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7章 跨楼送日?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37章 跨楼送日?

被张永福骂的狗血喷头,这几名张永福的心腹手下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只是昨天夜里见到那两个败北回来的杀手时,两名杀手身上数十道的细密刀口委实让人心惊胆寒,那两个杀手的眼中,更是布满了极度的惊恐。 他们实在也想不通,这两个身手颇为精湛的专业杀手,怎么会被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废人弱女子搞成这样。 他们极力询问,却得不到答案,回应他们的只是满脸的恐惧以及邪门二字。 过了良久,张永福才算冷静下来了一些,他双眉紧皱着,脑中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半响后他开口道:“看来这兄妹两都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啊,这两个牛鬼蛇神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是啊,老大,这兄妹两肯定不是普通人,太他吗古怪了,我们动用了所有的关系网,竟然都查不到他们的背景,顶多只能查到他们来杭城之后的事情,再往前,一切就像是断线了一样,毫无头绪。”一名心腹手下说道。 “这他吗还用你跟老子说?”张永福又是怒骂了一声,说实话,陈六合的出现委实让他头疼不已,可谓是打乱了他的阵脚,本想着能快刀斩乱麻的把他做掉,从此一劳永逸,可不曾想,暗杀竟然失败了...... “陈六合不能留,他比我们想像的厉害,也比我们想像的聪明,他已经怀疑到我的头上了,必须得尽快把他做掉,我可不想被一个危险人物惦记上,不然睡觉都无法安稳。”张永福下了个定义。 “老大,你说怎么办?我们照做。”他的心腹手下说道。 张永福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又一次沉思了起来,几秒钟后,他眼中凶光闪烁,道:“不能等了,让那几颗暗棋动起来,特别是告诉那几个臭婊子,不管她们用什么办法,都必须给我把陈六合拿下,不然我让她们死全家!” ...... 陈六合今天哪也没去,就在办公室内呆着,吃过午饭睡了一觉,睁开眼,就已经是华灯初上,会所内也变得逐渐热闹了起来。 站在床边往下望去,正好看到秦若涵钻进轿车内,他眉头轻轻一挑,喃喃道:“在这个点出门?这娘们最近的行踪的确有些鬼鬼祟祟啊,不知道在搞些什么花样。” 也没去过多纠结,经过这些天的接触,他和秦若涵的关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但还没亲近到那种能让他时刻上心、嘘寒问暖的地步。 所以秦若涵在私底下做些什么,跟他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只要这个女人不作死就成! 倒了杯热茶,陈六合刚想坐回老板椅上,敲门声响起。 陈六合不免奇怪,他这个办公室,可是很少有人会来拜访的,整个会所也就秦若涵一个人偶尔会来窜窜门,就连黄百万那家伙都没来过。 难不成又是杀手?陈六合来了兴趣,如果真是杀手他可就乐了,明摆着给他送线索来了。 打开门,陈六合有些失望了,门外站着的不是杀手,而是两个娇滴滴的美人。 看到她们,陈六合脸上闪过一丝疑惑,这两娘们跑到他办公室来干什么? 难不成是被他的王八之气给折服了,然后夜不能寐,跨楼送日来了? “呵,稀客。”陈六合脸上挂着老不正经的暧昧笑意,眼神不老实的在两人那凹凸有致的身段上打量了几眼:“红姐,这个时间段你们不在下面跟那些老男人浓情蜜意,怎么有闲工夫跑到我这来窜门?” 陈六合一脸的奸笑,他搓着手掌:“难不成......嘿嘿。”最后的笑声别提多淫-荡,言喻可想而知。 来人正是红姐和一个颇有姿色的陪酒妹,这个陪酒妹可不是别人,而是上次差点被那三个亡命徒轮了,最后被陈六合救下来的那个女孩。 这几天,陈六合也没少跟她相互调戏打情骂俏,倒也算是比较熟悉,听说这陪酒妹还是个在校大学生。 虽然仅仅是杭城某所三流的野鸡大学,但在这样的场所,也算是逼格很高了。 “六哥,你就是嘴皮子厉害,每次见面都只会用嘴巴调戏我们。”红姐翻了个千娇百媚的白眼给陈六合,酥死人不偿命。 陪酒妹也帮腔道:“就是,把人家调戏起了兴致,又点到为止,真气人。” “我看六哥就是有贼心没贼胆,咱姐妹两真脱光了给他日,他未必敢。”红姐咯咯直笑的打趣道。 “哈哈,两个小骚货,现在学会在你们六哥面前发牢骚了。”陈六合哈哈一笑,手掌分别在两人的屁股上拍了一记。 陪酒妹脸色一红:“又来了,六哥,小心我和红姐一起把你给办了。” 陈六合笑道:“就凭你们两个小身板?六哥这银枪铁马的,分分钟让你们三天下不了床。” “六哥真的好厉害,分分钟呢。”陪酒妹娇笑不已:“是一分钟还是两分钟啊?” 陈六合老脸一红,这才发现自己被这个黄毛丫头抓住了病语,气得又在她屁股上拍了一记。 别说,年轻就是有资本,这弹性,委实有劲道。 把两人请进办公室,在沙发上坐下,陈六合点到为止的没再去调戏两人,亲自给两人分别倒了杯茶水,让两人有些受宠若惊了。 陈六合就是这么一个人,就像他说过的,他从来不会高看任何人,也从来不会看不起任何人,不管你是卖肉的还是卖身的。 客人来了有好酒,敌人来了有猎枪,就是这么回事。 “在这个时间段上来找我,你们两个有什么事吧?”陈六合笑问道:“大家都是同事,不妨直说,六哥要是帮得上,肯定没二话。” 陈六合这简单的一句话,似乎让两人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尴尬,但很快就被她们掩盖。 红姐娇笑的说道:“六哥,我们哪有什么事情能劳烦您老帮忙啊。”说着话,她叹了一声,看着陪酒妹,对陈六合道:“嗨,这不是你上次救了小媛吗?小媛一直都想专门感谢你一下,这不,我被她烦的没辙了,才陪她一起上来的,怕来晚了,您这个不敬业的老总又早退了。” 最后一句话说的陈六合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笑道:“小媛不是早就谢过我了吗?没必要特意来一趟,举手之劳而已,只不过是你们运气好,恰巧碰到我在包间。” “六哥,那可不行,口头答谢怎么能行呢?没有你那天为我出头,我现在还不知道会落到什么下场呢,说不定坟头的草都长出来了。”被称为小媛的陪酒妹连忙说道。 陈六合笑眯眯的说道:“难不成你还想以身相许?” “我倒是想,就怕六哥看不上我。”小媛说道。 笑着摆了摆手,陈六合没说话,这时红姐对小媛使了个眼色,小媛从包里拿出了一瓶高档红酒放在茶几上,对陈六合说道:“六哥,我想来想去也不知道送什么给你才好,就给你买了一瓶红酒,还希望你别嫌弃,一定要收下。” 看着那瓶红酒,陈六合笑了起来:“拉菲古堡2004?呵呵,这酒要一万多吧?” “可不是吗,这瓶红酒一万二呢,花了小媛一个月的工资。”红姐在一旁艳羡道。 “没想到六哥还这么懂酒,一眼就看出这酒的来头,看来我这礼物是送对了。”小媛惊讶的说道,普通人可不认识这样全是法文的红酒,更不可能一语准确道出这酒的来历和价位。 懂酒?陈六合洒然一笑,或许拉菲庄园的拥有者最清楚陈六合到底懂不懂酒。 不过那家伙估计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陈六合了,几年前,陈六合有一次去过波尔多,搞得拉菲酒庄是鸡飞狗跳。 那里最珍贵的红酒、甚至是一些从未面世的稀世红酒,都被这家伙就牛嚼牡丹般品了个遍,当初差点没让拉菲酒庄那老头倾尽全族家财雇佣最厉害的杀手把陈六合给干掉。 “我这辈子都没喝过这么贵的红酒呢。”红姐笑着说道。 陈六合回神,笑笑:“可惜这里没有高脚杯,不然我们可以喝一个,好的红酒,自然要有美的女人,那样才更有味道。” 殊不知,红姐贼笑一声,变戏法般从小媛的包里面拿出三个高脚杯,在陈六合的眼前晃了晃。 陈六合洒然一笑:“看来你们今天是有备而来啊,那我今天就借花献佛了。”说着话,他拇指扣在酒塞上轻轻一挑,那本该用开酒器都得费劲拔出的酒塞,竟就被陈六合这般轻易挑飞。 看的红姐和小媛是暗暗咂舌。 “红酒本来要醒酒,好的红酒更要拿好的器皿来醒,不过我们今天器皿有限,就别搞的那么繁琐了,来一次暴殄天物。” 给三个空杯子分别倒上,陈六合拿起一杯酒轻轻晃了晃,随后嗅了一口。 他嘴角挂着一抹玩味的弧度,轻轻打量着两个女人,意味很是莫名,虽然在笑,但笑得有些诡异。

上一篇   第0036章 邪门!

下一篇   第0038章 现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