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3章 单刀赴会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43章 单刀赴会

陈六合皮笑肉不笑:“难道不是吗?都说盗亦有道,你们既然拿了秦若涵的钱,那就得给她办事,现在却反过来绑了她,你说你们是不是太无耻了?你们这种毫无职业道德的人,只是鸡鸣狗盗之辈,永远上不了台面。” “跟你们是同道中人,我都嫌丢脸。”陈六合极其不屑。 “操!找死!”一直没说话的老二脾气异常暴躁,二话不说就是一枪。 陈六合脚步一退,躲在了张永福的身后,张永福腿上被子弹打出一个血洞,登时发出凄厉惨叫。 “草泥马,你们是不是不想要钱了。”张永福吃痛大骂,脑门冒出了冷汗。 “老二,别冲动!”老大顿时怒斥了一声,张永福的死活他们是不在乎,可要是杀了张永福,他们可一毛钱都拿不到了。 那可是三百万,对他们来说不是小数目,拿到这笔钱,足够他们逍遥快活一阵子了。 “枪法不错。”陈六合嗤笑一声。 三人中的老大对陈六合说道:“陈六合,你也不用拿这样的话来刺激我们,什么规矩我们不懂,我们哥三的规矩就是高兴怎么玩就怎么玩。” “钱我们要,越多越好,女人我们也要。”那老大抓着秦若涵的头发,看着她那张绝美的脸庞,狞笑道:“何况是这么一个极品?老子这辈子还没玩过这种级别的呢,不好好爽一下怎么能行?” 秦若涵也不是省油的灯,一口口水吐在那老大的脸上,狠狠道:“做你的春秋大梦,老娘就是让狗日,都不会让你这个畜生碰到一根汗毛。” “啪!”那老大反手就是一个巴掌,打的秦若涵嘴角渗血,他恶笑道:“不让老子玩?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然后轮了你的尸体?老子让你做鬼都不舒坦。” 这句话的恐吓力度十足,吓的秦若涵都是心中一颤。 陈六合开口了:“别说那些没用的,我都没爽过,你们是不可能骑到她身上的。” 陈六合把张永福丢到地上,慢悠悠的抽出一根烟点上,吸了一口,才道:“你们要是喜欢钱,我虽然没有,但那娘们挺多,三五百万应该还是拿的出手。” 陈六合指了指秦若涵,对三个亡命徒道:“不如这样,给你们五百万,你们滚蛋,去玩最好的妞,骑最烈的马。” “草,你以为你他吗的有钱就了不起啊?老子就是要宰了你,就是要玩她!”刀疤男怒声道。 老大就要冷静了许多,他摇摇头:“我们不会相信你,我们之间做不成这笔交易。” “你们三个即敢玩命又有枪,害怕我耍诈?”陈六合笑着。 “怕,当然怕,你可不是普通人。”老大如实说道。 陈六合耸耸肩:“那咱们就别废话了,这笔买卖到底做不做?想要张永福,就老老实实把人给放了,我把那娘们带走。” 那老大依旧摇头:“别把我们当傻子,没了这娘们当人质,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会放我们走?你的本事我们已经领教过了,我们可不敢冒险。” 陈六合有些不耐烦了:“尽说一些屁话,既然不想放人,那还谈什么?” “你把张永福放了,等我们到达安全的地方,自然会放了秦若涵。”那老大说道。 陈六合都气笑了起来:“你们把我当煞笔呢?就你们三个毫无原则的畜生,你们认为我会相信你们的话吗?” “我们有枪有人,你没得选择,不按照我们说的做,老子就一梭子打死你。”刀疤男不知道从哪端出一把连发突击步枪,能瞬间把人打成筛子的那种。 “草,你们是不是不想要钱了?老子死了你们别想拿到一分钱。”陈六合还没说什么,张永福就紧张了起来。 “老东西,给老子闭嘴。”刀疤男一点面子都不给,随后对陈六合喝道:“快点把人放了,逼急了我,我把你们两都干死,反正只要留着秦若涵这娘们,想弄三百万也不难。” “看来你们还没搞清楚状况。”陈六合叼着烟,不急不缓的说道:“你们不在乎张永福,我也同样不在乎秦若涵,把那娘们杀了也好,我得不到的东西大家都别想得到。” 顿了顿,陈六合说道:“不过没有了筹码的你们,也没资格跟我谈判了,你们三个人都得死。” “你当老子是吓大的呢?”