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1章 三分畏惧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451章 三分畏惧

只见叶枫站在陈六合身前,头颅微垂,语气中没有丝毫不敬的说道:“陈公子,今天的事情多有得罪,如果犬子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还希望陈公子大人大量不予计较,如果犬子有幸捡回一条命,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育,绝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次!”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简直让人大跌眼镜,特别是站在他身后的几个中年男子,惊骇的差点没把舌、头吞进肚里。 这是什么情况?他们都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和幻听,堂堂枫叶集团的董事长,身价几十亿的上市公司老总,在一个青年面前低声下气? 还是在一个把他儿子打得生死未卜的人面前?这简直匪夷所思,不敢想象! 陈六合也是意外至极,他本来已经做好了面对一个硬茬子的准备,可没想到对方会以这样的态度来跟他说话。 他微微皱了皱眉头,旋即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笑容,较有兴趣道:“我们认识?” “陈公子可能不记得了,前段时间我们在‘古城之巅’十八楼宴会厅见过的。”叶枫恭声说道,这一刻不管他有多么担心儿子的安危,不管他心中堆积着多少焦急与愤怒,但他知道,他都必须让自己的态度变得及其端正与平和。 因为他很清楚,眼前这个跟他儿子差不多大的青年,是他万万惹不起的,因为这个青年是江兴航的好兄弟,传闻还是江远洋的座上宾! 古城之巅?陈六合思索一下,才想起了这个地方,他笑看叶枫道:“你是江浙帮的成员?” “是的,陈公子,鄙人叶枫,枫叶集团董事长,江浙商会的普通会员。”叶枫低声说道。 陈六合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难怪了!他笑吟吟的看着对方,问道:“这里面哪个是你儿子?” 叶枫面无表情的指了指躺在血泊中的青年,陈六合再次点头:“把人送去医院吧,送的及时他应该还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不过时间不多了,半个小时内送入急救室。” “好,多谢陈公子高抬贵手,叶某感激不尽,等处理完犬子的事情,回头一定登门谢罪!”叶枫道了声,就快步走到儿子身前,直接把儿子从地下抱了起来。 叶枫冲冲离去,陈六合才满脸玩味的把目光注视在其他人身上,这片刻的工夫,又有几人相继敢来,但亲眼目睹了叶枫对陈六合的态度,他们心中的熊熊怒火与怨念就像是被一盆冰水浇息了一般,没人敢剑拔弩张。 这戏剧性的一幕发生,让他们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现在都无法接受刚才所看到的事情! 堂堂枫叶集团老总,江浙商会的会员,在这青年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甚至把道歉放在了儿子的安危之前,可想而知,叶枫对这个青年有多深的忌讳! “你们呢?怎么说?想划出什么道道就直接一些吧,我就坐在这里等着,统统接招,只要你们有那个通天的本事,今晚就是弄死我,我也只会说你们很有能耐。”陈六合点了根香烟,漫不经心的吞云吐雾。 这些纨绔的家长都到的差不多了,一个个都算得上是杭城的名人,非富即贵,而此刻却站在一旁默不吭声! 他们脸上的表情惊疑而复杂,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跪在别人的面前,没一个人敢上前去阻止,心中都在猜忌陈六合的身份! 他们实在是想不出来,在这样一个规模不大的会所里,还能出什么手腕滔天的大人物?可刚才叶枫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容不得他们不慎重对待! 看都这些人迟疑不定,陈六合笑了笑,继续说道:“我很讲道理!儿子犯了错,他们扛不住了,自然由你们这些当老子的来扛!我的要求也不过分,很简单,诚诚恳恳的认个错,保证这件事情到此结束,你们便可以带人离开!” “你这还叫讲道理吗?你把人打了,还要我们来给你诚恳认错?年轻人,你是不是太猖狂了一点?”有人终于忍不住的沉声说道! 陈六合抬目望了过去,轻笑道:“正是因为我讲道理,也给你们这些人面子,所以才仅仅是把他们打了,若不然的话,我就该把他们废了!这帮不知死活的王八犊子,敢跑到我头上来耀武扬威,不是找死是什么?” “你!”他们怒火中烧,谁都适应不了陈六合说话的语气和态度。 “其实你们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你们的宝贝儿子是什么德行!你们同样也清楚这个世上就是弱肉强食,平常他们欺蛮霸恶,屡屡犯错,到现在都能相安无事,正是因为有你们这帮老子撑着!” 陈六合淡淡说道:“可现在他们惹到了比他们更牛逼的人,跪在这里不是很正常吗?怎么?只许你们踩人就不许人踩你们?想法是好的,但你们也得有那个老子天下第一的实力才行啊!没实力还不乖乖的挨打站稳?” “你说出这样的话,太自大了一点吧?你即便背景再强,也没到能在杭城只手遮天的地步吧?打了人还头头是道颐指气使,你就不怕引起公愤吗!”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气势汹汹的说道,心中怨念难以抑制。 “公愤?我要是说我压根就没怕过你们联合起来对付我,你们相信吗?呵呵,我还是那句话,要玩,我就陪你们玩到底,但前提是输了后的结果你们要承担得起!说要把你们都扳倒,有些不切实际,但废了你们的宝贝儿子,对我来说还是轻轻松松!” 陈六合淡然说道:“不要怀疑我说的话,因为已经有了前车之鉴!”陈六合指了指依然昏厥在地下的那名纨绔,一双膝盖骨,皆是被他踩碎。 所有人的表情都是阴晴不定,似在做着挣扎,他们以往都是身居高位、高高在上,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窝囊气?但眼下,容不得他们太过冲动,对一个身份背景与地位都不了解且极度猖獗的人,他们多少还要抱着三分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