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1章 实力偶像派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51章 实力偶像派

我的儿子,我教不好,外人来帮我教? 李伟听到这话,心中的怒气往脑门直窜。 多少年了?自从他两年前升到正处级以后,有多少人不敢这么跟他说话了? 他这个级别虽然在省会城市并不算太过起眼,但仅仅四十五岁不到的正处级,拖出去也绝对是个人物了,即便他只是在某个局里当着没有实际权威的三把手。 可要知道,如果把他丢到某个县里,他可是比县长级别还高半格的! 他也算是中年得志,平常领导当惯了,猛的碰到一个刁民,他的怒火可想而知,打的还是他心肝宝贝的独子! “我看你简直是活腻了,目无王法!”李伟疾言厉色的冷喝道。 陈六合一身农民工的打扮,让李伟心中瞬间有了准确定义,这就是一个无权无势、恐怕连书都没读过几天的愣头青。 他压根就没把陈六合放在眼里,心中只想着怎么能整死眼前这个敢把儿子打成重伤的狗东西。 陈六合冷笑连连,面对一个或许算有些身份的官员,他丝毫不弱下风:“你倒是放得开,这么不加掩饰的帮亲不帮理?你什么情况都没问,就给我按上一个目无王法的帽子,够狠啊。” 李伟沉声道:“还需要问吗?不管天大的纠纷,你动手伤人就是错,现在我儿子被你打成这样,证据确凿,你不是目无王法是什么?还想狡辩?” 陈六合嗤笑一声,平淡道:“他出言不逊,不该抽吗?真说起来,抽他都算轻的,我心中的气还没消呢,要知道,吃亏的是我们才对。” 陈六合的话把几人都气笑了,一名女孩道:“你还真不要脸,把人打成这样你还吃亏?” 陈六合理所当然:“我们当然吃亏了,亏大了,他骂我们能让我们心痛,是对我们人格上的侮辱,伤及灵魂,而我打他只能让他肉痛,你说谁吃亏?” 这句话一出,竟让所有人无言以对,就连沈清舞的嘴角都勾起了一抹微不可闻的弧度,哥这才是真正的谬论诡辩吧? “伶牙俐齿!”李伟暴跳如雷,指着陈六合,强忍着想要动手的冲动,喝道:“我不管你有什么理由,这件事情绝对没完,我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算不算是威胁?你的意思是要仗势欺人呗?”陈六合一脸玩味。 “哼,先不说你把我儿子打成重伤是事实,就算我真仗势欺人了又怎么样?就你们两个这种货色,敢惹到老子头上来,老子分分钟整死你们!” 陈六合说道:“真的好威风,那我倒是想看看你能怎么整死我们了。” 李伟冷笑着,没把陈六合的气定神闲放在心上,他只认为对方是故作镇定,他不相信一个骑着三轮车,穿着低廉服饰的青年,会有什么来头或什么能耐。 这样的人他见多了,都是活在最底层苦苦挣扎的人,或许解决三餐温饱都是个问题,跟他的身份比起来,简直有天壤之别。 这绝对属于只要他轻轻动根手指头,就能轻易碾压的角色。 李伟冷冷瞥了眼陈六合与波澜不惊的沈清舞,他没再呵斥,而是对着身后的几女道:“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你们先把如峰送到医院去救治。” 惩治陈六合是势在必行,不过他更担心他儿子,必须要尽快送去医院。 几女连忙点头,上前去搀扶陷入昏迷的李如峰。 众人都觉得李如峰早该送去医院了,那满头的鲜血看着都渗人,送晚了还真可能落下什么严重后果。 却不曾想,那个骑三轮车的落魄青年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疯狂,这个时候突然再次开口了。 “我说过能让他去医院吗?”陈六合的声音平淡如水。 这句让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振,讶异的看着陈六合,不知道这家伙想要干什么?人都这样了,还不送去医院?疯了吧这是,真想搞出人命? 李伟更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恼火的看着陈六合:“你说什么?” “没听清?那我再说一遍。”陈六合重复:“我说过能让他去医院了吗?” 李伟火冒三丈,怒气冲天道:“小畜生,你今天是不是想找死?”为了公众形象,他自认为自己已经足够隐忍了,可没想到眼前这家伙得寸进尺。 陈六合轻轻摇头,淡淡道:“让你儿子还有那几个女人跪到我小妹面前去给她道歉,我小妹若是高兴了,我或许会让他们离开,不然,一个也走不了。” “哥......你知道的,我并不在乎。”沈清舞开口了,声音灵动如清泉。 陈六合回过头,咧嘴一笑,眼中是一抹让沈清舞都不敢抗拒的执着,没有人在欺负了沈清舞之后还能全身而退的,只要有他陈六合在的地方,这种情况绝不可能发生,无论你是谁! 