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8章 现形!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38章 现形!

迎上陈六合的眼神,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红姐和小妹两人竟然多了一丝紧张。 特别是看到陈六合已经放到嘴边的红酒杯,两女一只手拿着酒杯,另一只放在腿上的手掌,不自觉的紧捏着裙摆。 眼看陈六合就要轻轻抿上一口的时候,突然,他那别具一格的电话铃声闹腾了起来。 “爷爷,您孙子给您来电话啦......” “不好意思,接个电话。”陈六合放下酒杯,两女的心情都是异常复杂,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也不知道是放松,还是遗憾。 看着屏幕上的陌生号码,陈六合皱了皱眉头,不是来自杭城,显示地域是西南那片。 按下接听键,陈六合没有说话,对面率先传来一道让陈六合倍感亲切且及其熟悉的声音。 “六子,我老唐。” 这声音,让的陈六合的心中都是微微一颤,荡起了涟漪,满肚子久违的思绪涌现,他怎么可能忘了这个在他最低谷最狼狈的一年里,对他照顾有加的监狱长? “老唐,你能给我来电话,太意外了。”陈六合触景生情的说道,他当初来杭城换了新号码的时候,记得给唐季云发了条短信,只是不想断了这份特殊的情分,却没想到,这么快,唐季云竟会主动给他来电。 “出狱之后过的怎么样,还行吧?”唐季云笑着问道,老朋友之间的絮叨。 “呵呵,总比在你那待着强了百倍。”陈六合脸上挂满的笑容。 “你这家伙,在我这怎么了?天天好酒好肉好烟的招待你,就差没把你当活菩萨给供起来了,刚出去没多久,就不念好了?”唐季云笑骂道。 顿了顿,唐季云忽然又说了句:“再也别回来了,我怕被你吃破产。” 陈六合暖心窝子的笑着,他知道,前面半句是发自内心的,后面半句是开玩笑的。 “怎么会想到给我打电话?想我了?你是知道的,我可不喜欢男人。”陈六合笑着说道。 “你小子。”唐季云摇头一笑,旋即整了整声音,问:“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陈六合皱眉:“消息这么灵通?” “你等等,老鼠要跟你通话。”唐季云道了句,旋即陈六合就听到电话那头传出一些动静,紧接着另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了话筒。 “六哥,我啊,我是老鼠啊,你走的时候也不跟弟兄们道个别,搞得怨声载道,现在大家都骂你黑心六呢。”声音中带着激动。 闻言,陈六合心中又是一热,他笑的及其开心:“老鼠,那你帮我转告他们,谁丫再敢骂我黑心六,小心我哪天回去把他们全关狗笼子里。” 老鼠嘎嘎直笑:“听到这话,那他们指定骂的更欢实了,大家可都盼着你能早日回来呢,没有你在这里,弟兄们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陈六合气笑了,骂了句:“你们这群狗日的,就不能盼我点好?” “嘿嘿。”这个如果走出缜云监狱,在西南地区绝对能够翻云覆雨的家伙,此刻却抓着电话傻笑着。 老鼠,只是他的外号,陈六合至今都不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但陈六合却知道,这是个在西南区域连牛鬼蛇神都能通吃的狠角色。 他玩的是命,卖的是情报,做的是杀手经纪人,在半个西南,无论你想知道什么,想要做些什么,只要有钱,又能找到老鼠,那指定没错。 除了天上的星星、水中的月亮,他不能给你摘下来,其他事情,基本上没有办不成的。 他的关系网庞大到了境外,可谓是个数得上名号的狂人。 要不是当年他吃了雄心豹子胆想做掉一个高官的儿子,也不会落到锒铛入狱的下场。 本来他要面临枪决,但这家伙委实手眼通天,不知道走了什么关系,硬生生在高压之下,把死刑变成了无期。 但千万别以为像老鼠这样的人在缜云监狱里就很牛逼了,在那个乌烟瘴气狠人满地的鬼地方,老鼠这样的人不说一抓一大把,至少是几双手都数不过来。 这就是缜云监狱最为可怕的地方!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陈六合笑骂一声。 老鼠的声音变得严肃了起来:“六哥,你是不是遇到了麻烦?有人想杀你!” 陈六合不动声色的说道:“把你知道的说出来。” “我收到消息,有人在境外雇了几个缅甸佬,去杀一个杭城的陈六合。”老鼠说道。 