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1章 意想不到的变故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41章 意想不到的变故

眼睁睁看着这一幕的张永福猛力咽了口口水,这一次比上一次所看到的,还要恐怖,陈六合的变态战力再一次让他心脏抽搐。 这可不仅仅是超出了他的想像,简直是超出了他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一个人的速度怎么可能快到那种程度?一个人的反应神经怎么可以达到那种地步? 这完全就是超越了人体极限。 每一个眨眼都有人在死亡、在倒下,这种感觉,简直让人崩溃,张永福只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环视了一圈,嗅着空气中浓郁的血腥味,陈六合脸上是一片让人毛骨悚然的冷漠,他看向了仅剩的张永福,以及护在张永福身前,脸色苍白腿脚发抖的两名壮汉。 “这......这怎么可能?陈六合,你到底是不是人?你他吗简直不是人,你不是人!”张永福仿佛失去理智的嘶喊着,表情都扭曲了,可见他内心承受着多么大的恐惧感。 他这辈子杀人如麻,见过太多的鲜血,可还从来没经历过这么恐怖的事情。 一个人在被五花大绑的情况下,用十秒钟的时间杀光了一屋子持有枪械的人,这怎么可能? 这绝不可能,别说别人不会相信,就连亲眼见证了这一幕的他,都不敢相信! “张老大,你的胜利姿态呢?”陈六合神情淡漠的说着,十几具尸体,满地的鲜血,空气中的腥味,仿佛都不能给他带来半点波澜,他平静的就像一个恶魔。 “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绝不可能!”张永福无法接受现实,这局势扭转来得太突兀,这惊变来得太恐怖。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不可能,我都把它们变成了可能。”陈六合嘴角轻轻一挑,这种邪魅的笑容,几乎快要把人的心脏击碎。 “在我的字典里,没有什么不可能!” 张永福三人还在惊恐后退,不知不觉退到了墙角,他们无路可退,看着迈步走来的陈六合,他们真的要崩溃了,他们现在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张老大,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可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呢?”陈六合轻声问道。 “是你逼我的,都是你逼我的,你就不该来杭城,你就不该来插手我的事情,秦若涵那个溅人有什么好的?谁让你帮她?你帮她就得死!”张永福吼道,仿佛声音大些,能为他壮胆。 陈六合摇摇头:“你已经害得她家破人亡了,为什么还要咄咄逼人?就算是一只畜生,恐怕都比你有点人味吧?” 听到这话,张永福讥讽的狂笑了起来:“人味?就你这个连杀十多人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冷血动物,跟我说人味?你不觉的可笑吗?去你吗的人味!” 陈六合淡漠摇头:“我跟你不一样,我杀的都是畜生!” “少他吗给自己带高帽子,你跟老子都是心狠手辣的人,五十步笑百步,装什么道德圣人。”张永福破口大骂,恐惧到极致,便是疯狂。 “我现在就是后悔,后悔没有在最开始的时候就乱枪打死你。”张永福恶狠狠的说道。 陈六合冷言:“张永福,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聪明?什么事情都在你的算计之中?你当真以为就凭你的迷幻药,能制服我吗?你当真以为,如果不是我刻意为之,那两个娘们能够擒住我吗?你太天真了。” “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之所以会自己送上门,就是要来宰你的。谁是猎人谁是猎物,你似乎到现在都没搞清楚?” 陈六合嗤笑连连:“你以为从西南境外雇几个杀手,就能做到神鬼不知天衣无缝了吗?呵呵,在来之前我就已经得到情报了,不信你再给西南那边打个电话,看看还有没有人回应你。” “你到底是谁?”张永福震惊了,一个在西南那边都有手腕的人,不可能是个简单人物。 “你没资格知道我是谁,我只能说,你惹到了一个你修炼八辈子都惹不起的人。” 