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8章 突发情况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458章 突发情况

陈六合仰头看着对方,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憨厚笑容,道:“没有,我就一打工仔,不认识什么付少。” “呵呵,兄弟谦逊了吧?能来帮付少开婚车的,谁不是在杭城混的风生水起的人啊?身价没个三两千万,都不好意思来。”青年乐呵呵的说道。 “呵呵,那我还真是一个异类了,托了好几个朋友找的关系才能混到个来开婚车的活计,主要就是为了那个红包来的,凭这婚车的阵仗,红包怎么着也得有个好几千大洋吧?够我一个月的生活费了。”陈六合笑嘻嘻的说道。 听到陈六合的话,再看看陈六合的一身行头,特别是光秃秃的手腕没有富贵象征的金贵名表,这青年的眼神多了一丝轻蔑和鄙夷。 俗话说的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富人的圈子总是排斥穷人,富人在穷人面前更是有一种发自内心的高人一等。 青年完全转变了一个态度,居高临下的轻蔑了一眼陈六合,道:“呵呵,那你倒算是来对地方了,这里不光能拿个大红包,主要是还能看到大场面,我们这些当司机的还好,身价也就千万往上,那些当伴郎的人才牛逼,谁的家里不是上亿?要我说,你没事就去多巴结巴结他们,说不准他们一高兴,就给你张几十万的支票呢?就跟给狗丢根骨头一样的随意!” 陈六合浑不在意对方的羞辱,脸上满是笑容的大点其头:“这位兄弟说的很有道理,听君一席话我茅塞顿开啊,等下逮着机会就去好好拍马屁。” “啊!”就在两人说话的档口,突然,从楼上窗口内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叫声,陈六合眉头猛的一凝,直接丢掉香烟就向楼道内冲去,虽然只是一个音符,但他能确认,这是秦墨浓的声音! 当陈六合来到三楼女方家里的时候,满屋子都是人,他大步向屋内走去,即便人很拥挤,但他所过之处挡着道的人都莫名其妙的向两边退散,手臂一拨身躯一抖,也没见怎么用力,前面的人就散开了。 “松手!”还没到新娘的卧房,就听到秦墨浓饱满愠怒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嘿嘿,美女,发这么大火干嘛啊?你是伴娘,我们是伴郎,今天是个这么喜庆的日子,我们也应该热闹热闹,帮这一对新人暖暖气氛嘛。”一个青年的声音传了出来。 “是啊,大家都是成年人,玩玩游戏有什么的?大家都放开一点不好吗?”又有人帮腔说道。 “那你的手给我松开!”秦墨浓的声音已经有些冰冷! “不松不松就不松,美女,你没听说过伴娘的半个屁股都是伴郎的吗?嘿嘿,你这么美丽的伴娘,我们今天可不想放过啊。”青年传出嬉笑。 陈六合刚挤进新娘卧房的时候,就看到了几个西装革履的青年伴郎围着秦墨浓,而秦墨浓的一只手腕,正被一名青年牢牢的抓在手中。 她脸色阴寒的连续挣动了几下,都没能挣开。 坐在床上的新娘满脸担忧的有些为难,而新浪则是笑吟吟的看着伴郎团在那胡闹,并没有出声制止,看他那眼神,如果不是新婚妻子在旁边,估摸着早就加入了伴郎团的调戏行列了。 委实是那个秦教授太他吗漂亮了,足以把任何男人的心都勾走! “嘿嘿,这个小脸蛋,皮肤真是嫩啊,让哥哥摸摸,看看能不能捏出水来。”抓着秦墨浓手腕的青年放浪的笑着,伸出手掌摸象秦墨浓的脸颊。 秦墨浓脸色冰冷至极,眼中闪过一抹慌张,从小到大,她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调戏和轻薄?谁又敢对她这样无礼啊?心中恼火极了,可在这里却没人能帮她,她在一帮伴郎面前也没有反抗的能力啊。 秦墨浓努力把脸蛋后偏,可还是不能躲开青年的手掌,就在青年的手掌快要触碰到秦墨浓脸颊的时候。 徒然,从一旁伸出了一只宽厚的手掌,直接抓住了青年的头发,青年整个脑袋都吃痛的被拽的后昂了过去,伸出的手指与秦墨浓的脸颊近在咫尺,却始终无法触碰到一丝半毫。 陈六合脸上挂着一抹冷漠的笑容,拽着青年的头发把他生生拖到了墙边,然后照着墙壁就是猛然撞击了过去。 青年发出了吃痛的惨叫,但陈六合无动于衷,又是连续撞击了几下,青年头破血流,鲜血沾在洁白的墙壁上,触目惊心。 “你们不是要热闹吗?好了,现在更热闹了,不但热闹,还见红了,多好啊,跟新郎新娘胸前的大红花一样颜色,喜庆!”陈六合轻笑的环视屋内所有人。 这一切发生太快了,快到了让人无暇反应,等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伴郎团中的青年就已经瘫倒在地。 登时,有人惊声尖叫,有人怒不可遏! “草,这是哪来的王八蛋,敢打我,今天我要弄死他!我都被打了,你们还愣着干嘛?给我弄他啊!”瘫在地下的青年捂着脑袋斯声吼道。 其他几名伴郎立即朝陈六合冲了过去,但他们哪里是陈六合的对手?三下五除二,都没用一个照面,其余五个伴郎就全都被陈六合干爬在地下! 这一下,整个屋子内都变得喧闹了起来,所有人惊诧的看着眼前的狼藉一幕,这好好的一个迎亲,转眼间就变成全武行了! “你他吗的到底是谁?我请你了吗?草泥马敢在我的婚礼上闹事打人,你是不是想死?!”新郎怒火中烧的怒骂道。 被全屋子的人怒目相向,陈六合也没有丝毫做错事的觉悟,他淡笑道:“哦,这是你们的婚礼吗?你们是迎亲团吗?我特么的还以为你们是流氓嫖、客团呢。” “付志杰,你别冲我朋友吼,有什么话你跟我说!他是我喊来的!”秦墨浓走到了陈六合的身边,把他护在身后。 刚才那一瞬间,她没感觉到丝毫的暴力,也没有感觉到破坏了朋友的婚礼有什么愧疚可言,这一切都是那些人咎由自取!

上一篇   第0457章 美人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