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7章 如你所愿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497章 如你所愿

“呜!”青年吃痛的倒抽凉气,捂着大腿打滚,嘴中说道:“敢开枪打卢啸塚的儿子,哈哈,你不死全家都说不过去了!” 此情此景,陈六合当真有些无言以对,这家伙的疯癫程度出人意料啊,不过他的脸上很快就变得无动于衷,甚至是冷漠。 “跟我玩狠的是吧?恐怕你找错人了!”陈六合一脚踩在了青年的枪伤上,顿时让青年发出了杀猪般的嘶吼声。 “你要玩,我们就来好好玩玩!卢啸塚是你爹是吧?今天你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死在这里,我满足你的愿望,让你尝一尝高空坠楼的感觉!第二条,是让卢啸塚亲自出面来救你!” 陈六合满脸的冷笑,跟他玩狠的?这个神经质的青年恐怕还真不够资格!他陈六合一旦动怒,发起狠来,那是能让小半个京城的人都抖三抖的存在! “大......大叔......”惊疑未定的慕青烈站起身,呐呐的看着陈六合,眼中盛满了惊骇:“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知道!”陈六合冷漠的说道,拽着青年的头发把他拖到了窗边,地面上都拖出了一道猩红的血痕! 慕青烈一点都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眼中的恐慌愈发浓重,她颤声道:“你既然知道,还这样做?跟他玩,我们玩不起啊,慕家兜不住,我更兜不住!” 慕青烈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娘们此刻只剩下惊惧,她没想到陈六合的胆子这么大啊,会把事情闹到这样一个地步,她的本意只是想让陈六合来把她救走,没想过陈六合会对这青年动手,甚至在互相玩狠! “嘎嘎,听到没有?她在害怕啊,我爹是卢啸塚啊,你们都要怕我啊,哈哈。”此情此前,沦落到这般下场,青年却还在笑,脸上的表情根本就难以形容出来,心理扭曲不过如此。 “这件事情不用你们扛!”陈六合淡然说道,把窗户上的窗帘整个拽了下来。 “那你......怎么办啊......”慕青烈颤声,都哭了出来,她真不知道让陈六合来帮忙,是好还是坏,这件事情该如何收场?陈六合这样会把他自己害死的,或许陈六合根本就不清楚卢啸塚在杭城拥有什么样的地位与实力! “你们慕家扛不起的事情,当然是我自己来扛!”陈六合嘴角勾起一抹冷厉,卢啸塚的名字陈六合不是不知道,他在杭城待了这么久,在这里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也不可能不知道杭城最厉害的那几个人是谁! 说实话,陈六合也并没想过要跟卢啸塚交恶,没想过要跟那几只最大的地头蛇有什么纠纷与往来! 但事情既然找到头上来了,他陈六合也不是个怂包!今天晚上他自认为已经给足了这个青年的面子,可对方根本就不兜着啊,对待这种人,陈六合自然是秉承了一贯的做法!不要脸,我就把你的脸皮撕下来,别要了! 好说不听,非要跟我不死不休?那好吧!我们就来玩玩!看谁更狠,看谁更凶啊!要说害怕?陈六合还真不觉的有半点害怕可言! 他所做的狂妄事多了去了,多做一件又算得了什么?! 一手抓着窗帘,一手把还在狞笑的青年提了起来,他把青年丢在了窗户口,把窗帘递给他:“抓着。” “你要干什么?你他吗神经病啊?我是卢啸塚的儿子!”青年看着窗外十多米高的高空,一阵炫目,双手死死抓着窗户,似乎这个时候才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陈六合轻笑道:“我知道你是卢啸塚的儿子,我也知道卢啸塚是谁!别他吗再给我强调了!没什么卵用!” “你既然都知道,还敢这么对我?你这个疯子!”青年脸上出现了惊慌神色,不再是那种神经质的惊慌,而是真的有些害怕了,他这个时候才看出来,好像眼前这个跟他一样疯的青年并不怕他老子卢啸塚! “是啊,你才看出来我是疯子啊?你那点疯劲在我面前可小儿科多了,我出来发疯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陈六合露着人畜无害的笑容,伸手把青年往窗户外推去:“你确定你不抓着窗帘?不抓的话我就直接让你自由坠体了!” “去你吗的,来啊,有种弄死我啊!”青年发疯般的嘶吼,狞笑:“我不怕!我爸会杀了你全家!” 陈六合没有再跟他废话,手掌一用力,就把青年推出了窗口! 看着青年活生生的被陈六合推下了高楼,慕青烈发出一声惊呼,手掌用力的捂住了嘴唇,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陈六合简直是疯了!如果这青年死在了这里,那么别说她和陈六合都得陪葬,就连她身后的慕家,也要跟着陪葬!闯大祸了! “放心,他暂时还死不了!”陈六合冷笑的道了声,探出头,看着死死抓着窗帘,被吊在半空中的青年,他道:“原来你也怕死啊?你不是想尝尝当超人的滋味吗?现在主动权在你的手中,放手,你就可以当超人了!” “救我......救我,求求你拉我上去啊,我不想死啊,我不杀你全家了!”青年痛哭了起来,一脸的惶恐无度,尿都下出来了,浸湿了裤子! “那怎么行呢?你爹是卢啸塚啊!只有人怕你,什么时候你怕过别人了?”陈六合嗤笑一声,不理会青年的哭喊,把窗帘的另一头绑在了窗户口上。 “你就在这里好好吊着,千万记住,要抓紧啊,万一摔死了我可不管!”丢下一句话,陈六合就不再去理他,返回包间内,看着地下那些惊魂未定的保镖:“老老实实给我在地下躺着,别动什么歪心思,不然我不介意留几条人命下来!” “陈六合,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慕青烈惊惧的对陈六合说道。 “这不是你闯下来的祸吗?现在问我想怎么样?”陈六合斜睨她一眼。 “可......”慕青烈急哭了:“他可是卢经纬!卢啸塚的独子啊,今晚你这样整他,卢啸塚不会放过你的!你到底知不知道卢啸塚是谁?”

上一篇   第0496章 心理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