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3章 已经给你天大面子了!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453章 已经给你天大面子了!

如此年轻的中校出现,还和陈六合称兄道弟,无疑又给那四人带去了极大的冲击力,心都开始发颤了,感觉头皮都在发麻! 黑白两道他们不是不认识,达官显贵他们不是没交情,可是,像陈六合这样的,他们真的不敢比,小弟是王金彪这个级别的黑老大,兄弟是二十岁出头的中校! 尼玛,这里面的值得耐人寻味的东西太多了!细想下去,只会心惊胆战! 听到苏小白的话,陈六合摇头失笑,让苏小白坐在自己的身边:“既然来了,就陪我一起坐坐。” 苏小白笑嘻嘻的应了一声,坐下前不忘对秦若涵甜滋滋的喊了声:“嫂子好。”让得秦若涵不禁有些羞涩,但眼角眉梢的喜色还是掩饰不住她心中的受用。 “呵呵,杭城不长眼的东西还真多啊,惹谁不好惹,偏偏惹到了我六哥头上,你们现在还能跪在这里,都让我惊奇了。”苏小白嗤笑的打量了一眼老实跪着的四人:“一群大煞笔!” 一句话,骂的这些纨绔和他们的老子都脸色无比难看,苏小白浑不在意的翘着二郎腿,对陈六合说道:“六哥,刚才看到几个人离开了,这几个是怎么回事?不甘心?还想跟你划下道道比划比划?” 陈六合点点头:“估摸着他们也在等白家来人!现在就还剩白家的人没来了!”说着话,陈六合意味深长的看了苏小白一眼:“你这家伙赶过来,不也是来等白家的吗?你那点小九九还想瞒得过我?” “嘿嘿。”苏小白讪笑了一声,道:“六哥,我这不是来帮你撑场子吗?” “害怕我在白家头上吃亏?”陈六合笑问。 “那倒不怕,你什么时候是个能吃亏的人了?就是感觉我坐在这里也能让你有底气一些!白家再狂,也多少要给我一点面子吧?”苏小白说道。 “多此一举!”陈六合淡然说道。 苏小白嬉皮笑脸的说道:“我想给你雪中送炭了十几年,始终都没这个机会,只有做些锦上添花的事情咯,不然还叫什么兄弟?” 陈六合鄙夷了一眼过去,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一辆轿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了会所外,几个人大步走进了会所。 “白总!”看到来人,四个手足无措的中年男子猛然振奋,找到了主心骨,纷纷迎了上去。 穿着一套浅灰色西装的中年男子器宇轩昂,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没有理会他们,直径走向陈六合。 他打量了一眼跪在地下鲜血淋漓的白缙云,神色冷的可怕,眼中尽是怒火。 “爸,救我,送我去医院,我流了好多血,快撑不住了,我不想死啊!”看到中年男子,白缙云像是瞬间活过来了一般,痛哭流涕的吼道,想起身,但他双腿麻木,无法支起,快要瘫在地下! 这个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白家第二代掌权人物,白茂轩!是白家老爷子的第二个儿子,掌管着白家商业上的事情!在白家的地位颇高!仅次于白老爷子白敬呈! 白茂轩没有理会儿子,他目光锐利的盯着陈六合:“陈六合,我们可以把这当做是你在向我们白家的宣战吗?” 陈六合抬目看着对方,脸上的笑容不变,淡淡道:“你是谁?” “白家,白茂轩!”白茂轩一字一顿的说道,站在陈六合面前,他仍然有一股子盛气凌人,这是一种常年身居高位的特质,容易让人心怯。 “白家中青一代第一人,白敬呈的二子,执掌白家商业!”苏小白在陈六合耳边解释道。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笑容更浓:“等了这么久,本来还以为白家不太在乎被踩趴下一个草包三代,没想到还等来了你这条大鱼!” 顿了顿,陈六合继续说道:“宣战与否,你们白家心中其实早就有数,今天这事儿,想必你们应该也知道来龙去脉,到底是我要向你们白家宣战,还是你们白家在跟我宣战?让一个草包来触犯我,你们是想试探试探我的态度吗?” “陈六合,你的猖狂超出了我的想像啊,前段时间的账还没来得及找你算清楚,今天你又动了我儿子,这两笔账要是算在一起,你抗不扛得起?”白茂轩冷眼看着陈六合,他并不惧怕陈六合的恶名昭彰。 “说那些大话就没有太大的意义了!我们还是来电切实际的吧!今天你儿子带着人上门,扬言要把我挫骨扬灰,这件事情如何解决?”陈六合问道。 “你觉得凭他现在的凄惨模样,还需要再给你什么交代吗?陈六合,我们白家已经足够给你面子了,可惜你似乎不太想兜着啊?”白茂轩阴沉沉的说道。 陈六合轻笑了一声,道:“说实话,我没想过要与你们白家为敌!不管是几天前在你们赌场的事件,还是今天的闹剧!如果真想要跟你们白家交恶,今天你的儿子也不可能还有力气跪在这里!这点你应该很清楚!” “像你这么说,难不成我们白家还要对你感恩戴德,谢谢你的宽宏大量高抬贵手了?”白茂轩眼眸一狞,声调拔高:“陈六合,你不要太跋扈了!你能跟乔家叫板,并不代表你就能在杭城横行霸道!” 顿了顿,他冷笑道:“况且,你跟乔家之间的博弈,我并不看好你!凭一己之力想独斗一个根深蒂固的家族?你还太嫩!特别是在这样的节骨眼上,你还敢触犯我们白家,我不得不从新对你这个人做出定论!” 陈六合不为所动的说道:“有些事情,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也无法左右!就像当初的李云天,这个人我必抓不可,你们却要保他,我不揍你们揍谁?没出人命就已经是给了你们白家很大的面子!” “再看今天,我本相安无事,可你的草包儿子却要兴师动众,难不成要让我束手就擒的被他踩在脚底下才成吗?这话说给你听,恐怕你都觉得不妥吧?一个草包自己要来找死,我没理由不给他一个惨痛的教训!”陈六合缓缓道。 作者大红大紫说:祝各位书友国庆节快乐!!!!苦逼的大红仍旧在不停的码字!求鲜花,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