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4章 女无赖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04章 女无赖

“家里水管暴了,会修吗?” 听到这个悦耳甚至带着些许诱惑的声音,陈六合又是虎躯一震,这特么的还是个娇俏小娘们啊。 不过他总觉得这个声音好像有点熟悉,似乎在哪里听到过,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挂了电话,陈六合赶紧屁颠颠的出了门,现在他和小妹都快揭不开锅了,不多赚点外快怎么活儿? 梨园小区是杭城的一座中档小区,能在这里买得起房子的,最起码也得是小资。 刚走进这座小区,陈六合的心情就没来由的舒畅了起来,他最喜欢跟有钱人打交道,杀猪完全没压力啊。 来到指定楼层,敲开防盗门,出现在眼前的,赫然是一个美艳动人的女人。 女人面容精美、五官端正,白皙的皮肤娇嫩水亮,一双杏桃般的美眸中若有秋水荡动,长长的睫毛微微翘起,像是两把扇子一般动人心弦。 标准的瓜子脸、弯月眉,一头酒红色的波浪长发慵懒的盘在脑后,露出了光洁饱满的额头,修长的脖颈下,是波澜壮阔的起伏,特别是在丝质睡裙的遮掩下,内里黑色文胸似乎都若隐若现,简直让人血脉喷张。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人啊,而且还是那种最容易诱人犯罪的类型。 可看到这个女人的脸蛋时,陈六合一点艳福不浅的想法都没有,反倒瞪大了眼睛:“怎么是你?” 女人斜睨了陈六合一眼,嘴角翘起一个嘲讽似的弧度,一副傲娇语气道:“怎么?看到我很吃惊吗?为什么不能是我?” 陈六合苦笑了一声,难怪他觉得电话中的声音很熟悉,原来这娘们就是今天下午遇到的那个被碰瓷的倒霉女。 上下打量了这娘们一眼,陈六合说道:“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有钱就可以,春宵值钱时间宝贵,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开搞吧。” 听到这乱七八糟的话,秦若涵的俏脸瞬间抹上了一层红晕,她怒瞪着陈六合道:“嘴巴能不能放干净点?” 陈六合这才发现自己口误,打了个哈哈笑道:“误会误会,哈哈,美女,我这话虽然糙,但理不糙,你上十里八乡打听打听,我陈六合不但服务周道,而且活好,事后保管让你浑身舒畅,赞不绝口。” 越说越离谱,气得秦若涵满脸红嫩,她恼火的看着陈六合:“满嘴胡言乱语,再敢说一句放肆话,就立马给我打哪来滚哪去。” 陈六合讪讪一笑,掂着工具箱就向卫生间走去,心里却是暗笑,小娘皮,就凭你这点道行也想跟哥们划道道?还嫩着呢,哥们分分钟放倒你。 来到卫生间,一看里面的情况,陈六合傻眼了,这特么哪里只是水管暴了?简直是特么的整个卫生间都被拆了好吧? 只见那水管起码有三四处缺口,都在往外喷水,而且马桶都被钝器砸破了,洗脸池也是被砸出了一个大窟窿,水喷的到处都是,都快满出客厅了。 更让陈六合无语且又气血上涌的是,在卫生间内,还挂着几个衣架,衣架上全是女性的贴身私物,有蕾丝半透明的文胸与小裤裤,还有超薄的肉色与黑色连裤丝袜,被水浸湿的情况下更具别样诱惑。 让人忍不住联想到美女房主穿上这些贴身衣物时的场景,令人口干舌燥。 好吧,做为一个非常正常的男人,陈六合很不争气的有了反应...... 跟在陈六合身边的秦若涵也注意到了陈六合的目光,她气急的说道:“眼睛往哪看呢?再瞎看小心把你眼珠子挖掉!”饶是她这种常年游走在风月场合的女人也是有些羞恼,都怪她自己刚才太冲动,没来得及把贴身衣物先收起来就先把卫生间给毁了。 “我说大姐,你这种情况不应该找我吧?你应该去找装修工才对啊。”陈六合黑着脑门说道,都祸害成这样了,让他怎么修? “怎么?你不是号称全方位家政小能手吗?这点活儿你就吃不下了?”秦若涵冷笑的说道:“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得提醒你,这误工费得算你头上?” 陈六合眼睛一瞪:“误工费?小爷都还没开工呢,有哪门子的误工费?” 秦若涵扬着下巴瞥了陈六合一眼:“是你打着全方位家政小能手的牌子招摇撞骗,现在我找上你了,你又做不了,这卫生间我可正等着用呢,你说你这不是耽误我的事吗?难道不需要对我做出赔偿?