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11章 我说话算话!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511章 我说话算话!

菜上齐了,席间,气氛也是异常压抑,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的心情,都在想着即将会发生的事情,如果真除了什么意料之外的情况,他们该如何自处? 唯有陈六合,模样轻松,跟邱英杰和秦若涵时不时的小声交谈几句。 看了看挂钟,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陈六合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唇。 也恰巧就在这个时候,包间门被人敲响,一声请进,门被推开,一名灰头土脸的中年男子第一个被人推了进来。 定睛一看,众人哗然,这人不是刚才嚣张离去的章永贵还能有谁?只不过他现在俨然没了刚才的威势与庄严,一头整齐的发丝也变得凌乱,脸上甚至都有几块淤青,明显一副被人收拾过的狼狈模样! “章厅,你怎么了?这.......”冯威猛然起身,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一转眼,高高在上的章永贵就变成这样了?还真的回来了! “不想死的就给我老老实实坐着!”不等冯威上前搀扶章永贵,几名黑衣壮汉就从门外跟了进来,人不多,才三个,但各个凶神恶煞,一看那气质,就知道绝不是善茬,肯定是做过恶事的狠人! “你们是什么人?连章厅都敢动,我看你们是活腻了吧?”冯威惊声道。 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一脚踹到在了地下,紧接着不等他发火,一把漆黑的手枪就顶在了他的脑门上,吓的冯威差点没把心跳到嗓子眼,登时脸色煞白。 “乖乖闭嘴,不然手枪容易走火!”王金彪的得力手下冷冰冰的说道。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傻了眼,嘴巴长得老大,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不等他们回神,领头的那名黑衣汉子就直径向陈六合的座位走来,而他带来的手下则是提着章永贵一起跟了过来。 “六哥!”王金彪站在陈六合身前,低头恭敬的道了声,还不忘对着秦若涵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但那双眼睛,却是不敢在秦若涵身上过多停留。 这一下,众人才恍然大悟后知后觉,心中不禁暗自连吸凉气,原来这几个凶神恶煞的黑衣人,是陈六合的人! 打量着王金彪,陈六合嘴角含着笑意道:“身上的伤好了?什么时候出院的?”半个月前王金彪的势力配合那帮亡命徒的确是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但王金彪并没有亲自出手,都是由他手下的得力干将全权代表。 “出院三天了!伤口都不致命,正在愈合,没有大碍!”王金彪恭声说道。 点点头,陈六合道:“你办事仍然很有效率。”说罢,他就转头看向被推搡到眼前的章永贵,道:“章厅,怎么样?我刚才就说了吧?我会让你回来的!而且是跪着回来!” 这句话语刚落,都不用陈六合再多嘴,王金彪的手下直接一脚踹在了章永贵的腿弯上,章永贵噗通一声跪在了陈六合面前! “陈六合,你好大的胆子,你已经无法无天了!今晚你有本事就把我弄死在这里!只要让我活着离开,我保证,我一定会把你送进去!就凭你今晚对我所做的恶行,就足够你把牢底坐穿了!” 章永贵满脸愤怒的骂道,挣扎着要站起身,但是被王金彪的手下直接按到在了地上,怎么也无法动弹,只能一脸凶怒状的瞪着陈六合。 “是吗?你有那么大的本事吗?看样子你并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有多么危险!”陈六合淡淡说道:“你以为今天我让王金彪把你绑过来,仅仅是因为我们暴力行凶吗?当然不是,我哪里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公然绑架一个高官啊?” 王金彪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本本递给陈六合,陈六合打开随意翻看了一下,脸上满是戏虐的笑容,轻声道:“章大厅长,看你一表人才人模狗样的样子,没想到你暗地里这么黑啊!光是你跟黑蛟帮曾经的暗中勾结,就让你涉及了至少两个亿的资金,啧啧!真是大手笔!猖獗胆大心更黑啊!” 闻言,章永贵脸色巨变,暴怒道:“陈六合,你他吗的别在那放屁,少血口喷人!你别以为勾结了王金彪的黑恶势力就可以为所欲为!我饶不了你!” “呵呵,到这个时候还想狡辩吗?如果我不是有依据的,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呢?”陈六合对王金彪的手下摆摆手,对方把章永贵松开,陈六合直接把本本丢在了章永贵的身前,道:“你自己好好看看,每一笔,每一笔的日期,甚至是怎么送到你手里的,是现金还是转账,都记载的一清二楚,有理有据!” 章永贵看着手中那个账本,脸色顿时变得无比煞白,神情阴晴变换,惊恐交加!他心中更是翻江倒海,就差没魂飞九天! 陈六合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似乎能猜透章永贵的心思,陈六合淡淡道:“我怎么会有这个东西?很简单,这可是你的好伙伴七爷亲自记录的!你的胆子真的够大!赤果果的贪赃枉法!连黑蛟帮那些贩、毒和走私军火得来的黑钱你都敢收!你说你有几个脑袋够掉?” 陈六合俯视着章永贵,讥讽道:“章厅,你觉得我如果把这个账本交给有关部门,你会落到一个什么样的下场?身败名裂是小事吧?挨几颗枪子我看都够了!还有,如果你一旦倒台了,以前跟你有过节的那些人会放过你的妻小吗?” “啧啧,家破人亡啊!”陈六合笑着说道。 “放屁!陈六合,我草泥马!你陷害我,你这是血口喷人!这些东西都是你蓄意捏造的,这全都是你做的伪证,你想玩死我吗?没那么简单!陈六合,我告诉你!没那么简单!”章永贵像是疯了一样的怒骂,把手中的账本撕得稀巴烂。 陈六合戏虐的看着疯状章永贵,嗤笑道:“你以为撕毁了账本就能安然无恙了吗?刚才给你看的,只是从原本中抄录下来的副本罢了!至于上面记录的资金交易到底是真是假,你心里比谁都清楚!” 作者大红大紫说:今天就两更了,大伙不用等,偷闲赶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