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4章 吐血的秦若涵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54章 吐血的秦若涵

做为一个歪理邪论的大师级人物,陈六合的评断往往都是一针见血的。 所以说,能驾驭这种在底线边缘窄裙的人,不多! 但显然,秦若涵似乎有些心得,起码到目前为止,陈六合没有一次能看到这娘们的裙内风光,这不仅让他欣赏的同时,禁不住捶胸顿足。 看到陈六合那色眯眯的眼神,秦若涵没有以往的反感,反倒丢了个洋洋自得的白眼,一遍吸着杯子里的豆浆一边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好吃懒做游手好闲。” 陈六合很心虚的不去接茬,只是一脸深意的说道:“秦总爱喝豆浆啊?豆浆好啊,不过喝豆浆应该配油条,那才能有滋有味。” 秦若涵愣了愣,说道:“那我明天试试。” 陈六合挤眉弄眼的说道:“别明天啊,秦老板要是想吃油条的话,我这儿有啊,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想吃多久就多久,吃得高兴了,我还可以赏你点豆浆。” “你有?吃得高兴了还有豆浆?”纯洁的秦若涵一脸错愕,不明所以,旋即看到陈六合那张满是猥琐的脸蛋,她猛的想到了什么。 整张俏脸登时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了,她眼中羞恼要喷出火光,她用力咬着吸管:“陈六合,你个挨千刀的,大早晨的就调戏老娘是吧!” “请我吃油条是吧?好啊,有本事你把你的油条拿出来,看老娘能不能一口把它咬断,吃豆浆?老娘让你喷红浆!”秦若涵满脸杀气。 陈六合禁不住打了个寒战,赶紧打了个哈哈溜回办公室,这娘们杀气太重,他怕他再待下去会有生命危险。 现在的娘们怎么都这么心浮气躁呢,大家就不能好好坐下来探索探索人体奥秘吗? “陈六合,你大爷的,你天天迟到早退,上班还调戏老板,我要扣你工资!” 刚打开办公室门的陈六合一个踉跄,差点没摔跟头,这娘们最后一句话可谓是戳中他的命门了,头可断血可流贞洁可不保,唯独这工资不能扣啊...... “你敢扣我工资我就扒你裙子!”陈六合愤然,豁出去了。 “你敢扒我裙子,我就把你睡了。”秦若涵争锋相对,一副女流氓的作态。 陈六合羞愤,满脸含羞待放的表情,说道:“半套三百五,全套八百......” 秦若涵一怔,旋即一脸嫌弃:“啊呸,无耻之徒。”说罢,她就像是一只胜利的母鸡般,踩着高跟鞋,扭着小蛮腰,晃着大圆臀,潇洒的走回了办公室。 陈六合无限委屈:“无耻的是你,毫无诚信,价钱都谈好了。” ...... 一晃眼,一天时间就过去了半天,吃过午饭后,正当陈六合在办公室里打瞌睡的时候,秦若涵带着黑龙会新上位的徐世荣来访。 无需招呼,秦若涵很自来熟的找了个位置坐下,穿着窄裙黑丝的她,落落大方的坐姿中不失谨慎,让的陈六合想一窥裙内风光的念头又落了空。 “哈哈,陈老弟,冒昧前来造访,有失礼节,希望没有唐突啊。”徐世荣一进门就是满脸客气,语气豪爽。 “哈哈,看徐老大红光满面的样子,黑龙会内部的事情应该都处理的差不多了吧?”陈六合坐直了身体,但是并没有起身,笑着恭维。 “都是借了陈老弟和秦总的光,我那边人心虽有动摇,但已经基本稳定。”徐世荣在离秦若涵还有一个身位的地方坐下。 “厉害,还是徐老大有手腕。”陈六合笑道。 徐世荣连连摆手:“我哪有什么手腕,张永福和周云康都死了,黑龙会群龙无首,自然需要有人站出来,我徐世荣不才,勉强能抗下这顶大旗。” “呵呵,看来若涵没有找错人。”陈六合不急不缓的道了句。 若涵?秦若涵微微一怔,这似乎还是陈六合第一次这么称呼她?心中没来由的微微一甜,但她也知道,这是陈六合故意在徐世荣面前这么称呼自己的。 因为谁都清楚,光凭她一个弱女子,在徐世荣面前肯定是没有什么威慑力的,也无法让对方畏惧,更别说心悦诚服了。 徐世荣之所以会对她这么客客气气恭恭敬敬,完全是因为有陈六合这么个变态的存在。 陈六合现在故意在徐世荣面前表现出和自己的亲昵,目的就是为了让徐世荣清楚她与陈六合之间的亲密关系,好让对方收起一些不必要的小心思。 想通这些,秦若涵心中暖暖的,看向陈六合的目光都柔和的许多。 