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8章 杰出贡献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528章 杰出贡献

王金戈显然在跟陈六合怄气,看到陈六合举牌,她跟着就要举牌,但却被乔云起拦了下来,淡淡道:“就算是为了乔家的颜面,也轮不到你再出手!” 说罢,乔云起看了乔晨杰一眼,乔晨杰道:“钱是小,乔家的招牌是大!” “四千一百万!”乔云起抬价。 “四千五百万!”陈六合叫价就像是在喝水一样随意,仿佛不要他掏腰包般:“今天我倒是要看看,你们乔家到底是不是真的家大业大!敢拿多少钱跟我拼!”他一副要跟乔家死磕到底的模样! “四千八百万!”乔云起再次举牌,饶是他,再次举牌的时候也不免感觉到莫大压力,手臂都有些沉重,这可是半亿,仅仅是在竞价一根破项链! 他和乔晨杰都期待陈六合的再次抬价,只要一旦超过了五千万,他们会立即退出,数额达到一定高度,就不存在什么颜面争夺问题了,因为只要是有脑子的人,都明白,停止是最明智的选择,到时候肉痛的只会是对手! 殊不知,刚才开一脸硬气叫嚣的陈六合突然就变了一副模样,很坦然的说道:“乔家果然厉害,我甘拜下风,你们赢了,感谢你们对慈善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 这句话一出,全场人都愣住了,乔云起和乔晨杰差点没吐出一口老血来! 这特么的前后反差也太大了,这家伙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最可气的是,陈六合还对台上的拍卖师道:“还不一锤定音?你还在等个锤子啊?一根不到百万的破项链只有煞笔才会花四千八百万去买,你还指望有更煞笔的人出更高的价钱?别活在梦里了,赶紧醒醒!” 缺德,缺了大德!这是所有人对陈六合的评价!这一下可把乔家坑惨了!虽然保住了颜面,但无疑也落下了笑柄,近五千万拍了一根破项链!这无疑会成为今晚过后,很多人茶余饭后的取乐谈资! 问题是,你把人坑惨了也就算了,还说什么只有煞笔才会买,这不是在人家撕心裂肺的伤口上撒一把盐吗?简直缺德带冒烟!太坏了,坏到了骨子里! 被陈六合当猴子戏耍了一次,即便心中有万般怒气与怨气,乔晨杰和乔云起两人也只有扼制在肚子里,还要强颜欢笑的享受众人的掌声! 近五千万拍下一条百万项链,这恐怕真的会是一个笑柄!但好在总算是保住了乔家的颜面,打压了陈六合的嚣张气焰,这也值得! 接下来,拍卖继续进行,一连数件拍卖品接连被人拍走,但价格都不算离谱,作秀意义更大一些! 陈六合也没怎么出手,只有在乔家和白家叫价的时候,他才会跟疯狗一样冲上去的抬价,但都没出现第一个拍卖物品那样的丧心病狂,都是点到即止!这就直接导致了想回坑陈六合一波的乔家叔侄苦苦寻不到机会,胸口都在憋闷。 白茂轩以一千一百万的价格拍下了一幅古代大诗人留笔的行书字,他看了眼在一千万就不敢跟进的陈六合,道:“太大的雷声总是没有雨点,就像是会咬人的狗一般不叫是一个道理!很显然,你今晚就在充当这个角色!叫的最凶的是你,但颗粒无收的也是你!我说过,你今晚就是来自取其辱的!”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耸耸肩,懒洋洋的说道:“但你也不得不承认,我为慈善事业所作出的贡献是巨大的,没有我,哪来这么激烈的竞价?” 陈六合不顾场合,大喇喇的抽出一根烟点上,道:“今晚我的存在就是为了承托一些煞笔的出现,没有我,刚才那副顶破天才三百万价值的书法,怎么可能拍出一千一百万的天价?” 吐出一个烟圈,陈六合恬不知耻的说道:“所以今晚最大的贡献者是我,你们充其量也就是人傻钱多的煞笔而已!” 这样的话都能堂而皇之的说出口,可见陈六合有多么的厚颜无耻。 就连坐在他身旁的慕青烈都禁不住用手掌遮住了脸庞,不是谁的脸皮都有陈六合那么厚的!你一毛钱都没花,还好意思说你自己是最大的贡献者? “伶牙俐齿,我看你也就只会口舌之争了,还是拿出点真本事来看看吧!不然你也就只是个跳梁小丑,贻笑大方!”白茂轩冷哼了一声。 陈六合耸耸肩没去搭理,拍卖继续进行得如火如荼,逐渐的,快要接近尾声。 陈六合都没再出手,似乎在等着一个机会,他看了慕建辉一眼,淡淡道:“乔建业拿出来的藏品什么时候拍卖?” “这次乔建业那个老狐狸可谓是下了血本,想在这次慈善晚会上帮乔家出一次风头,听说拿出来的藏品价值不菲啊,是一副珍贵的水墨画!”慕建辉淡淡说道:“那种珍宝,在今晚应该是重头戏,会放在末尾压轴!” 陈六合点点头,把烟蒂掐灭在烟灰缸内,轻笑道:“听说乔建业这个人酷爱收藏一些古代遗留下来的真迹字画,而今晚拿出来拍卖的,正是他藏品中最喜欢的水墨画之一?” 不等慕建辉说话,陈六合嘴角就勾起了一个浓郁的笑容,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是不是就证明,这副水墨画,乔家是一定要买回去的?” “是的,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乔建业拿惜爱藏品出来拍卖,只不过是走个过场,做做慈善,为乔家添一抹光彩!他的藏品他自己要买回去,不会有人不识抬举的得人所爱,也没人会因为这样的事情去得罪乔家!” 慕建辉笑了笑道:“不过现在就变得扑朔迷离咯,估计乔家都没想到,会突然出现你这么一个变数!我猜测,乔晨杰和乔云起现在肯定不会有好心情!” “呵呵,有我在的地方,还轮得到他们笑?我笑了,他们就该哭了!”陈六合嗤笑了一声说道,眼中闪烁着讥讽的神采,不知道又在打着什么鬼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