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2章 阵仗不小啊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442章 阵仗不小啊

被秦若涵当面鄙视了一把,陈六合只得摸着鼻子哭笑不得,倒也没做太多解释!倒不是他矫情,更不是他不想负责,他心里面已经把秦若涵当成了自己的女人,否则也不会对她如此上心重视! 只不过,秦若涵上次在办公室内无意中的简单一句话,被他记在了心里! 她希望要一个浪漫的第一次!既然这是你的愿望,那么我做为你的男人,我还有什么理由不满足你?你人生中的第一次,我便让你留下一个刻骨铭心、终身难忘的美好回忆! 我陈六合无法给你太多,但是你想要的,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去给你!这就是属于他不为人知的铁汉柔情! “李云天被判决死刑了,下个月执行。”陈六合生硬的转过了话题。 秦若涵站起身,把毛巾丢在一旁,来到陈六合身旁,很自然的坐在了他的双腿上,叹了口气道:“李云天也是咎由自取,如果不是嫉恨心里作祟,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他的死虽然不会让我感觉到解气高兴,但也不值得我去同情。” 李云天事件,陈六合并没有告诉秦若涵是因为有人要针对他陈六合才令她被李云天陷害差点万劫不复。 倒不是怕秦若涵责怪,而是他害怕秦若涵又会忧心忡忡的为他而担忧,反正这件事情对秦若涵来说,遥不可及,少知道一些,心里也不会提心吊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陈六合轻笑的捏了捏她那圆润光洁的比尖:“说实话,你的确比我刚认识你的时候成长了不少,无论是心态还是性格!” 秦若涵双手勾着陈六合的脖子,满脸动人笑意的听着男人的夸赞。 “这次要不是你事先留了一手,在李云天是身边买了根引线,恐怕这次的事情很难解决,就算最后能把你捞出来,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而且绝没有这么快,事实证明你还是有些小聪明的。”陈六合环着秦若涵那纤细的腰肢,笑道。 秦若涵得意的扬了扬下巴:“也就只有你会说我胸大无脑了,其他人可从来没这样说过我,不然我一定让他瞧瞧我的厉害。” “呵呵。”陈六合在她那丰腴的美臀上轻轻拍了一记。 就在两人聊天的时候,忽然,一名保安急急忙忙的跑到了门口,看到了眼前一幕,连忙把视线底下,说道:“秦总,六哥,下面来了一大帮人,黄队说他们来者不善,让我赶紧来通知一下你们。” 蹙了蹙眉头,陈六合在秦若涵的翘臀上拍了一下,示意她起身,秦若涵也是皱着眉头站了起来:“一大帮人?有多少人,什么来头?” “这个我不知道,但声势挺浩大的,肯定不是来消费的。”保安说道。 秦若涵点点头,挥了挥手道:“好了,我们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跟陈副总马上下来。” 保安走后,陈六合沉思了起来,旋即似想到了什么,眼眸微微一凝,手掌捏着下巴,脸上的表情有些玩味。 秦若涵则是满脸疑惑:“不会又有人来找麻烦了吧?我们也没得罪过谁啊。”她有些头疼的拍了拍脑门:“真是多事之秋,怎么一点都不消停呢。” 旋即她看到了陈六合那莫名表情,瞪了瞪一双迷人的眸子,小心翼翼的问道:“不会又是你这个家伙在外面闯了什么祸,把仇家招惹来的吧?” 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现在还不清楚,等下去看过了不就不知道?好了,你先去换换衣服吧,我先下去看看。” “别,你等一下,我也跟你一起下去看看。”秦若涵说着话就向更衣室走去。 “也好,反正不着急,没人能在这里玩出什么幺蛾子。”陈六合点点头。 十几分钟后,当陈六合跟秦若涵来到一楼大堂时,这里还真够热闹的,黄百万带着一众保安正在与一帮吊儿郎当的年轻人对持。 这帮年轻人看上去都是二十多岁的样子,头发染成红红绿绿,鼻孔朝天的模样就恨不得在脸上写出嚣张两个字。 不过陈六合发现,正聚集在大堂内的这十几个青年,貌似一个个都不简单,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都不是普通货色,清一色的奢侈品牌,造价不菲。 再看看堵在会所大门外的那些豪华跑车,不是兰博基尼就是法拉利,甚至还有一辆阿斯顿马丁,很显然,这是一帮富二代! “你们几个臭看门狗,赶紧给爷爷们滚到一边去听到没有?不然小心让你们死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其中一个长得还算俊俏的青年指着黄百万等人喝道。 黄百万脸上挂着狗腿子般的讨好笑容,咧着一口大黄牙道:“各位公子哥,我知道你们都不是小人物,身上穿的衣服估计都顶的上我们一年工资了,你们这种大人物,就别难为我们这些小的了,抬抬贵手把车挪挪行吗?我们小行小业的小会所,做点生意也不容易不是。” 听到黄百万的话,这些富二代们都乐了起来,领头的那名俊俏青年讥笑道:“嘿嘿,这特么有意思啊,没想到你一个当小保安的还挺有眼力劲,就冲你这点,爷爷就不跟你计较了,你现在乖乖去帮我把陈六合喊出来,我就放你一马。” 刚走出电梯的秦若涵听到这话,脸上不由露出了一副无言以对的表情,娇嗔的剜了陈六合一眼,其中的风情万种自不用多说,意思很明显,果然又是你这个家伙惹的祸...... 陈六合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倒也没说什么,较有兴趣的看着那帮青年。 “各位公子爷稍安勿躁,我们陈总很快就会下来,不过你们现在是不是先到一边歇息歇息,把门外的车停好?” 黄百万满脸堆笑的说道,他的眼睛很毒辣,知道眼前这帮公子爷每一个是简单的货色,来头不小,起码不是他能够得罪的起的,所以他的态度一直很谦卑,很客气,从头到尾不带一丝怒气,跟个低下谦卑的狗腿子一样。

上一篇   第0441章 正人君子

下一篇   第0443章 不知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