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9章 杀神领域!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549章 杀神领域!

但是随着一名圣灵小队的队员倒在面前,被狙击弹洞穿的额头溅射出一朵绚烂的血花,鲜血飞溅在猫眼的脸上,让他们惊醒! 怎么回事?狙击枪为何会瞄准在他们自己人身上,狙击弹为何爆了他们自己人的头?这一切太突兀,太诡异,太出乎意料! “是六哥!一定是六哥!他解决的狙击手,他接替了狙击点!”快枪反应最快,惊喜的放声大吼:“打,给我狠狠的打,打死这帮狗畜生!” 他躲在轿车后,疯狂的射击,恨不得把整个弹夹一次性打空! “砰!”天际的狙击枪声再次响起,又是一个毫无例外的一枪爆头! 千万不要质疑陈六合玩狙击枪的实力,曾经有人这么评价过他,当这个杀神端着狙击枪占领至高点的时候,他就是神,一个可以左右战局的神! 还剩下的三个圣灵小队成员,大惊失色,终于发现了不对劲,狙击手已经不再是他们的狙击手了! 他们的反应极快,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应对,一个个做出了相应的军事闪避动作,纷纷自找掩体! “在爷爷的枪口下还想跳脱?你不如去奢求上帝宽恕你们更加来得有希望一点!”陈六合气定神闲的喃喃出声,呼吸跟心率都调整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频率,仿佛要和风向风率融合到了一起。 他不急不缓的扣动了扳机,一名闪避动作飘忽不定的圣灵小队成员,登时发出了一声惨叫,腾跃在半空的身体直接栽倒在地,脖颈被一枚子弹直接洞穿。 他双掌死死的捂着鲜血喷涌的枪口处,在满脸惊恐与骇然的情绪中,气绝身亡!他完全想不通,在这种毫无规则可言的军事闪避动态下,对方是怎么一枪射穿他的脖颈的!当然,这个问题他永远也不可能搞清楚! 最后两名圣灵小队的成员,转瞬之间,终于找到了掩体,一人躲在了一辆停在路边的轿车后,一人躲在了花圃后,统统消失在了陈六合的狙击视野当中! “呵呵,速度倒是够快!不过这又有什么用呢?改变不了结局!”陈六合的瞄准镜在缓缓调转,观察着躲在轿车后的那名圣灵小队成员。 观察了两秒钟,在心中快速做了一个精密到极致的计算后,他的嘴角就露出了一个轻微的弧度! 旋即,他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一连两枪,中间的间隔差不多在一秒钟左右!很有节奏,是经过他缜密的计算! “砰砰!”两道枪声几乎是同时间响起,两枚狙击弹一前一后的划过长空! 第一枚狙击弹,准确无误的射击在了轿车的前左侧轮胎上,轮胎被射爆,整个车身毫无疑问的下沉了两三公分左右。 还不等这名圣灵小队的成员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突然,车窗玻璃被击碎的声音响起,一连两块玻璃被击碎,随即而来的,是他的左侧太阳穴,绽放出了一朵妖艳的血花,鲜血洒在了支离破碎的车窗上,他的太阳穴,被狙击弹洞穿! 他到死也不会知道,车身下沉的两三公分,恰恰好能够让他的头颅太阳穴以上的方位,暴露在车窗线之上。 而陈六合的第二枪,就是奔着击碎副驾驶位与驾驶位的两块车窗,直射他太阳穴而去的! 这一切说起来或许太过不可思议,但陈六合就是做到了! 无论这其中的难度系数有多高,精算的需要多么缜密精确,但他就是以这种方式,死在了陈六合的狙击下! 这一幕无疑是惊为天人的,足以称得上是神迹了,别说这名圣灵小队的队员死不瞑目,就连猫眼五人也是震撼的无以复加,因为他们把这一幕看的很清楚! 似乎用神乎其技四个字,也无法完全形容这一幕给他们所带来的震惊了!特别是猫眼,他就是狙击手,他知道要做到这一切,有多么的不可思议! 高难度的干掉一人,陈六合脸上古井无波,他继续调转狙击枪口,瞄准的躲在花圃后的最后一人,他似乎都能感受到这唯一幸存者的瑟瑟发抖与满心恐慌! “又一只圣灵小队覆灭在我的手中,圣殿,你应该也会心痛吧?华夏不光永远是你们的禁地,我陈六合,从今天开始,也会成为你们的噩梦!” 说着话,他扣动了扳机,一枚狙击弹射击在了花圃底端的水泥墙上。 这堵墙有五公分左右的厚度,而陈六合此刻使用的狙击枪,装配的是12.7mm口径的狙击弹,躲在水泥墙后面的家伙,脑袋离墙体的距离应该在三公分左右。 心中默默计算出了这些数据,陈六合犹如死神一般的露出了微笑:“愿圣主与你们常在,拜拜!”食指扣下,连续不间断的两枪。 两枚狙击弹几乎不分前后的击打在了第一枪所射击的缺口位置上,第二枪把那石墙快要射穿,第三枪把石墙直接射穿,当然,还带出了一片血花飞舞! 这也证明了,圣殿中的又一只圣灵小队,在陈六合的狙击下,全部阵亡! 陈六合也用他那不可思议的狙击水平,证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他手握狙击枪占领制高点的时候!杀人比喝水来的还要简单! 一般的掩体在他面前,都如同摆设,只要狙击弹能洞穿的地方,他就能杀人! 五分钟后,陈六合从天台下来,跟猫眼等人汇合,他弯腰抱起仍然跌坐在车轮旁,好像因为过度的惊吓导致腿脚都不停使唤的秦若涵。 “怕不怕?”陈六合笑着问道,眼神无比温柔,根本无法把他和杀神联想到一起去,也不敢相信此刻的他,就是灭了整个圣灵小队的罪魁祸首! 从他的身上,哪里看得到半点铁血和萧杀? “不怕!我知道你会来救我啊!这样的事情,经历的虽不多,但也绝不是第一次了!做你的女人,没一点点胆子,怎么能行?”秦若涵咬着嘴唇摇头说道,苍白的脸色仿佛已经把她的内心世界出卖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