刀疤男怒急,颇有种随时都会开枪的架势。 “老三!”最后还是三人中的老大低喝了一句才让他冷静下来。 “那你说,怎么办?”那老大有些理智,实在是陈六合给他带来了一种极度危险的气息,让他没有半点把握在火拼的情况下能赢。 “很简单,同时放人。”陈六合说道:“我今天来,只为救人,不为杀人。” 那老大沉凝了下来,眼神飘过,三兄弟的眼神有一瞬间的碰撞,似乎达成了什么共鸣,这一幕自然被陈六合尽收眼底,但他只是冷笑,没有说话。 “好!就按你说的办。”那老大做出了决定:“不过,你要保证我们能安全离开。” “放心,我从来都言而有信。”陈六合点头。 说罢,陈六合一脚把张永福踹了出去,张永福这个时候也没工夫去骂娘,连忙从地下爬起来,一瘸一拐的向三个亡命徒的方向努力走去。 而秦若涵也被推搡了出来,赶紧向着陈六合这边跑。 秦若涵和张永福两人正在慢慢接近,陈六合的精神也在这一刻高度集中了起来,他知道,对方三人不会这么老实,就犹如他不会这么老实一样。 整个厂房内的气氛,似乎都在这一刻沉寂了下去,紧张在急速蔓延与发酵,仿佛都能听到心脏在用力跳动的“砰砰”声。 终于,秦若涵与张永福交叉而过,也就在这一瞬间,陈六合怒喝一声:“趴下!”秦若涵这娘们被吓得一怔,虽然没有趴下,但却是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而另一边,早就蠢蠢欲动的刀疤男一个箭步冲上前,一把拽过张永福,双手端着突击步枪,面带狰狞的吼道:“给老子去死!” “突突突突!”突击步枪如火蛇一般吐着信子,一颗颗要命的子弹如流光一般在空中飞驰,直扫陈六合。 陈六合的反应何其快?更别说他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出了。 在枪声刚响之际,他的身形就快速窜动了起来,当然,他不是向前冲,而是向左侧狂奔,饶是他在自信,也不能在这么强的火力压制下迎头直上啊。 他不是神,就算再强,也还是血肉之躯的人。 一个个让人眼花缭乱的高难度军事闪避动作被陈六合挥洒出来,子弹一颗颗的从他周身穿过,竟让人匪夷所思的没有一颗中弹。 转瞬,陈六合来到一根铁柱旁,这厂房是钢铁结构,屋顶之下,有钢铁框架,犹如房梁一般横空。 陈六合足下一蹬,身躯腾飞而起,双掌攀上铁柱的同时,脚掌又是一蹬。 仅仅这简单的两个动作,却让人瞠目结舌,因为他的身体就像是没有重量一般,眨眼就攀上了高达四五米的钢铁房梁之上,也成功躲避了刀疤男的射击视野。 “靠!”不止是刀疤男惊骇,其他两个人也同样睁大了眼睛,这他吗还是不是人?在没有任何掩体的情况下,用一把突击步枪在扫射,整个弹夹都快空了,竟然连对方的汗毛都没挨到一根? “给我!”老大愤怒抢过步枪,一边走一边对着房顶射击。 “突突突突......” “当当当当.......” 子弹射击在钢铁框架上,传出一连串震动耳膜的巨响,一道道火星四溅。 “陈六合,给老子出来!”老大放声大吼,随着他的位置移动,也终于看到陈六合的半个身子。 就在他又要射击的时候,陈六合就如灵猴一般窜动,速度快如鬼魅,让他的视线都难以追赶。 “不好!”看到陈六合蹿去的方向,老大惊吼一声,抬枪就射,可仍旧没沾到陈六合的衣衫。 “老二老三,隐蔽!”老大吼道。 可还不等两人反应过来,徒然,一道身影如大雁一般从高空的钢铁框架上腾飞而下。 两人惊恐交加,第一时间抬起手枪就要射击,可还不等他们扣动扳机,只见两道闪烁着寒芒的银色物体掠过空间。 他们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但下一刻,他们只感觉额头一痛,一道嗡响在他们脑中炸开。 临死前,他们都愕然的看着对方,看着对方额头正中央那枚一块钱的硬币,整个硬币都快要没入了他们的脑门,已经把他们的整个额骨给击碎,只留着一点点边弧在外...... “老子杀了你!”看着两名兄弟死在眼前,那老大眼目欲裂,端着枪就是一通不要命的狂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