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4章 冷漠无情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534章 冷漠无情

那一瞬间的景象,让她心疼,疼的快要窒息!她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男人在那个状态下的落寞沧桑与悲凉,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心房,这辈子都无法忘记!就好像这个世上,都没人能够读懂他! 她内心有着激动,但真正见到这个男人的时候,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他,她应该恨他才对,恨到骨子里才对!可她却忍不住的要发疯般的找他! 找到他后,却不敢去跟他说话,就盛着这样无比复杂的心思,站在了远远的地方,静静的看着他,然后跟着他,一路走着,他去哪,她就跟着去哪。 虽然没有一言一语,虽然没有一个照面!但她心中的那股恐惧,很神奇的消散了,仿佛只要看到他,知道他还是真实的出现在她眼前,她就能够踏实! 站在及其普通鱼龙混杂的夜市街道上,王金戈就像是一个倾世王妃一般,在所有人的眼中高不可攀,她的美丽让无数人失神,好像这条街道,这条街道上的所有人和物,在她面前都那么的黯淡无光! 她咬着贝齿,抿着柔唇,静静的看着那个终于回头看了她一眼的男人,她与他对视着,极尽完美的脸蛋上,盛着一抹化不开的倔强!她下巴微微扬着,仿佛只有这样,她才有勇气有胆量去面对这个男人! 陈六合嘴角翘起了一个讥讽的弧度,道:“无情的是婊子,无义的是戏子!你跟了我一路,不哭不闹也不说!你是想证明你比婊子和戏子强一些吗?” 王金戈的娇躯狠狠一颤,这个家伙说的话还是那么难听,他对她,似乎从来就没有过轻言细语,更没有过柔情蜜意! “陈六合!我不是戏子,更不是婊子!”王金戈强忍着内心深处的无限委屈,吸了一口气,用力的说道。 “你是婊子也好,戏子也罢,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只是在问你,你跟着我做什么?你是乔家的女人,我算个什么东西?你应该跟在乔云起的身边,他才是乔家大少,他能给你荣华富贵,他亦能给你锦衣玉食,同样能给你高高在上的身份地位!”陈六合讥笑的说道。 “陈六合,你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你比谁都清楚!”王金戈站在大街上愤然喊道,心中的情绪难以抑制,她动人的美眸中蒙上了盈盈雾气:“你明明知道,可你为什么非要这样说我,这样诋毁我,这样羞辱我!谁都可以这样对我,只有你不行!唯独你不行!你绝不可以这样说我!” “谁都有资格,就你没有这个资格!就你陈六合没有这个资格!”王金戈一边喊着一边哭着,泪水不争气的夺眶而出,她想坚强,她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再流眼泪,可她就是忍不住,她委屈,她难受! 陈六合冷漠得让人心都刺痛,他无动于衷道:“你都敢做,还怕我说吗?你跟乔云起的亲密接触,浓情蜜意,我都看到了,如果这是你对我的宣战方式,那么很荣幸的告诉你,你成功了!” “陈六合,我不许你这样诋毁我!你很清楚,那只是逢场作戏!明明是你自己的大男子主义在作祟!你凭什么把气都撒在我的头上!凭什么你可以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可以不断的羞辱我践踏我欺辱我!凭什么我就不可以反抗!” 王金戈伤心的哭着,宣泄着心中的委屈与愤怒,她哭得令这个世道都心疼,但她仍旧昂着头颅,来强装自己的坚强与高傲! “这个世上本来就没什么公平可言!我说过,你是我的私有物品,你身上的每一寸都属于我的,包括你的每一根发丝!除了我,谁都不能触碰,而你,却当着我的面,如此大方!不好意思,你的错,不可原谅!” 陈六合冷漠说着,王金戈的泪流满面伤心欲绝,仿佛不能让他心中掀起丝毫的涟漪! “你放屁!凭什么,凭什么你可以对我这么不公平!陈六合,你就是这个天底下最大的混蛋!你只会折磨我,羞辱我!除了这些,你还会什么?你何尝有一次对我有过温柔?你何尝有一次对我有过疼惜?你何尝有一次对我有过呵护?甚至是一点点同情都没有!你凭什么就让我为你守身如玉!” “你不管场合环境,对我尽情肆意的羞辱,把我的尊严践踏得支离破碎!为什么我的稍微示威反抗,就是不可饶恕的禁忌?!陈六合,我看错了你!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认识了你!你比乔家还要恶毒,你才是魔鬼!” 王金戈嘶喊道,把心底最深处的那丝情愫与委屈全都爆发了出来! 这席竭嘶底里的泄愤,仿佛让空气都随着被撕碎,就犹如王金戈的心境一样!也同样让陈六合怔了怔,他依然面无表情: “或许是我想错了,也或许是你想错了,不管是谁的错吧,事已至此,也无需过多解释!你说的没错,你凭什么为我守身如玉?我陈六合在你眼中又算什么呢?算是你的仇人,还是只不过算一个第一次骑在你身上的狗?” “那我在你眼中又算什么?一个玩物,一件物品?还是一具可以供你肆意玩弄泄欲的肉体?”王金戈撕心裂肺的吼道:“陈六合,你滚!从此滚出我的世界,我再也不想看到你!我宁愿绝望,也不要你来折磨我!” 陈六合淡淡说道:“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我便如你所愿就是!”说罢,陈六合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 王金戈脸色煞白,她心痛的快要无法呼吸,她嘶喊道:“陈六合,你敢走!我就去陪乔云起睡,我就去当一个婊子!你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我都要去做!” 她的声音悲凉到了极致,让路人的心都碎了,然而却无法让陈六合有点半波动,他脚步未顿,甚至肩膀都未浮动,显示着他的无情与平静,转眼,就消失在了人群当中,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