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7章 突破口!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557章 突破口!

听到这话,李书厚眼中再次闪过一抹赞许之色:“不错!事实也正是,乔晨鸣这些年的路走的并不算干净!身上能找出的污点很多!但想要让他致命,却是有点困难!这就得看你玩出一手神来之笔了!” “还请李老指点一二啊!”陈六合开口问道,他已经清楚了李书厚对他的态度,有些问题,他自然就能堂而皇之的问出口,毫不唐突! “你可以去跟常守玉谈谈,或许他能够给你指点迷津!”李书厚意味深长的说了句。 陈六合微微一怔,常守玉?他把这个名字默默记在了心里,随后眼中散开了一抹灿烂的笑意! “好了,话说的足够多了,我们吃饭吧!看看菜单,这里的手艺还是不错的。”李书厚掠过了一切话题,他们今天见面的主要目的,只是吃饭而已! “李老,吃饭可以,但先说好,我身上可是身无分文,这顿,可得你请!”陈六合厚颜无耻的笑道,拿起菜单毫不客气的开始点菜。 李书厚先是一楞,旋即这位在整个江浙跺一跺脚都能抖三抖的权重滔天者,开怀的大笑了起来,指着陈六合:“呵呵,你啊,倒真是个趣人!我现在终于知道林老头为什么对你评价至高了!” “恐怕还有一句脸皮至厚吧?”陈六合加了句。 这一老一小,相觑一眼,旋即都是笑了起来,显然,他们对这次的谈话,都很满意,至少是在所能接受的范围内的! 这顿饭没吃多久,包括先前的谈话,也就一个小时左右! 陈六合把李书厚送上车,挥手告别,直到轿车消失在视野当中,他脸上的笑容才收敛了起来! 说实话,凭陈六合曾经的地位和眼界,以及所能接触到的圈子,面对李书厚这种级别的大佬,还是感觉不到什么压力的,从始至终都很轻松! 但是,今晚他所得到的益处,也的确有些超乎了他的预料,他想过李书厚会对他很友善,这顿饭也相当于伸出了橄榄枝! 但是没想到李书厚会以这种方式这种语态来跟他谈话,很真实,很亲切,也很和蔼!这里面固然有着李书厚对他的重视,但和林秋月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不知不觉,林爷爷倒是帮了他一个大忙啊! 毋庸置疑,今晚对陈六合的益处非常大!让他在杭城的脚跟,也能站得更稳! 如果说在今晚之前,陈六合要动乔晨鸣还有点心中没底的话,那么在这顿饭之后,无疑给他增添了许多的底气! 他看了看天空的夜色,轻声道:“乔家啊乔家,本就在我这边的天平更加在向我倾斜,你说你们有什么不覆灭的理由?就用你们乔家的覆灭,来做为我陈六合出狱之后的第一枚垫脚石,发出属于我的声音!高悬沈家招牌!” 吐出一口气,陈六合心情大畅,看了眼停在街道旁的那辆秦若涵新换没多久的深蓝色玛莎拉蒂总裁轿车,他笑了笑,走了过去。 “还没走?你就在这里等了一个多小时?”坐上副驾驶位,陈六合笑问。 秦若涵却是没搭理他,而是满脸惊讶的说道:“六子,你真的是和省大佬吃饭啊?刚才我看见了,那是李老,我经常在江浙新闻上看到他......”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感情你觉得我是在骗你啊?你这样也太让我伤心了,平心而论,我在你眼中有那么不靠谱吗?” “伤心你个头啊,我好心好意在这里等你,吹了一个多小时的西北风,你还不乐意啊?还平心而论呢,就是平胸而论,你也论不过我啊。”秦若涵撇撇嘴。 “嘿嘿,这倒是真的,咱家媳妇胸器逼人,36d绝非浪得虚名!”陈六合放肆的盯着秦若涵胸前那一对壮硕巍峨的高耸,规模绝对惊人! 秦若涵丢了个千娇百媚的白眼给陈六合,还不忘挺了挺胸前的壮阔,她道:“你跟李老都说了些什么啊?不会是机密吧?能不能透露给我听听?” 看着犹如好奇宝宝般的秦若涵,陈六合打趣道:“也没说什么,就是说等咱们两办婚事的时候让他老人家做个证婚人。” “呸!没羞没臊,鬼才跟你办婚事呢。”秦若涵闹了个大脸红,开着车离开。 晚上十点,陈六合回到家,他前脚刚走进院子,没隔几分钟,王金彪就赶来。 陈六合从房里把昨晚换下来还没来得及清洗的衣服端了出来,在院子中的水池旁一件件清洗着,有他的衣服,也有沈清舞的。 “帮我去查查常守玉这个人!”陈六合开门见山的说道。 老老实实站在站在陈六合身后的王金彪有些不相信陈六合竟然会干这样女人才擅长做的事情,被陈六合这么一问,他才回神。 “常守玉?六哥,你指的是哪个常守玉?”王金彪皱着眉头。 陈六合笑了一声,揉~搓着小妹的一条裤子,回头看了王金彪一眼道:“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认识哪个常守玉?” 王金彪点点头,说道:“六哥,我知道的常守玉是乔晨玉的老公!乔家的女婿!” 怔了怔,陈六合脸上扩散出一个笑容,道:“那没错了,就是这个常守玉!”这个消息倒是有些让陈六合意外了,没想到李书厚给他指点的路,竟然是要从乔家的女婿身上找到突破口,这就太有意思了。 沉凝了一下,陈六合道:“你跟这个常守玉有过接触吗?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 想了想,王金彪说道:“见过几次吧,但不算熟悉,他这个人给我的印象就是文质彬彬,话不多,平常都比较深沉,为人还算随和!” 陈六合笑了笑:“有人给我指了条明路,想要扳倒乔家,这个常守玉或许会是一个突破口和契机,你怎么看?” 王金彪眉头再皱:“六哥,常守玉可是乔家的女婿,并且据我所知,跟乔晨鸣走的很近,算得上是乔晨鸣的亲信了,唯乔晨鸣马首是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