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3章 我不配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53章 我不配

“这还真特么戏剧性啊,那阔少父子还真是惨不忍睹啊。”学生中有人打趣。 “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同情他们,反倒有种莫名喜感......”有人幸灾乐祸。 “本来以为那骑三轮车的兄妹两是弱势群体,今天不死也要脱层皮,可谁能想到,这特么才是真正的大boss啊,装逼没有这么装的,扮猪吃老虎的最高境界,也不过如此吧?” “这兄妹两绝对有病,心理扭曲得令人发指,你说你兄妹两都文武双全举世无双了,还在我们世俗中晃个啥啊,赶紧飞到云端去高来高去啊......” “他们让我感觉到这个世界太危险......” ...... 看到李伟那失神落魄的样子,秦墨浓来到沈清舞身边:“清舞,我看差不多了吧?” 沈清舞轻轻点点头,对着李伟淡淡道:“你最好尽快送你儿子去医院,脑部受到重击陷入昏迷后,一个小时内是最佳的救治时间,如果超过,可能会出现脑死亡的概率。” 李伟又是一怔,他何尝不想送儿子去医院?可陈六合就跟一座大山一样压着,他有什么办法? “哥......”沈清舞轻轻唤了声。 陈六合咧嘴一笑,没有说话,沈清舞却已经知道了他的意思,不由叹了一声,她知道,她真要劝,哥一定会听她的,但是她没有。 秦墨浓却是有些急了,她皱眉看着陈六合:“你是清舞的哥哥吧?我敬佩你为妹妹出头,但是不是事情也有个限度?他们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还真打算搞出人命啊?这里是学校,我不会允许你这么做的。” 陈六合淡淡瞥了她一眼,美女虽养眼,但跟他又有半毛钱关系? “你允许或不允许,并改变不了什么。”陈六合耸耸肩,一点也不给这位大美女面子,直接给对方留下了一个不好的印象,当然,陈六合这个活该单身一辈子的家伙并不在乎。 “你!”秦墨浓没想到陈六合会给出这样的回答,一时间有些气急,她对沈清舞的这位哥哥并不了解,更是第一次见面。 “清舞。”秦墨浓不愿跟陈六合争执,在沈清舞身边喊了声。 此刻还真出现了林秋月所预想中的画面,果然,没有人能压得住陈六合,这个世界上除了沈清舞以外。 不得不佩服那位教育巨匠的老谋深算。 沈清舞没去劝什么,而是对着李伟道:“我虽然不在乎你们的道歉,但你们还是按照我哥说的做吧。” 她知道,陈六合一旦认死的事情,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管用。而她,又不想去劝阻他,因为她不愿意违背他的任何意愿。 李伟脸色一阵青红交替,他已经认怂了,可真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去道歉,他放不下这个面子。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忽然,他兜里的电话响了起来。 “局长。”电话接通,李伟登时恭敬的喊了声。 也不知道电话中说了些什么,李伟的脸色越来越白,最后发青,时不时惊奇的看着陈六合兄妹两。 直到挂断电话,他整个人就像是在水里泡过了一般,汗如雨下。 这兄妹两到底什么来头?竟然让他的顶头上司,局里的一把手亲自打来电话,把他一通狗血淋头的痛骂。 他真的惊恐了,当即也不敢再多犹豫,连忙带着那几个噤若寒蝉的女生向沈清舞真诚道歉。 至于李如峰,死狗一般不省人事。 一场对于陈六合来说犹如无妄之灾的风波,就这般戏剧化的收藏了。 对于李伟会不会跟他秋后算账,会不会把他状告法庭,陈六合丝毫不会在乎,不过现在看来,就算借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吧。 人群散去,陈六合乐呵呵的对沈清舞说道:“小妹,还是你厉害,哥沾了你的光,有文化的人就是容易让人敬畏。” 不等沈清舞说话,一旁的秦墨浓就说道:“你还知道啊?不是我说你,作为清舞的哥哥,你也太鲁莽了吧?校园内公然致人重伤,还不依不饶,要不是清舞的话,你今天可就有的麻烦了,牢狱之灾是少不了。” 陈六合眼神放肆的在秦墨浓身上来回打量,等秦墨浓都有些愠怒了,他才转头对沈清舞问:“小妹,这是哪根葱?” “秦墨浓,杭城大学最年轻的副校长,同时也是整个华夏最年轻的名府副校长,还是我们学校的第一美女。”