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9章 温柔的霸道!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449章 温柔的霸道!

听到陈六合的话,秦若涵的娇躯都狠狠颤了颤,脑中有一瞬间闪过了陈六合被整残整死的画面,闪过了她被这些纨绔拖走的画面,她的心都绞痛。 “如果你现在还怜悯他们的话,只要你开口就行了,我听你的。”陈六合轻声说道,脸上还挂着温柔神情,他的女人他不容旁人亵渎,同样,他也会把他的女人疼到骨子里! 他霸道至极!但他同样也柔情万里! 秦若涵用力的摇了摇头,紧紧抓着陈六合的衣摆:“我会慢慢丢掉妇人之仁,丢掉可笑的怜悯之心,但你不许不喜欢我。” 陈六合轻笑的拍了拍她的手背:“不喜欢你,就不会把你当做我心中不可亵渎的禁脔,除了我,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辱你。” 秦若涵的眼角荡出了一抹动人心魄的甜蜜与爱意,幸福得像是快要晕眩。 “怎么样?需要我放了他们吗?”陈六合问道。 秦若涵皱着鼻子摇了摇头:“他们咎由自取,我的善良只留给同样善良的人,不会浪费在这些恶人身上!何况我男人做事,哪里轮得到我来指手画脚啊。” “呵,这马屁拍的倒是不露痕迹,但不得不承认让人舒坦。”陈六合轻笑了一声,脸上的阴鸷也消散了不少。 他淡然的看着白缙云等人,道:“想让我现在放你们离开,不可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怎么想的,我敢打赌,你们离开后不用半个小时,就会想尽一切办法也要让我万劫不复,对吗?你们恨不得把我千刀万剐!” 被说透心事的纨绔们脸色皆是一变,想要辩解,但却被陈六合摆摆手直接打断,他冷笑道:“别说一些连你们自己都不相信的屁话了!” “其实,你们在我眼中真的不算什么,否则你们也不会肩并肩的跪在我面前了!是不是一辈子也没受过这样的屈辱?” 陈六合说道:“我并不怕你们,让你们离开回头再带人过来也无所谓,但我这个人讨厌麻烦,我喜欢一次性就把麻烦解决完毕。” “那你想怎么样?你总不可能在这里把我们都杀了吧?”有纨绔颤声问道。 陈六合失声一笑,道:“杀了你们倒不至于,说杀了你们脏我手,这话有点装逼!但不是不敢杀,只是杀了你们也会给我带来不小的麻烦,我不想太棘手了。” 顿了顿,陈六合接着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的情况应该已经传出去了,很快就会传到你们的世家当中,毕竟你们都不是普通人嘛!你们就老老实实的跪着,我们一起等等,让你们的老子或者爷爷,把你们一个个的领回去!” 陈六合的话让得他们的脸色再次一变,充满复杂,眼前这个家伙在把事情闹得这么大的情况下,还敢在这里等他们的家人来接? 他们真不知道该说这家伙是疯子还是该说这家伙不怕死了!这家伙何德何能?敢跟他们这么多人的家族同时叫板? 他们中的随便一个人,身后的背景拖出来不是高人几等的?别说他们加在一起,就算是他们中最次的一个,都属于跺一跺脚一片区域抖三抖的存在! 谁也不知道陈六合到底在想些什么,又有什么样的通天本事,竟然有这么大的底气坐在这里等待。 秦若涵都难免有些紧张,感觉今晚的场面会玩的很大,但她已经并无太大的担忧,因为她相信身旁这个男人,这是一个真正能够翻云覆雨的男人,他身上已经发生过太多让人震惊的事情,这次也不会例外! 等待的时间无疑是漫长的,没等到这些纨绔的家长,陈六合的电话倒是连续响了好多次,但他都只是掏出手机看了看,一共五个未接来电,他一个都没有接通。 嘴角勾起了越来越浓的笑容,电话闹腾了起来,证明这件事情已经传开! 这里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外面客人进不来,被保安拦住,正在驱散,而一些已经消费完正要离开的客人,也被黄百万带人拦在了二楼没让下来,虽有怨言,但随着秦若涵一句今晚的消费全部免单,客人们也就都无话可说。 五分钟过后,终于有人到来,接连几辆豪华轿车急停在会所门口,随后几个神色冲冲的中年男子冲了进来。 当看到他们的儿子全都老老实实跪在一个青年的身前,并且身上都带着伤痕时,他们的心情可想而知,瞬间暴躁了起来。 其中几名纨绔看到父亲赶来,一个个都是脸色大喜,第一时间就想站起身,心中那股浓浓的恐惧和压抑,也得到了释放,因为他们知道,他们的顶梁柱来了,他们也就没事了,那个叫陈六合的青年不能再拿他们怎么样! 可是,他们统统都想错了,还没等他们站起身,陈六合冷冰冰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我让你们起来了吗?谁敢起来一个试试,我让你们以后连站起来的资格都没有!” 这句话,让得几个纨绔心中都是一抖,悬在半空的膝盖顿住了,一时间不知道是该起来,还是不该起来! 虽然要老子在帮他们撑腰,可陈六合给他们带去的心理阴影太深刻了! “简直无法无天,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让我儿子跪下!”冲进大堂的四名中年男子皆是对着陈六合怒目而视,第一时间跑到了自己儿子的身旁,那表情,就像是恨不得杀了陈六合一样! “凭什么?就凭他们敢跑到这里来找我麻烦!就凭你们管教出了几个既草包又败类的儿子!难道还不够吗?”陈六合神情自若的说道,不慌不忙。 “放肆,狂妄!是谁给你的权力让他们跪在这里的?”有人怒斥道。 “你应该庆幸他们还能跪着,而不是趴着!你们看看那边那个,已经只剩下半条命了,半个小时内再没人来接他,他估计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陈六合轻描淡写的指了指仍然躺在血泊中无人过问的枫叶集团少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