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7章 兄妹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47章 兄妹

回到会所,秦若涵先是找了件衣服给陈六合换上,陈六合才下车走进生意正火爆的会所。 心急如焚顾首翘盼的黄百万第一时间迎了上来,忧心道:“六哥,你没事吧?” 陈六合笑着摇了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担心,事情都解决了。” 黄百万敏锐的嗅到了一股血腥味,他皱了皱眉头,想要去搀扶陈六合,却被陈六合摆手拒绝了。 走进大堂,发现红姐和小媛两人都坐在大堂沙发上,陈六合不禁一笑,把车钥匙丢还给红姐:“完璧归赵,放心,你的爱车毫发无损。” 两女看到陈六合回来,都是激动不已,她们可为陈六合操碎了心,多少次都忍不住想报警了。 “别担心,你们已经没事了,没人能威胁到你们。”陈六合说道,两女连连点头,有些喜极而泣的趋势。 “你们怎么坐在这里?”陈六合有些疑惑的问道。 两女有些尴尬的看了黄百万一眼,黄百万咧着一口大黄牙说道:“六哥,是我把她们留下的,把你带出去却没把你带回来,我不太放心。” 陈六合没有丝毫怀疑,如果今天晚上自己真的出了什么状况,黄百万绝对有胆子把这两个女人整死,而且以他的鬼头鬼脑,至少不下十几种方法。 “有心了。”陈六合捏了捏黄百万的肩膀,随后又对两女道:“今晚的事情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散了吧。” 说罢,他就跟着秦若涵一起走进了电梯,秦若涵只是回头看了红姐和小媛一眼,没多说什么。 来到五楼办公室,秦若涵找来了一个医药箱,陈六合脱去了衣服开始处理自己的伤口。 他的手法自然娴熟,比那些专业的外科医生都要炉火纯青。 用高纯度酒精清理伤口的时候他面不改色,连脸上肌肉都没抽一下,看的秦若涵是大为惊讶,她可是清楚那种锥心疼痛,可这家伙就跟个没事人一样。 除了用变态两个字来形容,秦若涵再没有别的词汇。 眼神又不由自主的飘到了陈六合的满身伤疤上,虽没有第一次看到时的那种震惊与骇然,但依然触目惊心。 不过她却感觉不到任何难看,反倒觉得充满了一种别样神秘的魅力和美感,就像是挂在一个男人身上的功勋章一般,令她痴醉。 只有渐渐懂了这个男人的女人,才会明白他的身上,拥有多么吸引人的特质。 “像今晚这样惊心动魄的恶战,你是不是经历过太多?”秦若涵鬼使神差的问道,内心深处有着一抹心疼。 陈六合擦拭干净伤口,正用白纱布包扎,他不以为然道:“别把我想的太传奇,身上的伤疤只能证明我被别人虐的多,其他的什么都证明不了。” 这样超脱常人的功勋以及非凡的经历,在陈六合的口中却被说的一文不值。 秦若涵显然不相信的说道:“如果是一个打一百个,就算是神仙也不能保证不受伤。” 陈六合哭笑不得的看着秦若涵,这娘们置气的一句话,却还真有点歪打正着的意思。 可想而知,一个女人一旦对一件事情产生好奇,她们的直觉无疑是恐怖的。 在腰间缠好了纱布,陈六合扯开话题问道:“有没有清新剂之类的东西?” 秦若涵一怔:“清新剂?你要干嘛?” 陈六合随口道:“身上血腥味太浓,回去以后小妹能闻得到,刺鼻。” 闻言,秦若涵的心脏似乎都被什么东西轻轻触碰了一下般。 这一刻她甚至都有些妒忌起那个稳如泰山仿佛快要超脱凡尘的女孩,她拥有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沈清舞。 虽然只和那个女孩接触过一次,仅仅一面之缘,但那个女孩却给她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她从没见过一个这样青葱年华的人,会拥有那种泰然与气质,她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心中藏着一片汪洋大海。 也只有在提到那个女孩的时候,陈六合才会流露出一种发自内心的温柔。 其他人,恐怕这辈子都不会拥有这种特殊待遇,哪怕是对陈六合来说,再重要的女人...... 回过神,秦若涵压下心中那丝吃味:“清新剂没有,我办公室倒是有香水,你要是不怕被清舞误会你在外面花天酒地,我倒是可以施舍一点给你。” “只能退求其次了,被那丫头误会总比让那丫头担心来得舒坦。”