她真是越来越看不懂陈六合了,这个家伙仿佛天生就具备‘神来之笔’的能力,看他平常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其实有时候心思真是细腻得令人发指。 他似乎对每件事情都有一个恐怖的掌控力,他很清楚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什么时候做什么最有效果。 眼中无得失、心中藏天地! 秦若涵忽然想起了某位伟人曾说过的这么一句话,她对陈六合只剩下惊叹。 这真是一个败絮其外金絮其内的男人啊! “秦总能找我合作,是我徐世荣的福气。”徐世荣很谦卑的说道。 陈六合点点头:“既然徐老大是个聪明人,那有些话就也不需要我多说了,以后和若涵精诚合作,希望你们能够金石为开。” 顿了顿,陈六合不忘提醒了一句:“大家也都是明白人,至于一些弯弯绕绕和上不得台面的小九九,就不要再拿出来了,我不希望若涵跟黑龙会之间,再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说的平淡,但人的名树的影,陈六合的所作所为,足够在黑龙会立起一座山岳般的身影,徐世荣更是知道张永福和周云康是怎么死的。 他虽没有两人那么聪明,更没有张永福的老奸巨猾,但他贵在有自知之明,当然不会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步了张永福的后尘。 他很清楚,有些人是永远惹不得的,即便失去了一些利益,但只要留着小命,什么都赢的回来。 “陈老弟说的是,这点你尽可放心,今天的一切都是你们帮我得来的,我会珍惜,饮水思泉的道理我明白。”徐世荣说道。 “哈哈,我就喜欢跟徐老大这样的实在人打交道。”陈六合赞赏了一句,旋即斜睨了秦若涵一眼:“若涵,怎么一点礼数都不懂?徐老大坐了这么久,茶都不倒一杯?” 一句话说的秦若涵又是心中愤懑,这家伙又在乘机欺负自己呢。 倒茶?到底谁才是老板啊? 想是这么想,但秦若涵还是起身乖乖去倒茶,徐世荣连忙拒绝,诚惶诚恐。 又闲聊了几句,陈六合来到秦若涵的身边坐下,很亲昵的挨着她,手掌还有意无意的划过了她那弹性十足的丝袜美腿。 气得秦若涵是羞愤不已,这家伙简直无耻,明摆着乘机占自己便宜! 可是徐世荣在场,她必须配合陈六合的亲昵行为,敢怒不敢言,只能投去了一个无尽鄙夷的杀人目光。 “徐老大,有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陈六合渐渐收起了笑容,沉凝了一下,问道:“你对张永福这个人,了解多少?” 徐世荣被问得一楞,不明白陈六合现在还询问一个死人干什么?但还是回答道:“陈老弟,有什么你就直说吧,对张永福这个人,别的我不敢说,但说道了解两个字,我还是敢打包票的,我足足跟了他十八年,从一无所有到创建黑龙会,我敢说没几个人比我更了解他。” 陈六合点点头,靠在沙发上,伸出手,很自然的揽住了秦若涵的肩膀,秦若涵整个人都是一僵,眼中都快喷火了。 这家伙是在赤果果的耍流氓啊,简直得寸进尺。 嗅着鼻尖传来的醉人清香,感受到手掌上传来的圆润,陈六合心中那叫一个快活,但这家伙天生就有道貌岸然的属性,脸上丝毫不动声色。 “徐老大,那以你的了解,张永福有没有跟什么厉害的人物交往密切?”陈六合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他可不会忘了昨晚接到的电话,听对方的口气,来头必定不小,不可能会是个籍籍无名之辈。 虽然陈六合并不惧怕,但他不喜欢敌暗我明的感觉,如果能搞清楚对方的身份,或许会让他舒服一些。 强忍着发飙的秦若涵也被转移了注意力,不由自主的靠在陈六合的肩头上,看着徐世荣,等待回答。 “厉害的人物?”徐世荣蹙气了眉头,似乎在思索。 “或者说什么来路不明的人,又或者说跟什么势力,什么家族有所渊源。”陈六合提醒着。 徐世荣思索了半响,最终说道:“我知道张永福跟一些官场上的人有交集,跟一些杭城商界的富商也有些许熟悉的,但除了一些利益交往外,大多都是点头之交,毕竟像我们这种人,陈老弟你也清楚,没人愿意走的太近。” 陈六合道:“就这些吗?你再想想。” 他皱着眉,他敢肯定,昨天晚上给他打电话的绝对不会是什么普通货色,敢说出一个恩情万贯家财千金难求的人,绝不简单,这口气太大!

上一篇   第0053章 我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