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0章 老坑货!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520章 老坑货!

陈六合说道:“小妹说,五年之内,你很难再上一步,因为这是国情,也是秦家必然对你做出的保护!锋芒太露终归不好!华夏讲究资历,你还欠可!于情于理,都得让你先降降温!” 看着秦墨浓,陈六合继续道:“五年的沉淀,能让你学会很多!再让你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所以小妹断定了你十几二十年后的做为!” 秦墨浓脸上出现了惊诧,内心涟漪起伏,陈六合所说,竟然跟她父亲帮她安排的道路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这些都是清舞猜测的?”秦墨浓问道。 陈六合耸耸肩:“很奇怪吗?” 秦墨浓苦笑一声:“不奇怪!清舞那丫头有这样的智慧!不过也不得不让人赞叹一声,她在政、治上的敏锐嗅觉,真的很恐怖!” 陈六合把书籍放回书柜,看了看外面停雨的天空,伸了个拦腰道:“回头帮我转告一声你父亲,他这个岳父,当定了!我这个女婿,不要也得要!” “为什么我去说?有本事你自己去和我爸对话啊。”秦墨浓撅撅嘴说道。 陈六合摇摇头道:“现在还不是能和你父亲对话的时候,等吧,时机到了,我会亲自去你们秦家拜访他老人家的!” “那你可得小心了,小心被我爸拿着扫把给轰出来!”秦墨浓娇笑着。 “没关系,我就带着他的宝贝女儿一起睡大街!看看丢人的是谁。”陈六合恬不知耻的说道。 秦墨浓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这家伙,太坏了!” “好了,我先走了,天气渐凉,多穿衣。”摆摆手,陈六合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陈六合离去的背影,秦墨浓有些怔怔入神,随后嘴角挑起了一个倾城美艳的笑容,绽放出了璀璨光彩,整个人,都变得神采奕奕! 站在窗边,直到看着那道蹬着三轮车的人影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视线范围内,秦墨浓才心满意足的返回办公桌坐下...... 雨后的杭城,空气格外清新,高楼林立的高空中,都弥漫着一层薄薄的烟雾,犹如仙气一般缭绕,风景优美。 迎着冷风,伴着清新,穿着淡薄的陈六合一点也不觉寒冷,蹬着破三轮一路走马观花,欣赏着街边靓妹,惬意至极。 “爷爷,您孙子给您来电话啦!”徒然,一阵闹腾的电话铃声打破了陈六合的意境,让他极为不爽。 看着显示屏中那窜特殊的电话号码,陈六合差点没一个哆嗦,把手机给丢了。 他的脸色连续变换了几下,最后一咬牙,直接把电话挂了,然而还没等他把电话揣进兜里,又响了起来,还是那个号码。 陈六合无奈的叹了口气,迟疑了足足十几秒,最终还是接通! “哪个孙子王八蛋没素质没道德的混球给爷爷打电话?爷爷现在忙着呢,没空搭理你!”陈六合一开口就是一通让人不敢恭维的混话。 “小王八蛋!老子毙了你信不信?”紧接而来的,就是旗鼓相当的怒骂声。 “哟,这是哪个混蛋啊,口气不小,还毙了我!来来来,放马过来!”陈六合嘴角挑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妈拉个巴子!跟我玩混的是吧?小王八蛋,你给老子等着,我不把杭城军区的部队调出来灭了你,老子就跟你姓!”电话中的声音愤慨满满,明显是个老者的声音,浑厚有力,中气十足! “唉唉唉,老头,我说你这人年纪越大怎么气量还越小了呢?你不自报家门,我哪里知道你是谁?没事给我打什么电话?挨骂不是活该吗?”耳听这跟吃了火药弹的老头暴脾气上来了,陈六合赶忙说道。 “好你个小王八蛋,少跟我来这套,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你本事见长啊,不但敢挂老子的电话,还敢骂老子,你信不信我把你剁碎了混到火药里面去做成子弹拿去打靶?” 陈六合一阵恶寒,缩了缩脖子道:“嘿,跟我玩横的是吧?来,咱们试试,你小心哪天你那些珍藏了几十年的好酒,全都被我砸成稀巴烂!我让你心痛,最好心肌梗直接猝死,一了百了!” 电话另一头的老者不但没被气得哇哇大叫,反而很突兀的笑了起来,笑声很爽朗:“陈六合,你这个小兔崽子一点都没变,还是这么狂啊!奶奶个熊的,亏得老子还以为你要经不起打击要变怂包了呢!” “这点就不劳烦你费心了,就算你变成怂包,哥们都还是狂人!”陈六合懒洋洋的说道,把三轮车停在路边,专心致志的接着电话。 “废话少说,赶紧给我滚到京南军区来,咱们爷孙两多久没见了?来陪我喝两个!”老头说道。 听到这话,陈六合一点感动的意思都没有,蹲在地上的他直接跳了起来,愤慨道:“老酒鬼,你少特么跟小爷来这套!你会这么好心请我去喝酒?你指定是在挖坑让我跳,我要是再相信你,我就真是信了你的邪!” “放你娘的屁,奶奶个熊!老子是那种人吗?甭跟我废话,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老头暴怒道,两人的火气是一个比一个大! “不去!打死都不去!”陈六合一口咬定!这个老头儿在他心中可是没留下什么好印象,曾经坑过他好几次,把他都坑惨了。 “奶奶个熊!不来?军令如山倒你动不动?你想违抗军令吗?让你掉脑袋!”老头儿说道。 “放屁!小爷又不是你们京南军区的人,你给我下哪门子命令?”陈六合道。 “老子上次为了把你捞出来,费了多大的劲啊?还特事特办给你弄了个小证件,你敢说不是我的人?跟我玩卸磨杀驴是吧?” 陈六合这才猛然想起这茬,他一拍脑门,脸都黑了下来,道:“我就知道你没按好心,信不信哥们现在就把那破玩意给撕碎了?想用一个破本本套住我?门儿都没有,哥们属狼的,牵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