陈六合扫视着对方几人:“本来你们这种人,不配有尊严,但既然我小妹开口了,那我就给你们留点颜面,跪就免了,我小妹不稀罕,都滚过去道个歉吧。” “小畜生,是你疯了还是我听错了?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李伟气得眉头都在抽搐,怒到极点。 “这是你们唯一的选择。”陈六合冷若冰霜。 李伟不去搭理陈六合,对那几名愣住的女孩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如峰送去医院,不用理他,我倒想看看他今天能不能翻天!” 几女就要把李如峰从引擎盖上抱下。 就在这个时候,陈六合嘴角微微一挑,猛的一拳轰在了保时捷的车门之上。 “轰!”的一声巨响,整个车身都在剧烈摇晃,而那车门,竟然整个都凹陷了下去,车窗的高级玻璃,都被震碎了,整个车门竟被陈六合这一拳轰得报废! 静,全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寂静,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那一幕,内心深处除了震撼就是不敢置信。 这是什么样的力道?一拳把整个车门都轰得报废了?看到那车门惨不忍睹的样子,所有人的心中都在颤抖。 几秒钟后,倒吸凉气的声音接连响起,他们看向陈六合的目光中都不由自主生出了一种恐惧与畏惧。 这家伙还是人吗? 这算不算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就这样一个从来都毫不起眼的家伙,竟然会是这种狠人牛人! “太恐怖了,这家伙不是人啊!”人群中,有学生骇然。 “偶......偶像啊......这特么比电影上的画面可精彩多了!” “这......尼玛,这家伙的拳头是钢筋铸的吗?比车门还硬?要知道那可不是国产塑料车,那可是全进口保时捷啊,我的天......容我膜拜三秒钟,我凌乱了。” 不光是围观群众不可思议,惊为天人,离陈六合最近的李伟等人,更是已经吓傻了,他们甚至能感受到刚才那一瞬的凌厉劲道,能真切感受到那一瞬的震撼。 陈六合跟个没事人一样,冷冷的看着李伟等人,慢吞吞说道:“我说过的话,从来都能做到,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当当出头鸟、过河卒。” 李伟满脸震惊,眼中多了一抹心惊,而那几个女的,回过神来第一个反应就是尖叫,逃一般的后退,没人敢去碰李如峰一下。 她们不敢想象,如果刚才那一拳打在她们的身上,她们会成什么样子? 这一刻,她们似乎才后知后觉的多了一种恐惧感,她们不知道她们今天到底惹上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她们第一次为自己的嚣张行为感到丝丝后悔。 “你......你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你故意拖延我儿子的治疗时间,你是在故意伤害之后还要故意杀人,你这是令人发指的目无王法!”李伟显然也被吓到了,语气都有些颤抖。 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他现在就是这么个心态,他不怕陈六合,但此刻却畏惧陈六合,因为他害怕这个青年不讲理,他的拳头又太可怕。 他现在才开始后悔自己来的时候为什么不多带几个帮手过来,他本以为这只是一场普通的纠纷,凭他的身份只要一出现就能震慑全场,可他想的完全错了。 陈六合风轻云淡:“不用动不动就给我扣大帽子,我既然敢这么做,就足以证明我并不害怕,你要真说我目无王法也行,如果王法不能给我主持公道,那我不介意用我的拳头来代替王法。” 这席话说的平淡,却是气势如虹,听得周围学生都禁不住气血上涌。 用拳头代替王法,这是何等霸道! “你真是一个疯子!”李伟咬牙怒斥:“我不怕告诉你,我儿子这个伤势,至少也够得上三级重伤,你就给我乖乖等着三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吧。” “这还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你再拖延了我儿子的救治时间,万一让他出了什么事故,我要你不得好死!”李伟威胁。 “像你这么说的话,我难逃一劫了?既然都逃不过牢狱之灾,那对我来说,打出一个三级重伤和打出两个三级重伤是不是都没什么区别?”陈六合冷言。 李伟心脏一抽,下意识的后退几步:“你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