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3章 不知所谓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443章 不知所谓

“停车?去你麻痹的,看门狗,你还没搞清楚状况吧?你以为哥几个今天是来跟你们玩乐的?哈哈,哥们是来砸场子的,你最好把那个劳什子陈六合给喊下来,三分钟不见人,这个会所我们就直接开砸了!” 不等领头的俊俏青年说话,站在他身旁的一位二世祖就直接动手了,一脚踹在黄百万的胸口上,把黄百万踹倒在地。 “草!你们怎么打人呢,你们太不讲道理了,没这么欺负人的!”那些保安赶忙上前去扶黄百万,一个个激愤而起的对那帮二世祖怒目道。 黄百万伸手拦下了想要动手的几人,脸上依旧挂着谦卑笑容,咧着黄牙站起身,对刚才那一脚浑不在意的说道:“既然几位公子爷铁了心,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咱们一起等等吧,六哥应该很快就会下来。” “他吗的,要等到什么时候?这个陈六合到底算根什么葱?架子大的很啊,都十多分钟过去了,还不见人,不会是害怕了从后门逃走了吧?”有人讥笑道。 “哥几个,那个陈六合既然跟缙云兄有仇,我们也别说那么多废话了,直接动手,砸了这里,有多大闹多大,我就不相信那个龟儿子敢不出来。”有人不耐烦的说道。 这个提议显然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他们一个个叫嚣了起来,开始冲撞保安组成的人墙,就要大打出手。 然而就在这个局面快要失控的时候,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呵呵,这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热闹不少啊。” 声音不大,也跟凌厉没半毛钱关系,但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黄百万等人看到陈六合跟秦若涵走来,皆是脸上一喜。 “秦总,六哥,这些人的来路有点不普通。”黄百万第一个走上前去,低声对陈六合说道。 陈六合点点头笑吟吟的没有说话,秦若涵则是轻声道:“辛苦了老黄。”黄百万咧嘴一笑,憨厚的挠了挠后脑勺。 眼神平淡的打量着眼前那些富二代们,全都是人模狗样,有十一二个之多,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其中有几个应该在二十五六,比陈六合还要大了一些。 当然,从很多年前开始,无论是陈六合的对手或者是朋友,早就忽略了他的年龄问题,因为这根本无法概括他这个人的深浅与强弱,就像如今,谁敢把他当成一个24岁的青年来看待? 老狐狸不敢把他当小字辈的人来看待,而同辈人站在他面前,往往需要仰望,还是那种踮起脚跟拼命昂头,都难以望到的存在! “你们跑到这里来是专程闹事的吗?不如听我一句劝,好好当你们的纨绔,没事吃喝玩乐、混日等死不好吗?何必非得出来找点不痛快?”陈六合走到了这群富二代的面前,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卧槽,这个煞笔是什么来路?嚣张的很啊,我的耳朵是出现幻听了吗?还有人敢这样跟我们说话?” 有人阴阳怪气的说道,语态满是嘲讽,这句话刚落,他就从腰间抽出一根铁链子,毫无征兆的向陈六合的脸门抽去,下手之狠,让人咋舌。 “小心!”秦若涵吓坏了,惊呼一声。 陈六合却是神情淡漠,一点慌乱感都没有,手掌随意一抬,就抓住了铁链,对方讶然,用力的抽了几下都没能抽动。 “草泥马的,有两下子啊?松开!爷爷让你松开,听到没有?不然我抽得你鲜血淋漓!”青年又连续抽了几下还是没抽动,一脸恼火的说道。 然而就在他再次用力回抽的时候,陈六合突然松手,对方一下子用力过度,整个人都向后跌退几步,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陈六合无辜的摊摊手,笑道:“是你让我松手的,这不关我的事!” “草!你他吗耍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老子今天弄死你!”当众丢了颜面的青年愤怒不已,从地下爬起来就像是要冲过去跟陈六合玩命似的。 陈六合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眼中还蕴含着浓浓的戏虐,说实话,站在一群这样的纨绔面前,他真感觉不到丝毫的压力,心中只有一股发自骨子里的不屑。 “等等!”这时,为首的俊俏青年一句话拦住了那名怒火中烧的纨绔。 “缙云兄,这特么还能忍?今晚不弄残这个狗东西,我特么都咽不下这口气!”青年怒不可遏的说道。 “急什么,今晚我们既然来了,就肯定不会轻易离开,我们什么时候做过雷声大雨点小的窝囊事了?”被称为缙云的青年说道。 随后,他看向陈六合,上下打量一眼,道:“你是谁?好像很有两下子!你知道我们是谁吗?就敢跟我们动手,几个脑袋够砍的?” 闻言,陈六合失笑了起来,玩味道:“现在杭城的纨绔都这么牛逼了吗?动不动不是弄残就是砍头?我真的很想问问,你们弄残过几个,又弄死过几个啊?” 感受到了陈六合话里的嘲讽之意,青年眼睛微微一凝,道:“你很有种啊,这样的破地方还有你这么有胆量的人,真的稀奇!” 顿了顿,青年又道:“不过我有必要跟你普及普及,纨绔可是分很多种的,一些低级纨绔烂大街,小打小闹无伤大雅,但像我们这个级别的纨绔,可是你万万惹不起的,你刚才戏耍了我兄弟,你说吧,怎么解决,想断手还是断腿?” 陈六合笑的更加欢实了,他摇头说道:“我现在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你们,不知所谓,连名堂都没搞清楚,就跑到这里来闹事,就算是纨绔,也麻烦当个会用脑子的纨绔好吗?” “卧槽了!缙云,没必要跟这个煞笔废话,直接弄残就完事,今天哥几个既然来了,肯定就要帮你把心口的气给出了,就这样登不上台面的破场子,我们还不是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就是把这场子玩废了也扑腾起什么浪花!”有人怒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