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3章 一身正气(求鲜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463章 一身正气(求鲜花!)

付志杰等人恐声喝道:“草,你们怎么可以让行凶重犯就这样离开?你们这是包庇罪犯,也是犯法的,我看你们的酒店是不想开了!” “我们开的是酒店,并不是司法机关,我们没有利用私自抓人,况且什么事情都是你们的片面之词,我们并没有亲眼所见!”经理不客气的说道。 快要走出宴会大厅的陈六合忽然顿足,说道:“对了,停止操办付志杰的婚礼,让与他有关的所有人全都滚出酒店!现在立刻马上!” 说罢,陈六合就走出了大门,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我没有你那么知书达理,也没有你那么心气广阔不拘小节!”陈六合对秦墨浓轻声说道:“不要觉得我心狠手辣冷血无情,那是因为他们做了不可原谅的错事!机会已经给过一次,是他们自己不懂得珍惜!” “原谅......那是上帝应该做的事情!而我们只是一介凡人!所以对待这样的人,我从来都觉得心慈手软是件非常可笑的事情!”陈六合声音很轻。 “嗯,我都懂。”秦墨浓在陈六合的怀里重重的点着头,又轻声道:“他们三个人会死吗?” “他们该死吗?”陈六合抱着秦墨浓走进电梯。 “该!”秦墨浓没有犹豫的说道。 “那你想不想要他们死?”陈六合又问。 “不想!”秦墨浓直接摇头:“他们死了,会给你惹来非常大的麻烦!” “放心吧,他们三个只要及时送去医院抢救,都能捡回一条命,但一个会成为傻子!一个会成为手足无用的废人!一个会成为残疾外加一辈子体质虚弱的废物!” 陈六合淡淡说道:“离这里最近的医院不足五分钟的路程,他们三个只要在半个小时内送去,都死不了!” “你怎么知道周围就有医院的?你又怎么确定他们的伤情?这些都是你早就计算在内的吗?”秦墨浓好奇的问了声。 “嗯。”陈六合轻轻点头,没有多余的废话,可秦墨浓却是张大了一张娇嫩小嘴,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她仿佛又多认识了这个男人一点! 难怪他会是沈清舞的哥哥,难怪沈清舞对他崇拜至极!其实他......也很聪明! ...... 秦墨浓的家里,客厅中,秦墨浓坐在沙发上,一双腿架在陈六合的双腿上,她的右脚脚裸处有一片很大的红肿和淤青,显然是扭伤了,而左脚的膝盖处,也是一片淤青和擦伤,看上去我见犹怜。 陈六合的手指轻轻按在了秦墨浓那玲珑圆美的脚腕上,力道很柔和很小心,但即便是这样,也让秦墨浓轻呼了一声,脚掌下意识的缩了缩。 “很疼吗?”陈六合问道。 “嗯。”秦墨浓红着俏脸说道,这还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这样呈现在一个男人面前,也是第一次把双脚架在一个男人的腿上,更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握住了她的小脚,这一切都让她羞赧不已。 “忍着点,这样疼不疼?”陈六合的手掌抓住了那只精美莲足,轻轻转动了几下,隔着超薄肉丝的手感美不胜收,但陈六合此刻却没有半丝邪念。 “这......这样稍微好一点。”秦墨浓的睫毛都在颤动,一丝丝异样的感觉从脚底袭来,让她极不适应。 “还好,只是扭伤了,并没有伤到骨头,我给你擦点药,休息个几天,应该很快就能好了。”陈六合轻笑了一声说道,打量着秦墨浓呈现在眼前的这双修长的丝袜美腿,顿了顿,道:“不过,你现在要先把丝袜脱了。” 秦墨浓的娇躯微微一颤,红着脸道:“在......在这里吗?” 陈六合有些捉弄的说道:“不在这里在哪里?” 秦墨浓的媚眼中闪过了一丝慌乱,在一个大男人面前脱丝袜吗?以她从小的涵养与家教,这么狂放的行为她哪里做得出来啊?即便这个男人是她的意中人。 察觉到陈六合眼中的促狭,秦墨浓才知道自己被耍了,登时有些羞恼的拍打了陈六合一下,道:“都这个时候了,还捉弄我,你到底有没有同情心啊。” “呵呵,放心,把丝袜脱了吧,我转过身去不看。”陈六合笑了笑,背过了身体,把脸朝着大门处。 “真的不会偷看?我怎么对你的人品这么没信心呢?”秦墨浓道了声。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说道:“哥们一身正气、纯洁无暇,绝对的正气凛然、童叟无欺!更何况你那玩意有啥好看的?该看的我都看过了好吧!” 闻言,秦墨浓又羞又恼,提起那只没受伤的小脚丫轻轻在陈六合的腰间踹了踹,道:“你说话怎么那么难听呢,我看你是邪气凛然才对吧。” 陈六合笑呵呵的没有回话,沉默了一下,背后才传来细细碎碎的轻微动静,应该是秦墨浓正在小心翼翼的脱超薄肉色裤袜。 脑中不由浮现出此时此刻身后的场景,陈六合忍不住的有点心浮气躁起来,脑中幻象出来的画面充满了旖旎色彩,估计秦墨浓此刻已经诱人到了极点! 就在陈六合想入非非的时候,突然,秦墨浓发出了一声吃痛的娇呼,陈六合感觉到屁股下的真皮沙发都是一动,秦墨浓像是重心不稳,要栽倒在地。 这个时候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连忙回身,一把就保住了秦墨浓的腰肢,把她的中心稳住。 “你也够笨的,这样都能扭到伤口?”陈六合没好气的说了声。 秦墨浓难为情的没有说话,蹙着的一双绣眉显现着脚腕处传来的痛楚! 而此刻她的模样也是有些令人口干舌燥,只见裙摆被微微扯上了一些,在大腿、根处,再上去一点就要无限接近私密部位了,从陈六合这个角度看去,甚至都能看到洁白的内内一角隐现,是性感撩人的蕾丝花边。 更要人命的是,肉色裤袜已经被扯了下来,正慵懒的挂在大腿上,朦朦胧胧的遮掩着她的神秘地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