陈六合不屑的说道,这句话从他口中说出来,一点都不觉的自大或狂妄,曾经的那个地下世界,有多少人修炼八辈子都惹不起这尊阿修罗? “该送你上路了,还有遗言吗?”陈六合冷笑道:“有遗言也留着吧,你这种人就该死不瞑目。” 说罢,陈六合就是往前一蹿。 张永福惊恐至极,推着身前两个手下吼道:“上啊,给老子杀了他!” 可还没等他的话音落下,其中一人就闷哼了一声,脖子直接被陈六合捏断,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下。 另一人都吓得六神无主了,就差没夺路而逃。 张永福满脸狰狞的抓着身前的手下,狠狠的朝陈六合推去,同时,他猛然转身,毫不犹豫的向窗外纵身跳出。 等陈六合解决完最后一个人的时候,只见张永福已经跳出了窗口。 这里好歹也有三楼,说高不高,差不多也有十米左右,一个人在死亡面前,果然是什么勇气都有。 来到窗边,正好看到张永福连滚带爬的从地下爬起,头也不回一瘸一拐的快速向街道跑去。 “无谓挣扎。”陈六合嗤笑一声,一个翻身越出了窗户,身躯极速坠落十米高空,在落地的那一瞬间,他足尖点地,随着身体一个翻滚,轻巧的卸去了所有惯性重力,安然无恙毫发无损。 还没等他去追张永福,忽然,远处射来两道强光,一辆红色的小福特就跟一只小野豹一般,带着一股车毁人亡的架势把张永福撞飞了出去。 看着从车上走下来两个惊慌失措的女人,陈六合失笑了一声,这算不算是接应自己? “你们两个挺不错,还知道将功补过。”陈六合走上前,对两个吓的脸色发白的女人打趣道。 “六哥,你没事吧?”看到身上染血的陈六合,两女惊呼。 “没事。”陈六合摇头,没多说什么,直接走到了张永福的身前:“死了没有?没死透的话,我给你补上。” 本想装死的张永福连忙惊醒,他看到远处的红姐和小媛,他登时怒不可遏:“你们两个溅人,我一定会让你们不得好死,全家死光!” 陈六合一脚踩在对方的脸上:“你自己都要死了,还来威胁别人?” “陈六合,你不能杀我,秦若涵在我手中,你敢杀我,我就让那个小娘们尝尝被人活活干死的滋味。”张永福说道:“哈哈,那滋味一定很爽。” 闻言,陈六合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眯眼看着张永福:“你说的是真的?” “不信你给她打个电话看看就知道了。”张永福狞笑。 陈六合没说话,而是直接给秦若涵打去了一个电话,响了两声,被接通,但说话的竟不是秦若涵,而是一个让陈六合略感熟悉的男音。 “嘿嘿,你还没死呢?” 听到这个声音,陈六合的脸色彻底沉了下去,这道声音他记得,正是那三个亡命徒中的刀疤脸,很显然,秦若涵被这三个人劫持了。 “秦若涵怎么样了?”陈六合轻轻吐出一口气。 “你放心,她很好。” “陈六合,救我......”隐约中,陈六合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秦若涵的呼救声,让他心中不禁暗骂了一声蠢货,他早就猜到了秦若涵收买这三个人会出事,只是没想到会是以这种形势出事。 “你们没对那娘们做什么吧?”陈六合轻描淡写的问道,同时一只手提起张永福,把他丢进了小福特内,自己也跟着坐了进去。 “这不是我们哥三刚想尝尝这小骚货的滋味吗,你的骚扰电话就来了,这骚货还真是诱人,玩起来一定很爽。”刀疤男狞笑道。 “张永福在我手上,不想他死的话,你们最好老实一点。”陈六合捏着张永福的胳膊,剧烈的痛楚让张永福发出了惨叫,能清晰传进话筒内。 “陈六合,那老家伙还欠着我们兄弟三百万呢,你可千万别乱来,不然我保证我们哥三能把秦若涵这骚货活活玩死。”刀疤男的声音阴鸷。 “你要钱我要人,那么我们做个交易,一个换一个。”陈六合语气平静的说道。 “好,西郊有个废弃厂房,我们等你哟。”刀疤男用变态的腔调说道。 挂断电话,陈六合让坐在驾驶位上的红姐下车,把小媛也赶下了车。 “你们回去吧。”丢下一句话,陈六合就开着小福特疾驰而去。 车内,陈六合拨打了周云康的电话,直接了当:“两件事,第一件,派人去处理黑龙商会办公室的尸体。” “第二件,秦若涵在西郊一个废弃厂房被人挟持,我要你第一时间派人过去,不需要动手,盯住他们等我到就行。” “张永福死了?”很显然,周云康现在不关心别的破事,只关心张永福这座压在他头顶的大山倒了没有。 “在我手中。”陈六合冷冷说道。 ---------- 新书期间,请大家多多支持,书评区挺不活跃,大家可以踊跃冒泡!前面的观众、后面的观众、山上的观众、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