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1章 恶魔降临!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461章 恶魔降临!

这一幕无疑是震撼的!仅仅这一下,这名青年就算不死,也要没有半条命,表面上的口子是小事,如此凶猛的撞击力,足以让他脑子内的东西发生剧烈震荡,成为一个傻子都没什么可稀奇的。 但陈六合并没有想过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他,抓着他的头发再次狠狠撞击在了墙壁上,力道同样的大,墙壁上的瓷板都裂开了。 这场面,恐怖到了让人毛骨悚然,那鲜血就像是不要钱一样的往外喷涌,墙壁上喷的到处都是,地板上也猩红一片。 丢掉生死未卜的青年,陈六合转头看向另一人。 被陈六合的眼神盯了一下,这青年的心理承受能力就直接崩溃了,他任何反抗的念头都没有,直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下,不断的磕头道:“对不起,我错了,你饶了我,我知道错了,千万别杀我,不要,不......要” 青年在不停的哽咽,做为一个正常人,没有谁可以在这样状态下的陈六合面前保持镇定的,更何况陈六合的狠辣已经呈现在了眼前!那猩红的鲜血和刺鼻的血腥味,无一不在让人身心崩溃! “错了?我没有义务原谅你们的无措,到了阴间,你去跟阎王爷忏悔!”陈六合脸上毫无感情波澜的说道,跨步向青年走去。 极度惊恐之下的人往往会变得疯狂起来,似乎知道自己今天难逃一劫,青年恶从胆边生,猛的向后放扑去,一把抓住了秦墨浓的手臂,把她扯到了身前,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把匕首,架在了秦墨浓的脖颈上。 “你......你别乱来啊,你敢动一下我立马干掉她!”青年表情狰狞的说道,恐惧和疯狂交织在一起,让他看上去也很渗人。 但陈六合的表情丝毫不变,就用看待死人一样的目光看着他,脚步毫不停顿的向他走去:“我保证,我比你快了一万倍!” “你还过来,我草泥马,给老子停住!再敢跨前一步,我立即宰了这个臭娘们!”青年斯声吼道,疯狂还是没能战胜恐惧,他一直在咽着口水。 陈六合无动于衷,甚至都没去看一眼命悬一线的秦墨浓,他就是盯着那个青年,青年内心完全无法承受这种眼神的逼视,他带着哭腔道:“一个女人而已,你至于吗?我不玩了!你放我走,我不杀他!你要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我有钱,我家里有的是钱,我可以给你钱啊!” “什么条件都能答应?可以啊,用你的命来弥补你犯下的错误!”陈六合身形一闪,青年只感觉眼前一花,他骇然失色,正想有所动作的时候,就惊骇的发现陈六合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近在咫尺! “老子宰了你!”惊恐到了极致,青年怒吼一声,扬起匕首向陈六合刺去! 可还没等匕首触碰到陈六合的衣服,就猛然发出了一道撕心裂肺到令人头皮发麻的惨叫声。 只见他握着匕首的那只手掌,从手腕处开始,呈现出了一个恐怖到极点的扭曲弧度,手掌就像是与手臂脱节了一样,毫无力度的晃荡着,手腕处的肌肤,有一根尖尖的断骨穿透出来,鲜血淋漓! 陈六合直接把他的整个手腕,都折断了! “啊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一浪高过一浪,青年的喉咙似乎都快要喊破了,他的面孔都在扭曲,抱着断手在地下打滚! 如此残忍的一幕,依然没能让陈六合脸上出现一丝一毫的波澜,他看都没去看青年一眼,视线落在了脸色煞白的秦墨浓身上,轻声说道:“接下来的画面会更加残忍,闭上眼睛,别看。很快我就带你回家!” 秦墨浓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她从未见过的陈六合,这种表情,这种状态,这种眼神,无一不让她心中狠狠揪起,她的泪水无声滑落,但是她很听话的乖乖闭上了眼睛。 比眼前这一幕更加残忍的事情会有多残忍?她不敢去想象,也想象不出来!但她也没有去问,她现在只想躲在这个男人的身后,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享受着他的保护!!! 捡起地下的匕首,陈六合眼神冷漠的看了眼还在地下打滚的断手青年,他没有言语,一把拽住对方的头发,把他拖离秦墨浓身边。 拖开他不是害怕他对秦墨浓会产生威胁,而是害怕鲜血会溅到秦墨浓的身上! “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所做的事情是犯下了多么大的错误?你们很有胆量,想要把这片天都捅破吗?不可饶恕!轻易杀了你们,都是对你们的一种宽恕!” 陈六合声音冰冷的说道,就像是从地狱传来的魔鬼低吟,不顾对方那极速放大且充满恐惧的瞳孔,他用刀尖轻轻扎入了对方的腹部。 他的动作很慢,慢到了青年可以看到匕首一寸寸的没入他的肌肤里,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痛楚在一点点的加深,就像是死亡的巨口在对他一点点的张开! 这样的境况下,伤口说带来的痛楚反倒不那么明显,这都是次要的,主要是心里上所带来的无尽恐惧感,才最为让人崩溃! 他在奋力挣扎,但是他却无能为力,在陈六合的面前,他的力量就像是蚂蚁一般,即便使出了浑身的劲道,都无法挣动一分一毫! “放......放了我啊,我不想死,你这个疯子,我什么都没做啊......”不知道是痛楚还是恐惧,青年哭了,泣不成声。 可陈六合仿若未见,匕首终于整个没入了对方的腹部,鲜血顺着伤口的缝隙,丝丝流淌了出来,青年脸色一片煞白,眼球似乎都在泛白。 “这就快顶不住了吗?那怎么能行?这才仅仅是开始!”陈六合冷漠说道,一直手掌死死掐住对方的脖子,一只膝盖狠狠的压着对方的双腿。 旋即,他握着匕首,向一侧慢慢划去!这是在开膛破肚! “嘶”青年眼珠子暴瞪而起,身上和脸上的青筋都在暴突,眼眶内布满了血丝,模样无比狰狞,可他仍然不能动弹分毫,只能硬生生承受着这种痛不欲生的折磨与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