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0章 一把蝴蝶刀,白衣绽红芒!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550章 一把蝴蝶刀,白衣绽红芒!

做你的女人,没一点点胆子,怎么能行? 听到秦若涵这句话,陈六合的心中狠狠一触,感觉心都快要被融化了一般,他无比怜惜的轻声道:“腿都发软了,还说不怕?” “我晕血,不可以啊?!”秦若涵倔强的说道,死不承认自己害怕了。 “嗯!我知道,你很勇敢,也很坚强!没给我丢脸!”陈六合让秦若涵的脑袋靠在自己的怀里,用双臂环住她的身躯,给她这个世上最温暖最安全的怀抱! “你不准取笑我,我已经在很努力很努力的让自己变得坚强和镇定!”秦若涵轻声说道:“做你的女人,我随时准备好了面对一切!” “辛苦你了!”陈六合帮秦若涵擦去了脸上的一些污渍。 “不辛苦,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活法啊!只要你别觉得会连累我从而远离我就可以了!我真的不会害怕的,你说过天塌下来你帮我顶着,我为什么还要害怕呢?我最信任的人就是你啊!”秦若涵很认真的说道。 “我离不开你了!”陈六合紧紧的抱着秦若涵,让自己身上的温度,去温暖她身上的冰凉。 他回头看着猫眼五人,说道:“你们今晚的表现很好,我很满意!不要留下什么心结,他们的确很强!但你们也可以变得更强!” “六哥,以后你能教我玩狙击枪吗?”猫眼满眼狂热的请求,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合格的狙击手,曾在部队,他的狙击水平也足以拔尖。 但是今晚看了陈六合的狙击水准后,他才感觉到,把狙击手这个名词按在他的头上,听起来都是那么的可笑!都像是在侮辱这个称号! 陈六合笑看了他一眼:“可以,把伤养好,我教你玩狙击枪!”说罢,陈六合对鹰头说道:“把伤者送去医院治疗!你们撤吧。” 五人开着一辆车离开了!陈六合看都没看地下的那五具尸体一眼,抱着秦若涵离开这条充满了硝烟与血腥的街道。 满是枪眼的宝马车肯定是报废了,陈六合徒步而行,步伐铿锵,身躯挺拔! “我们就这样走了吗?这里的事情不要处理吗?”秦若涵柔声问道,经历了枪林弹雨的她,似乎真的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害怕。 “还想留下来等警察请我们去喝茶啊?”陈六合打趣了一声,说道:“放心吧,我已经通知了国安的人过来收场,他们知道怎么做的!” “这些人很厉害吗?猫眼他们五个都不是对手!怎么在你面前那么不堪一击啊?!”秦若涵悄声问道,她在找着让自己不再害怕别人的理由! “因为你的男人比他们更厉害!厉害了无数倍!”陈六合霸气回应。 “那我以后就真的不会再害怕了。”秦若涵竟然笑了起来,大眼睛都笑弯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越是看到秦若涵豁达开朗没心没肺,陈六合心中就越是感到怜惜刺疼,恨不得把这个可爱的女人揉进自己的身体内。 把秦若涵送回家,把她安置妥善,陈六合就离开了,秦若涵即便心中有万千惊慌与未消涟漪,但她却没有出声挽留一句,甚至连依依不舍的表情都没透露给陈六合! 因为她知道,陈六合今晚一定会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她不能给他任何帮助,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给他增添任何负担,不让他因为自己而分心担忧! 这是她时刻让自己铭记的一点!她每天都会给自己敲一记警钟! 回到出租庭院,陈六合嗅到了还未散尽的血气,黄百万在用凉水冲刷着地面上的血迹。 能看的出来,他的脸色很苍白,握着扫把的双臂,都在瑟瑟发抖,似乎是看见了什么令他受到过度惊吓的事情。 沈清舞坐在庭院中,依旧是犹如脱俗青莲般的恬静与平和,古井无波的干净脸蛋上毫无波澜。 她的身边,坐着秦墨浓,可以看得出,她并不平静,贝齿用力咬着红唇,双掌紧紧的交织在一起,本该神采飞扬的脸蛋上,如白纸一样惨白。 看着陈六合度步而进,黄百万和秦墨浓两人皆是神情一颤,特别是秦墨浓,仿若心中有千言万语,但随着陈六合一个万千柔软的笑容,她所有的话似乎都咽回了肚子里,张了张柔唇,竟然一字未言。 从秦墨浓和黄百万两人的神情,陈六合就能知道,他们两今晚是看到了多么不可思议的一幕?又给他们带去了多么大的恐惧和心理阴影? 其实对这一点,陈六合早就预料到了! 他没理会两人,直径来到了沈清舞的身边,蹲在她的膝前,轻轻握住了她那温热的双掌:“看来很久没用刀了,你没变的生疏!只不过又让你双手染血了!” 他心疼的看着沈清舞那双几乎完美的纤纤玉掌:“对哥来说,这是一种罪过!” 沈清舞安静的看着陈六合,她倩然一笑,露出了让月华失色的笑颜:“练刀若不是用来杀人,我练来何用?” 听到这话,秦墨浓和黄百万两人的脸上再次忍不住的震撼,似乎回想到了什么让他们刻骨铭心难以忘却的画面! 那个画面,充满了矛盾,似漫天飞舞的血腥!又似惊心动魄的唯美! 一个倾世脱俗的女子,一个犹如仙儿的女子,一个犹如雪山青莲的女子!那手握一把蝴蝶刀的惊艳! 那一幕,注定了会在他们心底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会牢牢记在心底一辈子!并且他们相信,即便在老去的那一天,今晚所发生的一幕,也会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的清晰! 陈六合轻轻瞪了沈清舞一眼,眼中难得的出现了一丝责备:“我让你练刀,何时告诉过你是为杀人而用?” 沈清舞清澈的大眼睛中浮现了一丝俏皮的笑意:“跟哥学的啊!我身上多少总该有点上梁不正下梁歪的特质,不然我岂不是白喊了你二十年的哥吗?!” “鲜血对你来说,太肮脏!”陈六合道:“你该净洁如莲、不染尘埃!今晚的事情是哥的失策!” 沈清舞道:“我愿意为哥浴血染身!白衣绽红芒!” 陈六合无可奈何的翻了个白眼,不轻不重的捏了捏沈清舞的鼻头,这个不管是远看还是近看都不容亵渎的女孩,很享受着这种亲昵的举措,嘴角还在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