陈六合心中涌起了一片冷意,他言简意赅:“说重点。” “雇主好像是杭城的一个小黑势力,叫黑龙会。”老鼠说道。 “呵呵,果然是他,那条老狗,演技不错。”陈六合淡淡说道,脸上没表露出任何端倪。 “那群不长眼的家伙,连六哥的眉头都敢触,真是不知死活,那个受雇的经纪人已经被我的人给逮住了,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顿了顿,老鼠又道:“六哥你只要开个口,我立马让人赶去杭城,只要一个晚上,我让那个狗屁黑龙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千万不要以为老鼠这样的人被监禁了,就没有任何影响力了,他们这帮人,鬼点子太多,在监狱内还能遥控外界事情的人,不在少数。 不等陈六合说话,他就听到电话那边唐季云对老鼠说道:“六子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管好你自己,身上还想多背点罪行?” 就听老鼠道:“草,我怕个锤子,反正也是终身监禁,难不成还能把我下辈子也预支了?老唐你要是有那本事,你咋不把我这辈子放出去,让我下辈子再来蹲窑子?” 陈六合失笑的摇了摇头,对着电话说道:“好了,别贫了,这件事情不用你管,老老实实改造,说不定还有出来的可能性,杭城不比西南那边,山高皇帝远,这边要是敢制造出大动静,保准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好了,挂了,帮我给那些家伙问个好,有时间我会回去看他们。”说罢,陈六合就果断的挂了电话。 沉凝了一会,陈六合冷笑了一声,这才想起眼前还坐着两个娘们。 他笑着端起红酒,对两人道:“不好意思,老朋友打来的电话,来,走一个。” 三人碰杯,眼看陈六合就要喝到红酒,红姐和小媛鬼使神差的喊了句:“六哥......” 陈六合看了她们一眼,笑道:“怎么了?不让喝?” “没......没,喝......喝吧。”红姐的笑容有些复杂。 红酒入喉,一股香醇蔓延,陈六合砸吧了一下嘴唇,笑道:“酒不错,就是不知道这一杯酒的代价,会不会太大了一些。” 说着话,陈六合看着两人,意味深长,让得本就紧张的两人身躯一颤,不敢去与陈六合对视,很是慌乱。 “你们很紧张?”陈六合缓缓说道,他轻晃着高脚杯中如血液般的红酒,轻松的靠在沙发上:“下药的是你们,为什么你们反倒比我还紧张?” 陈六合一语道破天机,让得红姐和小媛两个人花容失色,不可思议的看着风轻云淡的陈六合,红姐骇然道:“你......你怎么知道?” 陈六合冷笑一声,没有解释,而是说道:“不过就你们涂抹在杯子上的这种迷幻药,对我毫无用处,要把我迷晕,至少也得拿出能迷晕大象的剂量吧?” 陈六合指了指杯子:“这破药虽然无色无味,不过很显然,我的鼻子比它要稍微厉害一些。” 听到陈六合的话,红姐和小媛的脸色皆是瞬间惨白。 “六哥,你......早就知道我们要对你图谋不轨了,对吗?”红姐颓然失色的问道,眼中满是悲凉:“你一直在跟我们演戏......” “无所谓演戏不演戏,只不过既然你们想玩,我就陪你玩玩玩罢了。”陈六合面无表情,微微眯着眼睛,审视两人。 “我没想过需要你们感恩戴德,但起码也不要恩将仇报吧?”陈六合摇摇头说道:“这是五楼,想不想感受一下从高空自由坠落的感觉?” 两女浑身一颤,脸上满是惊恐,她们缩在沙发上,两人的眼眶都红了,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陈六合身上带给她们的威压,让她们快要无法喘息。 “六哥六哥,我们不是诚心的,我们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我们不照做的话,我们的家人都会死的。” 红姐带着哭腔说道,悲痛欲绝,眼泪夺眶而出,小媛也是在抽泣着。 “六哥,我们知道这样做是不对的,我们不能害你,但请你相信我,我们真的别无选择啊,我们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张永福那个王八蛋杀害我们的家人。”小媛也在哭:“我弟弟还小,他才十三岁,他才刚上中学,他的人生还没开始,我不能看着他死啊。” “果然是那条老狗指使的。”陈六合一点都不在乎红酒杯上的毒素,他仍旧轻晃着。 斜睨了一眼已经哭得撕心裂肺的两女,他淡淡道:“你们怕他,难道就不怕我吗?”

下一篇   第0039章 全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