不会是对我意有所图吧?我可告诉你,甭想用一套衣服就虏获我的芳心,晚上想让我陪你更不可能,我的价码可是很高的,至少还得多加八百块钱。”陈六合嬉皮笑脸的说道,浑然不顾场合。 他的声音不是很大,但足够让旁边的人听到。 秦若涵气血上涌,差点没被气晕了过去,还好她没什么心脑血管之类的疾病,不然指定要交代在这里。 周围先是静了一秒钟,旋即连续几声嗤笑传出,除了看向陈六合的眼神充满了鄙视外,看向秦若涵的目光也是充满了古怪。 他们都想不到,这女孩长得这么漂亮,又有品味,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就算要找小白脸,也麻烦有点眼光好吧,找一个农民工更刺激吗? 被周围的目光看着,秦若涵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她此刻简直恨透了陈六合,如果不是顾忌形象,她真会忍不住冲上去咬死这不要脸的家伙。 “结账!”秦若涵拼命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对着那被惊得已经忘了去刷卡的销售小妹低声喝道。 “陈六合,你简直就是个混蛋,欺负我真的就这么有意思吗?”秦若涵眼泪都快流出来的,压低声音对陈六合吼道。 陈六合耸耸肩,秦若涵还真冤枉他了,他可没有故意让秦若涵出丑的意思,只不过他这个人随性惯了,嘴皮子也滑溜惯了,想说什么便说什么。 至于周围的目光,何须在乎? “美女,你何必跟这样的人浪费时间呢?你看看我怎么样?是不是比你身旁的那个乐色强多了?” 忽然,有个穿着一身名牌,拽的跟二五八万的青年走上前来,青年长得挺不错,有着一副好皮囊。 本就怒急的秦若涵更加的恼火,脸上都蒙了一层冰霜,感情这些人真把她当做什么不干不净不检点的女人了? 陈六合则是乐了起来,他笑道:“哥们,你这有点太不地道了吧?做咱们这行的,多少得讲点职业道德?你公然抢生意真的好吗?” 听到这话,别说是旁人,就连生气中的秦若涵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用五体投地的目光看着陈六合。 这家伙太缺德了,缺德到家了,自黑也就罢了,还好死不死的把别人也拖下水。 咱们这行?职业道德?公然抢生意? 这说的不正是牛郎吗?俗称鸭子。 不过转瞬一想,秦若涵又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么说,自己岂不就成了让人恶心的女嫖客? 青年的脑子显然不太好用,他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而是对陈六合说道:“跟我讲职业道德?你是什么身份?你配吗?” 陈六合满脸戏虐的说道:“哎呀,感情我这个业余的鸭子今天还碰到了一个专业的了?失敬失敬,面对前辈,我还真差点火候。” 周围哄笑了起来,这特么也是奇人奇事啊,没想到出来买个衣服还能碰到两个牛郎抢客源的稀罕戏码。 青年这才终于明白了过来,脸色顿时就黑了下去,狠狠的瞪着陈六合:“小子,你说谁是鸭子?你他吗是不是活腻了?” “咦,难道你不是吗?那你跟我抢什么生意?”陈六合不相信的说道。 “我抢你妈拉个比,信不信老子弄死你?”青年快要抓狂,谁面对没脸没皮的陈六合,恐怕都会发疯。 陈六合故作害怕的叹了口气:“这个世道真难混啊,连鸭子这个行业都竞争这么激烈,连威胁恐吓都用上了。” 顿了顿,陈六合又问:“哥们,你们专业的是什么价位啊?我业余的是半套三百五,全套八百,没高出市场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