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6章 最大受益者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476章 最大受益者

黄百万咧着一口大黄牙,笑起来脸上满是褶子,明明三十几岁的人却跟四五十岁一样,再加上一脸猥琐模样,太不敢让人恭维了。 “六哥,您先等等!”道了声,黄百万赶忙屁颠颠的跑回院子,转眼,就端了个火盆放在门槛前,笑道:“六哥,跨过火盆,你就跨过了火坑,从此顺风顺水,大吉大利!” 陈六合满脸黑线的看着黄百万,黄百万咧嘴笑着:“听老黄一次,我们乡下都是这么说的,我老黄也不信,但这样做了,心里踏实!” 陈六合跨过了火盆,黄百万又拿着一把艾叶在陈六合身上扫来扫去,嘴中还神神叨叨:“晦气散去,此不沾身!” 秦墨浓哑然失笑的说道:“老黄,没想到你这么迷信啊?” “嘿嘿,秦校长,让您看笑话了!老黄就是个活在市井的升斗小民,咱不管举头三尺有没有神明,只求心里踏实!”黄百万说道。 等他做完这一套流程,陈六合才带着秦墨浓来到了沈清舞身边,陈六合握着沈清舞的手掌,道:“这几天让你担心了吧。” 沈清舞眼神直勾勾的看着陈六合,仿佛要把这三天落下的,全都补回来一样,她摇头道:“不担心,就是想你!” “嘿嘿,哥也想你,哥帮你捏腿!”陈六合笑的很开心,跟个孩子一样,蹲在沈清舞身前帮她卖力的捏腿。 这一幕,看的秦墨浓都难免有些妒忌了,她还从没看过陈六合对她这样呢,即便是她的脚扭伤了的那晚,陈六合虽然温柔,但与现在的神情比起来,还是差之千里! 恐怕也只有沈清舞,才能让他这样吧?沈清舞在他心中的地位,恐怕这辈子都没人能够取代!也没人能够比拟,更别说超越了! 看到沈清舞那双清澈的眼眸中流露出一丝丝的柔情与满足,她心中又禁不住的叹了一声,竟有一种心慌意乱,好像是巨大的威胁! 都说女人最懂女人,况且是她这个本就和沈清舞关系要好的女人,她似乎读懂了些许沈清舞不为人知的内心...... 就是这一丝的感觉,就让她内心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 沈清舞的眼神若有若无的在陈六合与秦墨浓身上扫视了一眼,她注意到了秦墨浓的手指轻轻捏紧着,这是一个人紧张时才会下意识露出的细节表现。 聪慧如她,如何会想不到原因在哪?她的眉头不露痕迹的紧了紧,但旋即似然,声音轻缓道:“哥,你和墨浓姐?” 陈六合耸耸肩,坦然道:“你也知道,最难消受美人恩,再说一个大美人的魅力比火炮来的还具杀伤力,反正迟早都要沦陷,哥何必矫情?” “你总是在便宜占尽后,还能这么冠冕堂皇。”沈清舞轻笑一声,秦墨浓也是坦然面对,她本就不是一个小家子气的女人。 再说爱上一个如此优秀的男人,和这个男人在了一起,又有什么值得羞赧的吗?不但不会难为情,反倒让她觉得是一件能让她非常骄傲与自豪的事情! “我早就说过,这是宿命。”沈清舞浅笑说道。 陈六合宠溺的刮了刮她的小鼻子,道:“我知道了,小妹是最伟大的预言家!” 秋日的下午,并不炎热,虽然艳阳高挂,但并不毒辣,反倒有些让人暖心。 院中四人,陈六合蹲在地上不厌其烦更不嫌累的帮沈清舞捏着没有知觉的腿脚,秦墨浓坐在沈清舞的身旁。 她艳光四射、魅力无双,但竟诡异的不能压下沈清舞的光芒!单轮相貌,沈清舞不如她美丽,但沈清舞似乎比她更醒目,因为她有着无与伦比的超然气质! 黄百万则是蹲在很远,都快到了墙角,嘴上叼着一根烟,但没有点燃,埋头苦啃着一本做满了娟秀笔记的书籍,如获至宝! “哥,这次虽然有惊无险,但也应该让你警惕起来了,并不是世间皆庸人!乔白两家能玩出这么一手,就证明他们还是很懂得动脑!更体现出了他们想除掉你的决心!”沈清舞把话题扯到了这次事件上。 陈六合赞同的点点头:“这次的确是我大意了,让乔家钻了个空子!且不说他们是不是庸才吧,起码这抓机会的时机,就非常不错!”陈六合手中的力道恰到好处,不轻不重:“虽然不至于让我阴沟翻船,但的确是个教训!” “哥,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我觉得这次事件对你来说不是坏事,你蛰伏了这么久,也是该头露峥嵘了!”沈清舞说道:“这次你展现出来的铁腕,足以让很多人吃惊,不说他们怕不怕你,起码能把他们吓一大跳,要重新审视你!” “也更加坚定了他们要杀我而后快的决心啊。”陈六合笑着加了句。 沈清舞不予理会,自顾自的说道:“乔白两家做梦都想不到,这件事情的发生,最大的受益者会是你吧,你可谓是赚了个盆满钵满!” 陈六合笑问:“怎么说?” “秦家的态度与京南军区那边的态度,还不能够说明一切吗?如果不是这一次的危机,恐怕哥和秦家与京南那边,还会有很长一段的朦胧期,谁也不会轻易试探谁!这次事件突如其来,不得不让这张薄薄的隔膜被加快捅破!” 沈清舞慢悠悠的说道:“明确了京南军区和秦家的态度,这就是你最大的收益啊!虽不能证明他们就一定站在你这边,可起码能够给人一种拿捏不定的模糊感,会让很多事再三斟酌,多少会有所忌讳!” “呵呵,听你这么说,我是不是还得提些礼品,到乔白两家去登门道谢了?”陈六合笑嘻嘻的打趣道,不得不承认,沈清舞说的字字在理! “如果你真的去了,不知道乔建业和白流年两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家会不会被你活活气死!”沈清舞摇摇头:“都是被利益熏心的人啊!利益可以贪婪,但万万不可被熏心被蒙蔽,否则看不清脚下的路,只会在错误的道路上一错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