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5章 那一瞬的风光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55章 那一瞬的风光

又过了十几秒,徐世荣还是摇摇头:“其他的好像真没什么了,当然,张永福这个人从来都是生性多疑,即便是我们这些跟了他十几年的人,他都不会完全信任,或许有些事情,他隐藏的很好,不为人所知也说不定。” 顿了顿,他道:“怎么了陈老弟?突然问起这个,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六合笑着摆摆手道:“徐老大别多想,我就是随便问问,毕竟像张永福这种人也勉强算得上是百足之虫了,就怕他死而不僵啊。” 徐世荣松了口气,道:“这点陈老弟不必担心,我好歹也是黑龙会的缔造者之一,是开山元老,现在我接手黑龙会也是名正言顺,一些非议可以镇压,不会带来什么后遗症。” “那就好。”陈六合点点头,把心中的思绪压下。 徐世荣没坐多久就起身告辞,他前脚刚走出办公室,陈六合就发出一声痛叫。 他撩起衣服看着腰间那一块青紫,凉气倒抽,恶狠狠的瞪着秦若涵:“你大爷,想谋杀亲夫啊?” “陈六合,你一天不欺负我会死啊?老是搞点这样的龌蹉手段有意思吗?有本事你就光明正大的泡我,把我抱到床上去啊。”秦若涵咬牙切齿。 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做戏做全套你懂不懂?小爷这是在帮你,好心当做驴肝肺。” 秦若涵冷笑:“说的好听,我看你就是恨不得假戏真做吧?摸起来手感怎么样?” “挺好。”陈六合下意识的点头。 秦若涵差点没脱下高跟鞋甩他脸上:“你活该是个屌丝,摸摸就能满足了。”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说道:“看你那小家子气,扣扣索索的,摸摸又不会怀孕,更不会少块肉,慌什么。” “那要不要让我把衣服脱光了让你连摸带看?也不会怀孕也不会少块肉。”秦若涵气极反笑的问道。 陈六合很没眼力劲的连连点头:“如果你不收钱的话,完全可以。” “王八蛋!”秦若涵火冒三丈,脱下高跟鞋就向陈六合砸了过去,动作及其彪悍。 陈六合哈哈大笑的抓住飞来高跟鞋:“三十六码标准小莲足,不错,用起来肯定很舒服。” 秦若涵都快被这个无耻没下限的家伙给气疯了,抬起那只穿着黑色丝袜的小玉足就朝陈六合的大腿踹了过去。 陈六合身躯微微后侧,手掌轻描淡写的就捏住了秦若涵的精致小脚。 光洁如玉,葱白无度,一根根精致的脚趾头清晰的展现在眼帘下,白白嫩嫩无比撩人。 并且,秦若涵现在的姿势很惹火,她是坐在沙发上的,一只脚现在被陈六合捏住,一只脚还踩在地上,导致她群内的风光正在外泄。 那薄如蝉翼的黑丝裤袜的包裹下,裤袜档口处隐隐泄露出一丝粉红,蕾丝花边! 一时间,得偿所愿的陈六合气血上涌,有点血脉喷张的意思,那群内的神秘风光简直让他口干舌燥。 透过黑丝袜的档口,是一条带着蕾丝花边的半透明小裤裤,凭陈六合那极为强大的视力,甚至能看到在三角地段透明薄纱内,有一点点乌黑的毛发若隐若现。 “陈六合,你松开,你魂淡,眼睛往哪看呢?不许看!”秦若涵这才发现自己走光了,更发现陈六合那双透露着欲火的目光正盯着她的裙内,她急的脸色涨红,都快哭了。 “陈六合,快松开,你不能这么欺负我。”秦若涵带着哭腔。 叹了口气,陈六合努力压下心中涟漪,佯装若无其事的说道:“松开你也成,但你不准再偷袭了,不然看我抽烂你的屁股。” 说罢,松开了秦若涵的脚腕,秦若涵连忙并拢双腿,把高跟鞋套在了脚上。 “陈六合,你真是个无耻下流魂淡无赖大色坯,这下真的被你看光了。”秦若涵恼羞成怒。 “我除了红色的蕾丝内裤外,其他什么都没看到。”陈六合说道。 秦若涵怒吼:“你还想看什么?” 陈六合捂了捂耳朵,说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看看怎么了?就像是欠了你一百块没还似的,再说你那也没什么好看的啊,电影里全是白花花的大屁股,还是特写高清无码的,全方位各视角度毫无死角。” 秦若涵差点没气晕过去,这家伙竟然拿她跟小电影中的女忧比,她骂道:“陈六合,你就是个流氓,居然看色情电影。” “喂喂喂,秦若涵,我们熟归熟,可你也不能这么污蔑我啊,我可以告你诽谤。”陈六合正气凛然。 “难道不是吗?你敢看害怕别人说?”秦若涵冷笑。 “你说的那是色情片,我看的是情色片。”陈六合底气十足的说道。 “有什么不一样的吗?”秦若涵满脸鄙夷跟不屑。 “区别大了,情色片注重的是艺术,色情片注重的是技术。”