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6章 办公室风情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506章 办公室风情

捏着下巴上的胡渣子,陈六合忽然露出了一个轻笑,不得不说,慕家的确是够聪明,选择在这个风口浪尖对他表明立场和诚意! 这样的情况下有几个好处,一来是能够顺理成章,他陈六合刚帮了慕家一个天大的忙,他慕家与陈六合结盟,当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谁也无法诟病! 二来,也是能够给陈六合带来一种慕家在对他伸出援手的感觉!虽然不至于雪中送炭吧,但肯定要比锦上添花强了不少! 在这样的情况下,陈六合就更加要念慕家的好,到时候所能让慕家得到的利益也毋庸置疑的会更多一些! 至于卢啸塚那边,不是慕家不忌讳,而是慕家现在也别无选择,如果错过了这个绑在陈六合身上的机会,那么慕家的份量就会轻很多,甚至这一场精彩的博弈,他们都无法入局!只能干巴巴当个旁观者,利益得失与他们无关! 而最终的结果就是,无论是乔白两家赢了陈六合,亦或是陈六合让杭城的格局地动山摇,慕家的地位都会受到冲击,这是毋庸置疑的! 何况还是那句话,陈六合对慕家有恩,慕家完全可以说这是在报恩,到时候就算卢啸塚真的对陈六合不利,怪罪下来,慕家也有理由可以为自己脱罪! 如意算盘打的飞起,陈六合轻笑一声,杭城四大家族别看没什么太大的建树,甚至一走出江浙就没有什么招牌可言!但却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啊! 收回思绪,陈六合回头看了眼秦若涵,却发现秦若涵正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脸颊上浮现着两抹醉人的红晕,美艳难收,像是看到了什么羞人的画面一般。 “老板,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想看你就明说啊,我可以跟你分享啊,偷偷摸摸翻别人的电脑,可不是什么光彩的行为。” 陈六合来到秦若涵身后,看着电脑上那些不堪入目的图片,他嘴角挂满了戏虐的笑容,这些可都是他珍藏下来的珍贵资源。 陈六合突如其来的声音把秦若涵吓了一跳,她眉目寒春,艳若桃花的瞪了陈六合一眼:“大流氓,你太龌蹉了,电脑里竟然收藏着这样恶心的东西。” “恶心吗?我怎么感觉春意盎然呢?”陈六合俯身靠在秦若涵的香肩上,嘴唇贴在她那娇嫩欲、滴的脸颊,气息吹打在她的鼻尖。 “大坏蛋,你又想干嘛?别动歪心思,这可是办公室,被人看见,我们两个以后就不用见人了。”秦若涵的娇躯一颤,紧张的抓住了陈六合想要使坏的魔爪,赶忙把电脑屏幕显示的羞人图片全都关掉。 “办公室风情,多刺激啊?”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一脸的调戏之色。 “臭流氓!”秦若涵羞赧的瞪了瞪美眸,没好气的把陈六合的手掌从自己的峰峦上拍去,旋即站起身,把他推在老板椅上坐下,满脸温柔道:“老老实实坐着,我帮你按按太阳穴。” “六子,天天跟那些高山仰止的老狐狸大家族斗智斗勇,一定很累吧?”秦若涵修长柔嫩的手指在陈六合的太阳穴上轻轻揉动。 “累倒是不至于,不用把他们想的太神!他们也是人,只不过是思维方式更加缜密一些罢了!其实在哪个层次都一样,想要不被别人算计,就要想的比别人更多一些!能做到五十步看百步,当然是最好了!”陈六合随口说道。 “有时候真不知道你脑子装的是什么,成天嬉皮笑脸,却对什么事情都胸有成足,要我说,我的小男人比那些老狐狸还狐狸。”秦若涵娇嗔了一声。 “不这样,怎么能活到今天?又拿什么来保护你这样的大美女?”陈六合笑着,伸手一拽,秦若涵就娇呼一声的坐入了他的怀中。 看着陈六合那张令她着迷的脸庞,秦若涵有些动情,顾盼生辉,脸颊泛红:“六子,你为什么一直都不肯要了姐姐?” 闻言,陈六合微微一怔,笑了笑,道:“就这么迫不及待了?不着急,难不成你还能跑出我的五指山不可?” “你给我始终留了一份余地,就让我心中始终无法彻底踏实下来。”秦若涵趴在陈六合的怀里,轻声诉说。 陈六合抚摸着她的发丝,缓缓道:“不要胡思乱想,不管我们有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你这辈子想要从我身边逃开是不可能了!机会我已经给过你好几次,是你自己非要傻乎乎的飞蛾扑火,你已经没有了再次选择的机会,乖乖认命吧!” 秦若涵的俏脸上绽放着醉人心扉的笑容,用力的点着脑袋,她才不想要任何机会呢,这辈子也不要陈六合再次给她选择的机会,因为她早就认定了! 她和陈六合从认识到现在,仿佛都充满了戏剧性,从最开始的厌恶,到渐渐的好奇,直到最后的沦陷,回想起来如梦似幻。 陈六合帮了她,她却把自己的全部都输给了陈六合!输的心甘情愿,输的毫无怨言,输的彻彻底底! “晚上有什么安排吗?一起吃饭?”陈六合轻声问道。 秦若涵满脸雀跃,但想到了什么,又是遗憾的皱了皱眉头,说道:“今晚可能不行,有一个重要的饭局一定要去的!” 陈六合看了她一眼,打趣道:“有什么饭局比跟你男人吃饭还重要啊?” “是我们商会宴请省土管局的一位大佬,你知道,想要染指中大型地产行业,必须要跟这样的牛鬼蛇神打通关系......”秦若涵说道:“商会内的所有核心都会到场,今晚必须把这个大佬拿下,我这个副会长如果都不出席,太不好了。” “呵,这的确不是小事了!那行吧,正好我也闲着,晚上陪你一起去长长见识。”陈六合笑着说道。 闻言,秦若涵脸色一喜,道:“真的?”她可是知道,陈六合对那样的饭局非常不感冒,这也是她很少让陈六合陪她出去参加酒宴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