我还没告你带有欺骗性质呢。” “我靠!”陈六合骂了句:“我说大姐,就算你看我不顺眼也不用这样来整我吧?我招你惹你了?不就是下午收了你几百块钱吗,有这么招人恨吗?为了整我,你不惜把自己家的卫生间都毁了?” 这特么明摆着是人为,这娘们简直就一神经病啊,陈六合现在极度怀疑卫生间惨案就是这娘们一手制造的,目的仅仅是为了给自己找麻烦。 “我乐意,你管得着吗?别那么多废话,就一句,到底能不能修好?”秦若涵心中有些小小得意,这几天正心烦着呢,恰巧这小子撞枪口上来了,不拿他撒气拿谁撒气? “小爷不伺候你了,该干嘛干嘛去,爱告就去告,哥们虽然读书少,但我还就不相信就这样的破事还能立案受审了?”陈六合忿忿说道。 秦若涵稳坐钓鱼台,道:“那就试试呗,我还可以告你私闯民宅啊、入室抢劫啊、强-奸-未遂啊,你进了我这个门,我就有太多理由了。” 陈六合心中那个气啊:“我说小妞,你是不是更年期到了有病啊?有本事你去找那个碰瓷的人啊,你揪着我不放干嘛?” “我乐意,你管的着吗?”看着陈六合的气急败坏,秦若涵就是一阵解气。 可陈六合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同志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当即就把心一横,提着工具箱就要离开。 “喂,110吗?我要报案......”一听到秦若涵打电话,陈六合就炸毛了,赶紧回奔,夺过秦若涵的电话,道:“你牛,得得得,我修还不成吗?你真他娘的是姑奶奶,老子惹不起。” 在秦若涵的淫-威之下,陈六合只得妥协,虽然他不怕秦若涵报警,这样的小事就算去了警局到最后也会不了了之,可陈六合没那闲工夫啊,可不想惹麻烦上身。 看着卫生间的狼藉,陈六合悲愤叹息,这工程之浩大,估计半夜都回不去了。 这样的小型维修对陈六合来说,可以说没有任何难度系数,连飞机大炮潜水艇他都修的来,何况区区几根水管? 好在这个小区的物业很靠谱,一些装修常用的材料都有备着,打了个电话让物业送上来,为陈六合省了不少的事情。 在满心屈辱之下,陈六合直接把衣架上的那些女性贴身私物拽下来充当抹布,还别说,这些小玩意儿手感真好,丝滑丝滑的,不免让人心生涟漪。 却是气得秦若涵满脸通红,敢怒不敢言,如果手中有凶器,她相信自己绝对会在陈六合的后脑勺上敲上一记。 花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水管全都换上了,陈六合呼出一口气,从兜里摸出连扫大街的大爷都不稀罕抽的劣质红梅烟叼上点燃。 “完事儿了,至于你的马桶跟洗脸池,我是无能为力,你明天还是去卖洗浴用品的地方买新的吧,他们应该会上门安装。”陈六合提着工具箱,走出卫生间,对着正慵懒窝在客厅沙发上的秦若涵说道。 不等对方说话,陈六合就伸手要钱:“结账吧,八百,给你打个九点九八折一共是七百九十八块四毛,按四舍五入计算,还是八百。” 听到陈六合的话,秦若涵差点没吐血,她从沙发上蹦起来道:“八百?你怎么不去抢啊?”这下三滥的无赖货色真敢开口。 “八百还贵?特么的上门做个全套服务也要八百块啊,我这一晚上累死累活的,不比全套累啊?”陈六合没脸没皮的说道。 秦若涵气的那叫一个狠,她今天就是为了整陈六合出气的,哪里会给钱?眼珠子一转,就道:“那我也要好好跟你算算,我晾在卫生间的那些内衣跟丝袜已经被你毁了,那些可都是国际名牌货,加起来至少也得两千多,我看你穷酸样就当可怜你,给你折半,算你一千二,你还要倒找我四百。” “啥?”陈六合眼珠子都瞪出来了,恼火道:“那几块破布加起来还没我的裤头布料多,要两千多?你比老子还心黑啊?” 陈六合怒不可遏道:“娘们,别跟哥们磨磨叽叽,赶紧拿钱完事,不然你别看哥们慈眉善目的,哥们心狠着呢,发起火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狠法。”秦若涵冷笑着,她在灰色地带混了这么多年,什么没见过?哪里会被陈六合这样的土八路给吓着? 陈六合色厉内荏,努力装出一副凶狠模样逼向秦若涵,他只觉得今天是倒了八辈子霉,怎么就碰上这么一个无赖娘们? 本来还以为下午轻轻松松小赚几百块钱,可现在一看,这明显是祸不是福啊。

上一篇   第0003章 三年

下一篇   第0005章 惊魂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