陈六合说道:“我早就过了追求技术的境界,我这是对艺术的一种神往。” 听到这种谬论,秦若涵竟哑口无言,只是冷嘲:“一肚子淫秽思想就一肚子淫秽思想,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真恶心。” 说罢,秦若涵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裙摆,又恶狠狠的瞪了陈六合一眼,这才迈着铿锵的步伐,踩着撩人的步调,走出办公室。 “作为一个精致的女人,我建议你应该修饰一下身上的毛发,那不但会影响美观还会影响卫生。”陈六合好死不死的说道。 刚刚把门打开的秦若涵差点没一头撞在门板上,这一瞬,她只感觉气血一阵阵的上涌,胸口闷痛无比,她想杀人!!! “啊!”秦若涵的尖叫声传遍楼层,狠狠发泄了一下,她落荒而逃的摔门而去。 “砰”的一声巨响,陈六合用手指堵住耳朵,都感觉整个办公室都在震动,看着那坚实的门,陈六合真想跑出去问问这门是什么牌子的。 不过他为了生命安全着想,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人走渐静的办公室内,陈六合脸上的放荡表情渐渐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沉默。 看来电话中的那个人,隐藏的很深的,竟然连徐世荣都不知道,这倒是有些让陈六合头疼了。 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他都十分讨厌这种未知的感觉,他喜欢掌控一切! 坐在老板椅上,陈六合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眼神望向窗外,思绪有些飞扬。 “既然不能把你揪出来,看来我就只有等你找上门咯?”陈六合自言自语:“这种感觉虽然被动了一点,但我总是擅长反客为主!” 又清理了一下思路,陈六合就把这件事情丢到了脑后,他从来就不怕什么威胁和挑战,只要那个藏在背后的人敢现身,他就敢让对方知道在他陈六合面前吹牛逼的下场。 下午五点,让陈六合意想不到的是,秦若涵这个娘们又满血复活的出现在了他的办公室内。 这娘们换了一身衣服,一套印着英文字母的奢华品牌连衣裙,无袖吊带,公主裙摆,脱去了黑丝袜的双腿显得白洁靓丽,光滑如雪。 脚下踩得是一双白色带钻的绑带式高跟凉鞋,十根秀气的脚趾头整齐养眼,紫色的美甲无形中给它增添了许多妖媚。 这身装扮,让秦若涵整个人身上少了一种干练,却多了一种青春朝气的秀美,走上街,绝对是活生生的百分百回头率。 当然,这娘们并没有给陈六合什么好脸色看,显然心中的怒气还没消散。 “啧啧,唐纳.卡兰,你这一套限量款的连衣裙,就抵得上我好几个月的工资了,简直是万恶的资本家。”陈六合说道,秦若涵身上穿着的,是来自巴黎的奢侈品牌,誉享国际。 “收拾一下,跟我出门。”秦若涵冷冰冰的说道。 “你想干什么?”陈六合道,心生警惕:“我可是卖艺不卖身。”难不成这娘们是因为中午的怨气,然后恶从胆边生,想要对自己图谋不轨? “放心,就你这种丢在大街上都没人要的家伙,我就是想卖都卖不掉。”秦若涵没好气的说道。 两人出了会所,坐上了秦若涵那辆5系宝马,以这娘们的身家,开这种车也算是低调了。 车内飘散着秦若涵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陈六合坐在副驾驶位上无所事事,看着窗外那些穿着火辣的都市丽人,流连忘返。 开着车,秦若涵时不时瞥一眼满脸玩世不恭表情的陈六合,她发现身旁这个男人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啊。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这家伙除了在杀人的时候最认真,其他时候都像是在游戏人生,好像就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他真正的正经起来。 不对,有一个人,那就是沈清舞!或许只有在那个女孩面前的时候,这家伙所说的每一句话才是发自真心的吧。 ----------- 在这里提前通知一下,今天收到编辑通知,本书七月一号上架,跟大家打个招呼先,我知道肯定有人要骂我了,但如果不理解我的,我也没办法,上架才是一本书证明价值的所在,作者也需要养家糊口,多的就不说了,上架感言的时候再跟大家伙好好唠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