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7章 跪下!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447章 跪下!

“陈六合,你别他吗发疯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这样做会让你死的很惨的,我们这里没一个人是普通人,我们身后的背景会活刮了你!”有纨绔声音颤抖的说道,脸上满是害怕。 陈六合神色轻蔑的摆了摆手:“不要再跟我强调你们那登不上大雅之堂的狗屁背景了,真要是在乎,我就不会搭理你们!一句话,今儿这事不让我解气了,谁来都救不了你们!” “陈六合,你现在已经不是拥有狗胆了,我看说你拥有熏天豹子胆都不为过,你就等着今晚被沉尸吧!”白缙云恶狠狠的说道。 “把我沉尸?呵呵,你们所有纨绔加起来的能量吗?”陈六合不屑的摇摇头:“如果杭城真有这么牛逼的人,倒是真能让我升起一点兴致,可惜,一个都没有!” 白缙云指了指躺在血泊中,已经没有动静的那名纨绔,说道:“你知道被你快打死的那个人是谁吗?我不怕告诉你!他是枫叶集团的少东家!我看你要是再不把他送去医院,估计就要出人命了,到时候死你全家都填不上这条命!” 陈六合神情自若的看了秦若涵一眼,轻声问道:“枫叶集团是什么玩意?” 秦若涵咬着嘴唇说道:“杭城一家明星企业,生意做的很大,比起李忠磊的企业,只大不小。” 陈六合恍然大悟的点点头,脸上还是无动于衷,淡然道:“一个还算不错的富二代,死了就死了吧!” 一句死了就死了,不知道又让多少人心胆欲裂! “陈六合,你他吗真是一个疯子!人要作死,真是谁都拦不住!”白缙云声音颤颠的说道,他来之前,本以为这会是一次没什么特别的踩人游戏而已,却万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疯子?难道你来之前,白家的人没跟你说过别来惹我吗?不应该,白家不至于消息这么闭塞,更不至于这么愚蠢才对!”陈六合淡淡说道。 看着白缙云,陈六合忽然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道:“我和白家的恩怨,这都过去好几天了,白家有话语权的人没来找过我,你这个草包阔少倒是打上门来了,如果我没猜错,你是私自来找我的,并没经过白家同意?” 白缙云脸色一变,硬气道:“对付你一个小瘪三而已,还需要谁的同意?” 陈六合点点头:“事实证明,你果真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草包公子哥!连你们白家的那些长辈都没勇气来找我,你哪里来的勇气?真想在你那些家族掌权者面前表现表现,也得拥有那个实力才行啊!” 说着话,陈六合走了过去,一脚踹在了白缙云的脑袋上,巨大的力道让得白缙云的身躯都贴着地面拖出去了几米远,牙齿都掉了两颗,鲜血从口中洒出。 “你们今晚让我非常生气,所以你们今晚谁都别想全身而退!我就看看你们背后那让你们引以为傲可以为所欲为的背景,在今晚到底有没有用!” 说着话,陈六合一脚踩在了一名纨绔的手掌上,面无表情的狠狠一碾,对方传出剧烈的痛嚎声,手掌的骨头都被踩裂了,皮表上更是血肉模糊! “在杭城这块土地上,有那么几个是我陈六合不敢轻易去动的人,但你们这些混球绝对不在这个名单之内!”陈六合扫视着这些脸色发白的纨绔们,他神色冷漠的来到另一人身前。 对方看到陈六合,用力的咽了几口口水,脚步不断后退:“你......你想干嘛?别乱来啊,我可什么都没干。”他说话时,舌、头似乎都在打卷,含糊不清。 “没干吗?你知不知道,就凭你刚才所说的那些话,就足够死上好几次了?”陈六合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右腿一抬,无比迅疾的一脚踹在了对方的膝盖上。 “咔嚓”的骨裂声响起,巨大的力量让得青年整个人的下盘倒飞,上盘不稳,向陈六合的方向扑倒而来。 陈六合手掌探出,准确的托住了对刚的下巴,一个大嘴巴劈头盖去。 力道给的很足,青年直接被陈六合一巴掌拍翻在地,牙齿掉了几颗,嘴巴不断的有鲜血溢出,他抱着膝盖被踢碎的右腿疯狂痛嚎,凄厉至极,在地下不断的打滚,那模样,看着都疼,更别说他自己现在所承受的痛苦了。 陈六合眼神阴冷的看着白缙云以及那两个被他打得惨不忍睹的纨绔,这三个人就是刚才叫嚣最凶的三个人,也是对秦若涵出言不逊的三个人! 本以为在场的每个人都要遭殃,可陈六合并没有继续施暴,在那些纨绔心惊胆寒的眼神中,他转身走到了沙发上坐下,对秦若涵招了招手。 秦若涵抿着嘴唇乖巧的来到陈六合身边,沉凝了一下,依然什么都没说,坐在了他的身旁。 陈六合看出了秦若涵的担忧,他轻笑一声,说道:“别担心,我在的地方,就没人能让这里变天,天塌不下来!” 秦若涵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声说道:“其实没必要这样的......” 陈六合笑笑,脸上俨然没了那种刺骨的寒冷,他道:“他们犯下的错误不可饶恕。” 秦若涵当然知道陈六合这句话的意思,心中微微一颤,纤纤玉手轻轻拽住了陈六合的衣摆,跟在这样一个男人身边,如何能让她没有安全感? “放心,这件事情我来解决,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这些人,更不可能翻江倒海,今天再让你见识见识你男人的霸气。” 说罢,陈六合转过视线,看向那些纨绔:“全都给我滚过来!”冰冷的话语带着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让得他们纷纷一颠,惊惧无比。 “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了,三秒钟之内谁没过来,先断一腿!”陈六合的语气不蕴含丝毫情感波动。 纨绔们相觑了一眼,也不知道是谁先带的头,纷纷走到了陈六合的面前,就连白缙云也不能例外,或许是真的被陈六合的狠辣给吓住了,不敢强硬叫板! “跪下!”陈六合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