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5章 幽灵鬼魅!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385章 幽灵鬼魅!

苦逼逼的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路,才回到乔天商场外把自己那辆拉风惹眼的三轮车取回,一路上陈六合想破了脑袋也没想出自己到底是哪个关键词戳到王金戈那个娘们的爆点了。 想不明白的陈六合只能独自蹬着三轮车,在繁华的大街上郁郁寡欢,优哉游哉的返回自己的温暖小窝。 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乔晨木死后的半个小时,终于有人发现了这一惊恐情况,整个“黄金娱乐会所”都炸了! 黄金会所的幕后老板以及几位股东全都连夜亲自到场,死了人这不是什么大事,但死的是乔家乔建业的儿子,这可就是天大的事情了。 半个小时后,第一时间收到消息的乔家人都赶来了,已经很久没有走出乔家公馆的乔建业亲自到场,乔晨峰等人也都来了,就连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的乔晨鸣都冲冲赶来! 虽然乔晨木这个大纨绔一事无成,也是乔家几兄弟当中最无用的一个,在乔家的地位向来也是无关紧要,但他毕竟是乔家至亲血脉,没有人不重视这件事情! 不多时,一辆辆响着鸣笛的警车也赶来了,这一晚的“黄金娱乐会所”可谓是热闹非凡,快要成为了小半个杭城市的焦点。 当看到乔晨木躺在浴池旁那具已经冰冷多时的僵硬尸体时,乔家人的怒火滔天,一个个杀气凛凛,乔建业这个商海沉浮了一辈子的老狐狸,都忍不住老眼湿润,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他没想过他这辈子会遇上这样的悲痛经历! “乔老,我们鉴定过了,确定是被人用毛巾勒死的,死亡时间大概是一个小时之前!唉......您老,节哀!”法医走上前来对乔建业轻声说道。 乔建业没有说话,双手拄着一把龙头拐杖,那双干枯的手掌用力的攥着,显示着心中的悲伤与不平静。 乔晨鸣沉着一张脸问道:“现场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发现?” 法医摇了摇头道:“目前还没有,作案物品虽然留在了现场,但是毛巾上没有发现任何指纹遗留的迹象,连地板上的脚印都没留下,这个作案凶手,明显是个老手啊。” 顿了顿,法医道:“你们也别担心,警方正在寻找蛛丝马迹,或许在别的地方能有所发现和突破,一口气杀了这么多人想不留下一丝线索是不太可能的。” “操!草他吗的,是哪个吃个熏天狗胆的王八蛋干的!一定要把这个畜生给我揪出来!老子要把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乔晨峰大发雷霆,一脚就把身旁的一个橱柜踹翻在地,就算再瞧不上乔晨木,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胞兄弟死在眼前,他无法抑制住胸中的愤怒! 转头看着缩在角落正瑟瑟发抖的两名三点式少女,乔晨峰指着她们喝道:“你们是在全程陪同乔晨木的吧?老实交代,你们刚才说的都是实话?我最后问你们一遍,看到了凶手是谁没有?如果敢骗我,我把你们卖到非洲做妓-女!” “我们说的都是实话,我们真没有看到,我们直接被人打晕了过去,等我们醒来的时候,乔少爷就已经......”两女都快吓哭了。 “好了,老三,她们应该不敢说假话,不要为难她们了。”乔晨鸣沉声低喝了一声,旋即,他看向了会所的几位股东,也算是杭城响当当的商人了。 “在你们会所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很想问问,你们会所是怎么开的?你们的安保系统都是怎么做的?一个晚上出了十三条人命,你们对此却一无所知?让凶手大摇大摆的进来,然后大摇大摆的离开?” 乔晨鸣没有怒斥,声音很沉,但有着比乔晨峰更大的震慑力和威严! 会所的几名股东也是脑门流汗,在乔晨鸣这个身居高位的大人物面前,他们还是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其中一人开口道: “乔市-长,这件事情完全是个意外,我们会所的保安措施一向很很严谨,今晚发生的事情我们到现在都没搞清楚是什么情况,不过请您和乔老放心,我们已经让人去调取今晚所有的监控影像了,我相信凶手不可能躲开监控探测!” 乔晨鸣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不一会儿,就有人大汗淋漓的闯了进来,在会所股东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几名会所股东皆是脸色一变,一人大惊失色:“你说什么?” “怎么回事?说出来!”乔晨峰冷声喝道。 “监......监控视频中,没有发现凶手的蛛丝马迹!” 对乔晨峰说罢,会所股东擦着额头的汗渍,对属下喝道:“你确定吗?这怎么可能?我们会所每一层楼每一个角落都有监控,几乎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难道凶手是幽灵吗?来无影去无踪?!” “老板,的确没错,我都检查了不下二十遍,确认没有任何异动,连个可疑的人影都没见着。” 顿了顿,这人继续说道:“不过......我怀疑我们的监控数据似乎有被修改过的痕迹,而且我刚才去监控室取证的时候,发现里面的安保人员正处在昏睡当中,我把他叫醒后询问,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昏死过去的,这种种迹象表明,一定是有人动了手脚!” “废物,真他吗是一帮废物,这么大一个会所,这么多安保人员,竟然会被一个凶手玩的团团转!”乔晨峰怒不可遏的破口大骂。 乔建业沉声道:“好一个天衣无缝,有备而来啊!看来今晚我们是别想在这里找到任何线索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凶手!” 果不其然,几分钟后在四处取证的警员也返回,脸色难看的说道:“没有任何收获,连门把上的指纹都被销毁得干干净净,地板上没有留下一根头发和一个脚印,这是个老手,而且是个经验恐怖的老手!” 预料之中,乔建业没再说什么,只是深深的看了乔晨木的尸体几眼,有些疲惫的深深吸了口气,道:“老二,你留下把老六的尸体处理一下,运回家吧。” 说罢,乔建业就转身离开,乔晨鸣和乔晨峰等人都跟在了他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