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2章 出大事!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472章 出大事!

顿了顿,陈六合继续道:“别的我就不说了,光是一个乔晨鸣,你们解决起来就要费一番手脚,乔晨鸣再不济,也是扎根杭城数十年的人,爬到今天这个位置,必然不容小觑!不是你们想拔就能拔掉的!” “其中自然会有麻烦,但秦家还是能够做到!”秦默书说道。 陈六合笑着摇头,掠过这个话题,道:“为我付出这么多,说说你们的条件!” “陈六合,这次的事情,就当是我们秦家还你人情了!至于事成之后,我希望你跟我妹妹可以保持距离!你自己的情况你比谁都清楚,先不说你那些千仓百孔的烂账!就说你觉得你能给我妹妹幸福吗?” 秦默书冷然道:“我甚至都怀疑你接近我妹妹就是为了想要利用我们秦家!想把秦家拉上你那条破船,充当你东山再起的筹码?痴人说梦了吧?” 陈六合哑然失笑:“看来秦家对我还是不够了解!我陈六合什么时候需要靠女人来为我东山再起了?况且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倒下了?何来东山再起之说?属于我的,我终会拿回来的!” 伸出两根手指头,陈六合道:“既然把话说到了这里,那今天我们就挑明了说!第一,别说我跟秦墨浓现在并不是你们认为的那种关系,即便是,也容许任何人拿任何理由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这不是筹码,不能交易!我陈六合选择的女人,也没有人可以让我打退堂鼓!” “第二!你们秦家虽然是参天大树,但在我陈六合眼中还没有达到那种高不可攀的地步,我也没落魄到要去抱你们大腿的地步!我陈六合有多桀骜不驯,你可以去京城打听打听!想跟我谈条件,你一个秦默书还差了点火候!让秦建军来!” 听到陈六合的话,秦默书竟然反常的没有生气,反倒是笑了起来,他颇含深意的看着陈六合: “你这个狂人,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我问你,你跟我妹妹真的是情投意合?不过老实说,凭你对她做的那些事情,真的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不沦陷啊!他吗的,当初就不该同意墨浓来杭城!羊入虎口!” “少跟我说那些没用的废话!感情上的事情就不许要你们操心了,你们管不了!”陈六合道:“还是说正事,我可以让你们秦家还我人情!不过我有个更好的方法,既不需要你们秦家大费周章,也不会让你们秦家损害名声!” “陈六合,你一直都是这么横行霸道的吗?”秦默书无语的问道,他对陈六合倒是没任何反感,反倒心中有些敬佩这个被传神了的年轻人! 看到陈六合懒得搭理他,他又是苦笑的摸了摸鼻子,才言归正传:“你有更好的办法?那我倒是愿意洗耳恭听了!” 陈六合凑过头,开始跟秦默书窃窃私语了起来。 半个多小时后,秦默书走出了审讯室,脸上挂着一股莫名的惊叹神情。 “哥,谈的怎么样了?”秦墨浓第一时间走上前问道。 秦默书怔怔的看着秦墨浓,旋即叹声道:“墨浓,你看上这样一个男人,真不知道是幸还是悲!” “我相信我自己的眼光!”秦墨浓说道。 “但愿吧!我希望我也可以相信你的眼光!我先表态,对你和他的事情,我仍旧不赞同,但我也不会反对!至于大哥和爸那边,你自行搞定!” 秦默书说道:“不过你也得学会精明一点,小心被他卖了都不知道!” “他要是真舍得把我卖了,我就帮他数钱!”秦墨浓这个无论是涵养还是学识都属于上上之层大才女,一旦认定了一件事情,会比驴还倔强! “你啊......”秦默书无言的敲了妹妹的脑袋一下,道:“放心吧,不出两天,陈六合必然相安无事!” 没有人知道陈六合跟秦默书这半个小时都说了些什么,但秦默书的表情太值得耐人寻味了!更没人知道秦默书心中的惊骇有多深! 陈六合真不愧是当初被称为混世魔王的家伙!更不愧是能跟那些老狐狸斗智斗勇的怪才!名副其实! 秦默书特意从中海赶到杭城来密见陈六合,这件事情自然很快传到了乔家人的耳中,虽然暂且还看不出什么变故和波澜。 但是无疑,会让乔晨鸣心中升起丝丝不安,秦家的能量不容小觑,虽然陈六合这件事情看上去已经没有翻盘的可能,被他们用钉子死死顶在了板子上,就等着受死的那一天!但他还是害怕会出现变故! 无论是他还是整个乔家,都不希望陈六合还有继续活下去的余地! 跟乔建业商讨过后,乔晨鸣决定不再拖延,开始对市局施压,连省厅都直接介入了,陈六合的犯罪事实证据确凿,没有半点可疑之处,无需再审!直接申请上庭法判!定罪执行! 然而就在第二天,事情已经运转起来,陈六合也接到了法院传票、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 乔晨鸣竟然接到了一位省级大佬的传话,字里行间很简约,说的也很模糊,但终归就是一个意思,做事三思后行,不要急于求成! 这是一个警告,让乔晨鸣心中沉甸甸的警告,他知道,这应该秦家开始运作了,在动用浩瀚的关系网给他施压!他瞬间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整整一个上午,乔晨鸣都坐在办公室里,抽了不知道多少根烟,心中一直在斟酌着这件事情的利益得失和可行度! 最终,他咬咬牙!心中做出了决定,陈六合这个心头大患是一定要除,以免夜长梦多!并且为了节外生枝,越快处决越好!就算顶着压力也无妨! 就在他做出了决定的时候,突然,他的秘书急冲冲的跑了进来,连敲门这个步骤都省去了,显然是遇到了什么很紧急的事情。 乔晨鸣深深皱起了眉头:“出什么事了?慌慌张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