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9章 一骂二斥三强制!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519章 一骂二斥三强制!

“呸!不要得意太早,还不是你妻!”秦墨浓娇嗔了一口,轻笑着从陈六合的腿上站起身,优雅端庄的整理了一下身上有些凌乱的衣裙。 她没有化妆,素面朝天,却仍然美得惊心动魄,娇红的脸蛋上除了未散的红潮与羞赧外,还有掩饰不去的光彩夺目。 她的精美与秦若涵的比起来,不相伯仲,两人都是那种足以让人惊艳的美态,虽然风格有所不同,但魅力却惊人的相近! 但不可否认,在气质上,秦墨浓要略胜秦若涵一筹,这是从小就熏陶出来的,秦若涵的确无法比拟,恐怕也就只有王金戈的端庄与妖媚能跟秦墨浓的书香温婉一较高下了!不过秦若涵在气质上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怎么了?难道你还有别的想法吗?被我陈六合看中的女人,在这个世上除了我以外,我敢保证,别人不敢碰!所以你还是乖乖认命吧!”陈六合笑道。 秦墨浓翻了个娇媚的白眼过去,道:“以前还没发现,你除了无赖之外,还有这么霸道的一面啊?”语态中尽显甜蜜。 “这还仅仅是我的冰山一角罢了,以后你会发现,我在某些方面,更为霸道!”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眼中的暧昧神色已经把他的龌蹉心意暴露无遗。 秦墨浓再嗔一口,没好气的把陈六合从椅子上拉起来,道:“赶紧让座,我上午还有一节课呢,再不备课,我该出洋相了!到时候我非饶不了你!” 陈六合很老实的起身让座,她俯首在办公桌上工作,陈六合坐在待客沙发上抽烟,谁也没说话,很安静,气氛也很温煦,仿佛两人共处在这样的氛围中,都很满足! 殊不知,秦墨浓的内心其实并不平静,她看似在整理讲课内容,其实内心却是有些紊乱,脑子里一直回放着陈六合的那句话。 我愿意用下半辈子的柔情,用在你们身上赎罪! 你们?这两个字眼就像是一根针一样扎在秦墨浓的心底!但做为一个聪明的女人,她是不会在这样的问题上死缠烂打胡搅蛮缠的! 她只会把这样的心思放在心底,想着想着,她的美眸中微微一凝,闪过一抹强势!你们指的是谁?是那个秦若涵还是远在京城的那个所谓第一美女? 她心藏磅礴,她不认为有哪个女人能够威胁到她!当然,除了那个让她都保持三分崇敬的女人,沈清舞! 无所事事下,陈六合来到书柜前,胡乱翻看了一些书籍,这些书籍都有些年头了,但保存的都很新,从这个细节就能看出,秦墨浓是个很严谨的女人。 “我很想知道,岳父大人那边是什么样的态度?”陈六合没头没尾的道了句。 “你觉得呢?”秦墨浓抬起头,看了陈六合一眼,也懒得去跟陈六合在文字游戏上较劲,岳父就岳父呗,摊上一个这么脸皮厚的男人,有何办法? “我觉得应该是一斥二骂三强制!”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 秦墨浓翻了翻白眼,道:“你既然都这么有自知之明了,还问我干什么?存心找不痛快啊?” 陈六合翻着一本资治通鉴,他漫不经心道:“看你的样子,好像一点都不担心?就不怕你那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老子怒拆姻缘普啊?” “这不应该是你该担心的事情吗?我干嘛要去担心?能不能把我从秦家娶出来,就得看你的本事了!况且那么多人喊你狂人,你也做过那么多人神共愤的事情,也不差这一桩吧?”秦墨浓浅浅笑道。 闻言,陈六合失声笑了起来,玩味道:“你倒是对我很有信心,就这么相信你家老爷子不能阻挡住我的步伐?” “我秦墨浓看上的男人,顶天立地!事实也足以证明,你的确顶天立地,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秦墨浓语气肯定的说道。 陈六合摸了摸鼻子,道:“看来你对我的过往有了一定的了解,不怕吗?” “人不招妒是庸才,你的仇人越多,越多人恨不得把你挫骨扬灰,就越能证明你的存在价值!我的男人要是太平凡了,那才是我该害怕的事情!”秦墨浓理所当然:“况且,我始终相信,你能扛起沈爷爷这块招牌,老沈家还没倒呢!” “有句话当真有理,沉浸在爱情中的女人总是盲目的!”虽然这么说着,但陈六合脸上的笑容却是异常的灿烂! “盲目一点有什么不好的吗?太理智也反而太累!何况我也是理智的盲目,你有让我盲目的能耐,我愿意被你一叶障目!这辈子都愿意!”秦墨浓道。 陈六合欣然点头:“那就这辈子都对我盲目一点!不过有一点我要强调一下,你不是被一叶障目,而是被一座巍峨山岳挡住了视线!” “臭美!”秦墨浓挑了挑一双秀丽娟眉,一脸的骄傲与自豪,来自这个男人! 陈六合淡淡一笑:“跟聪明的娘们说话就是省劲!不愧是仅仅用了六年时间就从一个小学校长升迁到杭大副校长的传奇才女,六年来你的升迁不亚于乘坐云霄飞车,令人咂舌!” “这里面固然有你父亲的影响在里面,但跟你自身的综合素质与敏锐的政治嗅觉也有着脱不开的干系!你在教育事业上做出的贡献不可抹杀!仅仅那几篇有关于教育方针转折的论文,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陈六合缓缓说道。 秦墨浓一边低头备课,一边说道:“少在那拍马屁了,我只能算得上是运气背景大过实力罢了,况且我这个副校长,水分太足,底子太薄!” 陈六合笑骂一声:“过度的谦虚可就是虚伪了!”顿了顿,他道:“知道清舞是怎么评价你的吗?教育界的一股新流与清流,情商和智慧成正比!二十年甚至是十年之后,你很可能成为教育界最年轻的女大佬!” 秦墨浓一楞,旋即笑道:“清舞那丫头这么评价我的?”

下一篇   第0520章 老坑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