沈清舞对陈六合眨了眨眼睛:“哥,九十分以上?” 听到这些头衔,陈六合态度急转,满脸堆笑的说道:“哎呀,原来也是位大才女,失敬失敬,久仰久仰。” 说罢,陈六合伸出手,秦墨浓皱皱眉,礼节性的伸出手,但还没等握上,陈六合这个挨千刀的家伙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直接就凑上前跟对方来了个强制性的拥抱。 不等秦墨浓发飙,陈六合就赶紧道:“我最佩服读书人了,握手已经表达不了我心中的激动,只有献上我的情怀才能表达我满腔的振奋。” 秦墨浓竟然无言以对,恼也不是,怒也不是,只能哭笑不得的,她还是第一次接触这种没脸没皮的无耻之徒。 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这家伙竟然还是沈清舞的哥哥,这反差,简直不能相信! “真大真软啊。”陈六合满脸回味的表情,刚才双胸触碰的那种感觉很美妙。 “你说什么?”秦墨浓脸上覆盖寒霜,若不是沈清舞在场,她绝对发飙。 “呃。”陈六合反应极快:“我说这人工湖很大,这垂柳很软。” “最好别动什么歪念头。”秦墨浓轻哼一声。 沈清舞笑而不语,她不介意陈六合的玩世不恭,反倒很愿意看到他这样放荡不羁,这至少能证明他是快乐的,起码表面上是的。 忽然,陈六合换了种语态,笑问沈清舞:“你觉得刚才那电话是谁在出手?” “赵。”沈清舞吐出一个字。 陈六合点点头没再言语,跟他想像的一样,杭城,能帮他出手的人,恐怕只有胆子和魄力都很大的赵家了。 “墨浓姐,你怎么会来?”沈清舞问秦墨浓。 “林老通知我的,我就赶紧过来看看了,幸好来得还算及时。”秦墨浓说道,不由又瞪了陈六合一眼。 陈六合和沈清舞皆是一怔,陈六合笑得莫名:“他老人家还是这么深谋远虑啊,哈哈。”他这话的意思,只有沈清舞明白。 把沈清舞放下来,陈六合骑着破三轮晃晃悠悠的离开了。 秦墨浓推着沈清舞,直到看着陈六合消失在视线当中,沈清舞才收回了视线。 “清舞,你们刚才说的90分是什么意思?”秦墨浓有些好奇,做为一个无论是家世背景还是底蕴,亦或是自身才华,都异常出众的女人,她身上找不到一丝倨傲。 甚至在沈清舞面前,她都找不到那种自信,或许是眼前这个女孩太过优秀。 “那是我哥给女人惯用的评价方式,90分就证明你是美人。”沈清舞没有隐瞒。 闻言,秦墨浓有些哭笑不得,她讶然道:“清舞,我从没见过你开玩笑。” “没见过不代表我不会啊。”沈清舞古井无波的说道。 “清舞,刚才那个青年真的是你哥吗?我怎么觉得......觉得你们差距太大,配不上。”秦墨浓缓缓说道。 “配不上吗?可能是我真的配不上他吧。”沈清舞说的理所当然。 而秦墨浓却是瞪大了一双明若秋月般的眼睛,一脸的诧异与讶然,谁配不上谁? 她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沈清舞这个大妖才口中说出来的...... ...... 等陈六合来到会所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半了,早上发生的插曲并没能影响他的心情,这家伙是一路哼着小调走进大堂的。 上了五楼,陈六合恰巧看到貌美如花的秦若涵喝着一杯豆浆从办公室里走出来。 “喲,这么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陈六合笑道。 秦若涵今天穿的很漂亮,一套标准的银灰色职业套装,白衬衫搭配小马甲的那种,颇有几分职场女强人的气势,看到就让人眼前一亮,征服欲满满。 眼神很不老实的在对方胸部打量了一圈,陈六合暗自赞叹,大是真大,这没得黑。 眼神往下,是一条修身紧窄的齐屁短裙,整个裹着黑色超薄丝袜的大腿都裸露在外,可谓是充满了勾人诱惑。 话说这种窄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穿的,非常需要技术含量,因为容易走光,所以会有失干练与端庄。 很多职场女强人都容易把这种窄裙穿的不伦不类,活生生把这种端庄大气知性养眼的制服穿的卖弄风骚,不像女强人,反倒像是小姐。 这种职业套裙的设计是很有讲究的,不可否认很性感,更诱人。 从心理学上来讲,在这种赏心悦目的穿着下去进行一些商业谈判,会让人无形中放松警惕,分散注意力,对谈判会有着很大的益处,洽谈成功率能大大提升。 当然,诱惑和走光完全是两码事,前者能勾人心痒,后者只会变得低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