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17章 大人物!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417章 大人物!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呆滞了一下,一张镶着钻石边的金灿卡片,这代表着什么,他们怎么可能不清楚? 这是只有会长与副会长才有资格发放的最高规格邀请函啊!可这样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一个青年身上? 李忠磊都傻了,满脸惊愕摊开请帖,看着上面的陈六合三个大字,邀请人更是让他心脏剧烈抽搐了几下。 江浙商会副会长:江远洋! 周围哗然,即便是他们这些见多识广身份不菲的人,都禁不住骇然起来! “不可能,陈六合,你好大的胆子,连我们商会的邀请函都敢伪造,我看你真是来找死的!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了你了!”李忠磊怒急道。 他绝对不相信陈六合能拥有这样的邀请函,那唯一的解释就是这邀请函是陈六合伪造的! 一定是这样!借陈六合的身份,怎么可能认识江浙商会的核心高层?如果真认识的话,陈六合怎么又会被他打压得体无完肤而无能为力呢? 这一切都不符合逻辑,所以这是无稽之谈!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这个胆大包天居心叵测的人给我拖下去,先看管起来,等宴会结束之后,我们在定夺如何处置!”李忠磊说道。 其他人也明显认为陈六合的邀请函是伪造的,否则这就太惊世骇俗了,要知道,江浙帮成立到现在,这样的钻石边的邀请函一共都没发出去过几张。 并且每一个有幸得到的,不是华夏名人就是地位超然的权贵,怎么可能会发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呢? “先把他拖下去再说!”有人冷声道。 那些保镖服从命令,就要上前去捉拿陈六合等人,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悠悠的声音从厅门处传来:“谁那么大的狗胆,连我请来的贵宾也敢拖出去?” 这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成功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这是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青年,身上有着一股贵族气息,面容很是俊朗,跟器宇轩昂沾边! 他的出现,让得厅内一部分人都是脸色一惊,立即就有人迎了上去:“江总,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回江浙的?上次看新闻不还说你在米国唐人街风生水起吗?回江浙了也给我们大声招呼啊,我们好去迎接!” “呵呵,我也是刚下飞机,行程冲忙,就不劳烦各位叔叔伯伯了。”青年的笑容很好看,让人沐浴春风,他指了指前边:“很热闹啊!” 他迈步走向陈六合这边,眼神打量众人:“我这才一年多没来参加商会的聚会而已,就变天了吗?”他蹲下身子,从地毯上捡起掉落的金灿钻边请帖,拍了拍灰层道:“你们现在不得了啊,连我父亲发出去的邀请函,你们都不当做一回事了?看来咱们商会真的是很久没整治了,有些人已经胆大妄为!”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的目光突然变得锐利,扫视了一圈,很多人都不由垂下了头颅,别看这些人各个都家财万贯身价不菲,可在这青年面前,还真不敢造次! 这青年是谁?江浙商会副会长江远洋的长子江兴航!江氏集团海外区总经理,一个拥有极高商业天赋的青年俊杰,入驻江氏不到五年的时间,让江氏集团在海外盈利逐年递增,翻了几番! 青年的话让所有人的心中都是狠狠一颤,这邀请函是真的?他们不可思议的看向陈六合,这青年到底是什么来头?竟能让江氏集团董事长、江浙商会创始人之一的江远洋亲自发出邀请函? 凉气倒抽的声音接连传出,这个青年绝不可能是个普通人!他一定来头恐怖! 陈六合看都没去看一眼已经吓的六神无主脸色煞白的李忠磊,他笑吟吟的看着江兴航,两年没见,这家伙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你们江浙帮现在了不得了,人多势众,欺负起人来也是霸道的很,今天这事儿你要是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我估摸着明天的财经头条就是会江氏集团大少爷、海外区总经理遭到毒打,鼻青脸肿现身西湖果泳!”陈六合淡淡道。 “两年多没见,你还是喜欢以武服人。”江兴航缩了缩脖子说道,脸上多了抹警惕,显然,他曾经吃过陈六合的亏,而且记忆犹新,不止一次! “能用拳头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拐弯抹角?”陈六合嗤笑道:“我要以德服人也可以,当年那几张动作到位、姿势得体、表情销魂的性感照片我还存着,不介意丢给媒体暴光一下!”陈六合风轻云淡的说道。 江兴航的脸色更难看了,他当年酒醉之后一时兴起,跟几个嫩模玩了一次一龙几凤的戏码,没想到就被陈六合这个无耻混球给抓拍了,没少威胁过他。 “呃......六哥,就咱两这关系,有话都能好好说,你觉得怎么处理你才满意?”江兴航一边咬牙切齿一边赔笑的说道。 “别特么套近乎,你比我大多了,别把哥们喊老了!怎么处理是你的事情,反正我很不爽!”陈六合大喇喇的说道,从新在沙发上坐下,抓着秦若涵那冰凉的手掌,他用大拇指捏了捏,示意没事。 “砰!”毫无征兆的,江兴航抽起了一瓶82年的拉菲红酒,一个转身就把酒瓶砸在了噤若寒蝉的李忠磊的脑袋上。 李忠磊惨叫一声跌坐在地,惊恐的看着神情突然变得狰狞的江兴航,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在江兴航面前,他就是垃圾啊,连垃圾都不如啊! 他现在只感觉人生的大起大落来的太快了,压根就无法相信眼前的巨大转变!陈六合这个地痞无赖,怎么可能认识江家?这特么简直比惊悚片还要不合理! “大家都很好奇,我不是在米国吗?怎么会突然空降杭城?原因很简单,我家老爷子最看重的一个后辈、我江兴航的兄弟,就在我们的老家,被我们商会的人差点玩死!你们说我为什么要回来?” 江兴航拽起李忠磊的头发,冷声道:“为了赶上今晚的酒会,我可是推掉了一个某国皇室的晚宴邀请,你说你是不是罪不可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