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8章 情不自禁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428章 情不自禁

秦若涵撇撇嘴说道:“没关系,邱总会在下面帮我照看着,我上来歇几分钟。” 说着话,秦若涵脱掉了一双性感的黑色职业高跟鞋,把一双裹着肉色丝袜的精美玉足很自然的放在了陈六合的双腿上:“让我架架,脚疼。” 秦若涵自己却不知道,她这一个看似随意的举动,对旁人来说有多么的诱人,她更不知道她那双小巧玲珑的玉足,充满了多么不可估量的诱惑力。 特别是她那如珍珠般的脚趾头还在调皮的扭动着,更加让人口干舌燥。 从陈六合这个角度看去,能很清晰的欣赏到秦若涵一双美腿的曼妙曲线,窄裙遮盖在大腿处,虽然挡住了最美风景,但漆黑之中,依旧充满了无限让人神往难言的神秘,浮想联翩,让人体温骤升。 “老板,你这是在故意诱惑我吗?”陈六合脸上挂着一抹戏虐的笑容,大手覆盖在了秦若涵的丝袜玉足上,拇指在秦若涵的脚板游走,微微用力。 “嗯哼......”这突如其来的感触,让得秦若涵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低吟,她的俏脸瞬间变得绯红了起来。 似乎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把玉足架在一个男人腿上的举措有多么暧、昧,也太危险,这不明摆着是在挑、逗吗? 何况她差点都忘了,陈六合这个大流氓不正是对自己的丝袜玉足一直情有独钟念念不忘吗? “别......痒......”秦若涵的娇躯微微一颤,羞红的脸颊犹如蜜桃一般诱人,她抽了抽脚掌,可却发现无法陈六合那温热的大手掌中抽出。 “你都把脚架上来了,还想这么容易的就抽走啊?怎么着也得给哥们好好玩把玩把吧?”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 “呸,你这个变态呀,脚丫子有什么好玩的?臭都臭死了,赶紧松开,好痒。”秦若涵的呼吸都变得有些局促,随着陈六合的揉动,她只感觉一阵阵莫名感觉袭来,让她本就疲惫的身躯变得更加无力。 “你没听说过美人足香这句话吗?何况这么一双精美的莲足送到了眼前,哪里有脱手的道理?你觉得我是那种暴殄天物的人吗?”陈六合满脸调侃的说道。 手指在秦若涵的脚板缓缓游走,在几个能够缓解疲惫的穴位上轻轻按动,虽然隔着质地极佳犹如蝉翼的超薄丝袜,但陈六合依然能感觉到秦若涵的脚底肌肤娇嫩而光滑,细腻得就像是能够吹弹而破。 看着那十只精美漂亮的整齐脚趾头俏皮扭动,陈六合心中都禁不住腾出了一股火焰,被撩拨得有些心弦激荡,他的手掌轻轻捏了过去。 “呀!”秦若涵猛的一颤,玉足上传来的舒泰感与那股莫名难言的陌生感让得她忍不住的发出了娇、喘,眼神宛若桃花,似羞愤似迷离,双夹红似云霞。 本就心神荡漾的陈六合被这种诱人至极的声音叫唤了一下,更是感觉到身上温度在升腾,也有些动情了,他的手掌缓缓游走而上,握住了秦若涵的小腿。 顺着光滑的丝袜,轻轻抚、摸,延伸而上。 迎上陈六合那火热的眼神,秦若涵只感觉自己都快要被融化了,她的心跳的极快,既是紧张又是害怕,娇俏的小身躯都紧绷着,双掌死死的扣着自己的裙摆。 就在陈六合的手掌刚刚触碰到她裙摆边缘的肌肤时,一种触电的感觉又是让她轻轻一抖,一个没坐稳,重心失衡,惊呼一声向沙发下倒去。 一条强有力的手臂屈伸而来,结实的环住了她的腰肢,紧接着她就感觉整个人都被一股让她很踏实的力量抱了起来,等她回神的时候,她才发现,她竟然已经坐在了陈六合的大腿上。 害怕摔倒,秦若涵下意识的保住了陈六合的脖子,两人此刻的姿势非常暧、昧,她整个人都快倒在了陈六合的怀里,胸前的一对高耸正好与陈六合的唇鼻齐平,就那般耸立在他的眼皮子地下。 差之毫厘的就要触碰在了一起,这让秦若涵简直快要羞愤欲绝,一张俏脸都快要滴出血来了。 “你这么一个大尤物,你让我拿什么理由来放过你?”陈六合轻声说道,放在秦若涵腰肢上的手掌微微一用力,秦若涵就倒了过来,胸前的两团饱、满与巍峨挤压在了他的唇齿上。 这一瞬的柔、软,几乎快要让陈六合血脉喷张! 秦若涵更是像触电一般的狠狠抖了一下娇躯,双手用力的保住了陈六合的后勃,她脸上的表情都快哭出来了一般。 “陈六合,你别......别这样啊,你又欺负我。”秦若涵香气连喘,语气颤抖,连语言,都断断续续。 陈六合缓缓抬起头,看了秦若涵一眼,嗓子有些沙哑的说道:“你不愿意吗?” 听到这句话,秦若涵怔住了,心中没来由的一慌,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我愿意,但......但是......” 没等她把话说完,陈六合嘴角就翘起了一个邪魅的弧度,把头埋在了那座峰峦之中,感受着那令人窒息的雄伟。 身体中最为敏、感神圣的部位被一个男人、并且是她最心爱的男人侵、犯,那种让她阵阵难言的莫名感觉简直快要让她崩溃,似瘙、痒,似痛苦、又让她说不上来的舒泰,她嘴中抑制不住的发出了浓重的呼吸声。 十根手指,都不由自主的张了开来,插、进了陈六合的发丝当中,她身体上的每一处肌肉,都紧绷着,双腿更是拼命的夹在了一起,因为一股羞人的陌生感,正在她最为神秘的地方丝丝涌现。 不知何时,陈六合的手掌已经探进了她的乘以内,整紧贴在她的背脊上游走,手掌上传来的炙热温度,让秦若涵难以言表,酥、痒难耐。 正处在迷离羞涩中的秦若涵忽然发现,她胸前的衬衫扣子,不知道何时被陈六合尽数挑开,她此刻已然是坦荡的呈现在陈六合的面前,只剩下最后一道文胸防线。

上一篇   第0427章 各显神通

下一篇   第0429章 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