陈六合免为其难接受了秦若涵的馊主意。 秦若涵的香水很好闻,香奈儿典藏款的,也就拇指那么大的一小瓶,至少得五位数,这娘们倒也舍得修饰自己。 确定了自己身上闻不到血腥味,陈六合才满意的点点头,不过淡淡的香水味还是有些让他不太习惯。 别说女士香水,就是男士香水,他这辈子都没碰过,用他的话来说,他身上的汗臭味,就是最迷人的气味...... 用力嗅了一口,秦若涵忽然娇笑了起来,促狭的看着陈六合:“一个大老爷们喷着女士香水,一定有人会认为你是变态。” “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情怀你不会懂。”陈六合恬不知耻。 顿了顿,,陈六合忽然想到了什么,万分担忧和懊悔的说道:“完了,我身上喷了你的香水,会不会让人联想到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秦若涵先是俏脸一红,旋即有些羞恼的瞪着陈六合:“我都不担心,你一个大男人你担心什么?” “废话,你当然不担心,你想得到我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我一向洁身自好名誉清白,要是被人误会你得到了我,那我岂不是名誉扫地,晚节不保?”陈六合捶胸顿足。 秦若涵抓着扫把对陈六合一阵追打,怒吼声传遍整个楼层:“陈六合,你这个王八蛋!” ...... 晚上回到家,已经是十点多钟了,沈清舞早陈六合一步回来。 她仍旧安静的坐在庭院内乘凉,像她这种女人,颇有股不落世俗不与凡尘为伍的气质。 她习惯了孤独,从来都认为孤独是她最好的伙伴,她也有着如止水般的心境,往往这样一坐,可以一天都不觉丝毫枯燥。 曾经很多人都说,她陈如老酒,安静平和得能让那些几度沉浮深谙修心之道的老狐狸都变得心浮气躁。 因为有些人知道,她最令人可怕的不是那惊人的智商,而是那种惊雷降身前还巍然不动且能令人抓狂的耐心...... 心如止水,便无惧无畏! “清舞,以后不用坐在院子里等哥,有蚊虫。”陈六合笑呵呵的来到沈清舞的身旁。 沈清舞嘴角含着一丝笑意,不疾不徐道:“秦若涵身上的香水味。” 陈六合顿时脸露尴尬,摸了摸鼻子,没有言语,沈清舞又道:“哥,秦若涵或许配不上你,但她更驾驭不了你,她的生活轨迹本该平凡,或许会有些钱,但大体趋于普通,你能改变她的整个轨迹,让她承受些本不该由她来承受的重压,这不一定是好事。” “所以我一直没有让她得到我。”陈六合死不要脸的说道。 “哥,你身上的枷锁太重,太累。”沈清舞习惯性的拽着陈六合的衣角,她这个十三岁开始就从没有用过家里一点资源和丝毫经济的独立女人,在这个世界上只会依赖一个人,那就是陈六合。 也只有陈六合,能让她心安理得的去依赖。 “在赵家怎么样?”陈六合掠过话题。 “挺好,只不过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小孩,难免叛逆。”沈清舞古井无波的说道。 “给你添堵了?”陈六合笑问,能让沈清舞说一声叛逆,可不简单。 “谈不上添堵,都是你七岁之前就玩烂了的东西。”沈清舞说道。 闻言,陈六合笑出了声音,玩味道:“赵家能出这么一个三代?那倒是挺有趣。”这句话不可谓不狂妄,陈六合本就是一个狂到骨子里的人,杭城小小的赵家,能出一个像他七岁之前的三代,是幸。 “是挺有趣。”沈清舞也道,如果被赵家人听到那个成天想着要把天捅破的小兔崽子能得到沈家两个大妖才这种评价,估摸着半夜睡觉都能笑醒。 兄妹两的相处方式有些独特,他们时而沉默不语,时而对话就像猜谜,一句话往往都要让人揣摩推敲才明其意,思维跳跃跨度之大更是让常人难以接受。 或许,这就是妖孽和普通人的区别? 夜深,陈六合把沈清舞推回房间,自己便转身回房。 看着把门轻轻关上才离开的陈六合,沈清舞怔怔出神。 “香水味中夹杂着一丝血腥味,哥你每次撒谎的时候都喜欢摸着鼻尖,你喜欢不拘一格的蹲着,今晚你却从未蹲下,你右臂始终离腰间保持着五公分的距离,这足以证明,你腹部有伤。” “这些虽然都被你极力掩饰,但我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我都知道,但我不说......” 她的声音很低,低到了就算有人站在身旁都无法听清。

下一篇   第0048章 无法低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