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5章 神经质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495章 神经质

对待慕青烈这个小娘们,陈六合多少还是做不到冷血无情的,毕竟是一个熟悉的人,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再加上他对这个疯疯癫癫的女孩印象并不差。 虽然他杀人如麻,冷漠的时候可以令人发指,但他并不是真正的冷血啊! 仅仅用了几秒钟的时间,陈六合就来到了五楼,双脚踩在软绵绵的红地毯上,快速寻找着999包间。 “砰!”几秒种后,陈六合一脚踹开了999包间紧闭的大门,包间内的一幕让他的神色赫然一凝,眼中有厉色闪烁。 只见偌大的包间内伫立了十多个人,清一色的黑西装大汉子,而在包间靠窗口的地板上,慕青烈这个小娘们正被两个黑西壮汉死死的按在地下。 一个青年正骑她的身上撕扯她的衣服,纵然她在奋力挣扎,在惊叫连连,就像疯了一样在反抗,可是在两名壮汉的控制下,她却不能动弹分毫。 她的上身衣服被撕扯得破烂不堪,已经露出了里面白花花的嫩肉,并不算高耸但是很挺拔的峰峦若隐若现,不过好在又粉红色的文胸遮掩! 而她的下身短裙,也被掀至腰间,露出了白色的打底裤,一双踩着休闲鞋的大长腿正在胡乱踢蹬。 陈六合的破门而入,显然打断了包间内的紧张氛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慕青烈歪头看来,梨花带雨却不曾抽泣的她立即大叫:“大叔,救我!” 这时,青年也回过头来,平淡无奇的打量着陈六合,陈六合也同样在打量着他,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相貌平平,但身上似乎有着一股子阴气,略显苍白的脸上更是蕴含着一抹阴鸷之色。 青年只是轻轻看了陈六合一眼,就不予理会,仿佛根本就没把陈六合放在眼里,他回头看着慕青烈,狞笑道:“救你?今天谁他吗救的了你?谁又敢来救你?叫你爸慕建辉来试试!” 说着话,青年的手掌拽着慕青烈的衣服狠狠一拽,“嘶啦”一声,慕青烈的衣服被整个撕烂开来,只穿着文胸的赤果上身彻底暴露在了空气当中。 “慕家人就了不起是吧?慕家人就敢跟老子嚣张是吗?老子今天就要草死你这个慕家的大小姐,活活把你干死!”青年拽起慕青烈的长发狠狠在地板上砸了两下,随后就伸手去扒慕青烈的打底裤。 那模样,狰狞而癫狂,看着都让人害怕三分,这是一个疯狂到了骨子里的人! 慕青烈吓坏了,双手死死的抓着打底裤不让青年得逞,她歪头看着陈六合,泪水不断的滑落,嘴中喃喃着:“救我,救我......” 没人理会陈六合,陈六合就像是空气一样站在门边,他也没有做出什么举措,只是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 他已经把这个青年的身份猜到差不多了,也就只有那么三五个背景能够支撑的起这个青年如此疯狂行径,所以不难猜! 他的心里状态倒算不上挣扎,他只是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因为慕青烈,而跟这个青年大动干戈,甚至得罪他身后的家族? 这个青年如果真如他所想,是出自那几个背景之一,那么可不是儿戏,远远比杭城所谓的四大家族要可怕不少! 在这个时候去得罪他们,值不值当?又会引起什么样的连锁反应?这些东西,都是陈六合必须要考虑的事情! 因为他现在可不是一个人,在杭城他已经有了属于他的利益集团,他的所作所为,直接会影响到很多人的走势! 迎上慕青烈那充满复杂的目光,凄凉、无助、祈求乃至绝望,让陈六合的心中滋生出一股不忍,脑中忽然想起自己从国安局走出来的那一晚,这个小娘们站在夜幕中等自己的场景。 陈六合心中一软,叹了口气说道:“兄弟,你这样明目张胆肆无忌惮似乎有点不太好吧?要不你先歇歇?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这样,你要真急不可耐的话,我私人赞助你一百大洋,你去街头小巷先找一个泄泻火气?” 说着话,陈六合还在兜里左掏右掏,可掏了半响,只剩下满脸尴尬,因为他的兜里压根就掏不出一百块钱来,连最起码的诚意都无法表达啊。 青年还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依然骑在慕青烈的身上,回头看着陈六合,嘴角挂着阴阳怪气的笑容,上下打量陈六合一眼:“钱呢?掏出来我就答应你。” “呃......要不咱们先打个欠条?”陈六合摸了摸鼻子说道。 “欠条?”青年放肆的笑了起来,旋即冷不丁的道了声:“把他给我从窗口丢下去!”不动声色间就决定了一个大活人的生死,可见这个青年的猖獗程度! 那十几个保镖对主子的话自然是不疑有他,似乎对这样把人丢下高楼的事情也稀松见惯习以为常,面无表情的上来抓人。 陈六合再叹一声说道:“非要大动干戈吗?其实我今天并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的!给个中肯的意见,不如大家坐下来好好谈谈?” 青年压根就没理会陈六合的话,发出了几声狞笑,趴在慕青烈的身上,去舔吻她那雪白的肌肤,那举动就跟变态没什么区别! “最烦你们这些不讲道理的人!”陈六合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等那些保镖把他围住,他就猛然动了。 陈六合的战力值自然是毋庸置疑的,这是几个保镖虽然训练有素,实力丢在大街上都还算不错,可在陈六合面前却是压根就不够看。 不到十秒钟,这些一个个看似铁塔般的保镖就尽数被陈六合干翻在地,甚至连掏枪都没来得及,想要再爬起来,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了。 这一幕,让得青年停止了侵犯慕青烈的动作,但是他不但没有害怕,反而露出了兴致勃勃的表情,也第一次正眼打量起了陈六合。 “嘿嘿,这可就有意思了,本来以为你是一个不知死活的煞笔,却没想到你还是个有一点点本事的煞笔。”青年舔了舔嘴唇说道。

下一篇   第0496章 心理扭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