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9章 冷血无情!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369章 冷血无情!

突如其来的刺痛,让陈六合收回了嘴唇,品尝着嘴中的血腥味,陈六合冷眼看着王金戈,伸入对方衬衫内的手掌狠狠攀上了那对巍峨壮阔的峰峦。 隔着布料极佳的文胸,陈六合及其用力的肆意揉捏起来。 王金戈脸色发白,脸上出现了一抹痛苦的神色,但还是坚持用愤怒的目光瞪着陈六合,像是在无声抗衡! 她的手掌用力的抓着陈六合的胳膊,想要推开,可奈何她的力气在陈六合面前就跟猫挠一样,毫无作为! “什么感觉?很羞愤吗?是不是想宰了我?”陈六合犹如一个魔鬼一样的笑着,他的手指轻轻拨弄着王金戈那神圣高松的峰峦,细腻光滑的触感让陈六合心潮起伏,手指轻轻一挑,钻入了文胸当中,与那浑圆的肉球零距离紧贴。 王金戈没有说话,眼神更加愤怒,呼吸都开始变得有些急促,她那双做了精美花色美甲的手指,用力的掐在陈六合的胳膊上,美甲就像是要插进陈六合的皮肉当中一般般,十个指甲印无比清晰。 “女人不愧是上天精心雕琢过的宠儿,一个完美的女人浑身上下每一处都无懈可击,就像你胸前的这两个大灯,无论是形状还是大小亦或是挺翘程度,都恰到好处,手感极佳。”陈六合语言轻佻而粗鲁。 手指不停的在文胸内轻轻划动,始终游走在那最敏感的蓓蕾周围,不去触碰也不远离,这种瘙痒的感觉,让王金戈无比陌生的同时又感到羞愤难当,羞愤到快要让她发疯! “陈六合,我恨不得杀了你!”王金戈满脸通红的说道,就像是快要滴出血来,这仿佛是她这一辈子,所感到最为屈辱的时刻。 陈六合满脸笑容的耸耸肩,道:“这样的话你已经说过好几次了,可你并不能改变任何东西!说再狠的话,充其量也只能当做自娱自乐!” 陈六合的手掌很用力,那两团饱满的玉兔在他的掌中不断的变换着形状,阵阵痛楚让王金戈黛眉深深的蹙着,用力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痛哼出声,她死也不想在陈六合面前表现出脆弱的一面,她不会求饶! 玩把了一会儿那对足以让任何人都痴狂的神圣双峰,陈六合让王金戈站起身,他满眼玩味的扫视了一眼,说道:“自己脱了!” 王金戈的娇躯一颤,冷冷的瞪着陈六合,不言不语,抬起手掌竟真的开始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她已经放弃的反抗,因为她知道,即便反抗,也不能改变什么,反倒会让陈六合越发感到有快感。 她知道,她今天逃脱不了被眼前这个禽-兽玩弄的命运,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变得尽可能的冷漠! 她摆脱不了让这个禽兽玩弄身体的厄运,但她能做的仅仅是让这个家伙在她的身体上发泄兽-欲,绝不可能做出任何反应让这畜生满足心灵上的兽-欲! 西装外套脱了,滑落在地,王金戈犹豫了一下,继续解开衬衫的扣子,当最后一枚扣子解开的时候,她胸前那两只白花花的玉兔,直接蹦跳而起,仿佛文胸的束缚都无法让她们老实起来。 双峰轻轻颤动着,晃人眼球,就像是要呼之欲出一般,令人体温攀上,眼睛都无法挪开,陈六合都不得不承认,这是一道极其优美的风景,优美到能让任何人都沉迷其中,恨不得把眼珠子都瞪进那深邃的沟壑里,宁愿无法自拔! 王金戈的身材太完美了,身上光洁平滑,小腹毫无半丝赘肉可言,净白可爱的小肚脐都是那般精致无缺,细细的腰肢宛若水蛇一般盈盈一握。 她的肌肤很白,光洁如玉,宛若牛奶般的润滑细腻,吹弹可破的娇嫩,水盈盈的润泽无比,仿佛捏一把,都能滴出水来一般。 陈六合炙热的眼神像是要把王金戈燃烧,她羞愤至极,禁不住的闭上了双目,双掌颤颤巍巍的拖去了衬衫,丢在地下,她的双臂摆在腰间,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还跟我玩清纯装烈妇吗?一个已为人妻多年的残花败柳而已,何必这么洁身自好?况且你的身体,我又不是没见过,早在第一次见面的事情,就已经一览无遗!并没有什么新鲜感,充其量算得上是旧地重游!” 陈六合嗤笑的说道。 尽管王金戈极力忍耐,极力想让自己的心变得冷漠无情,不想让自己有任何情绪,但是她还是忍不住陈六合的这种羞辱,猛然扬起手掌,一个耳光扇向陈六合。 陈六合轻描淡写的抓住了她的手腕,冷笑道:“你想打我吗?” “陈六合,你就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王金戈睁开了红彤彤的眼睛,里面盛满了屈辱、怨恨、羞愤、绝望!复杂得令人无法形容。 “真要说起畜生,你才更加名副其实吧?就凭我几次救你,难道你还不应该心甘情愿的以身相许吗?很委屈?你以为你的肉-体值几个钱?在我看来还不如某些视频上的那些女猪脚,起码她们够骚性,技术很到位!” 说着话,陈六合的手掌在王金戈的翘臀上重重的拍了一记,很用力,打得王金戈禁不住痛哼了一声,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陈六合,你拿我跟那种女人比较?”王金戈死死的瞪着陈六合,大大的眼睛中除了道不尽的悲凉与妩媚外,竟还显得有些狰狞。 “抬举你了吗?或许吧,你还真不如她们!”陈六合冷笑道。 王金戈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猛的扑了上来,一口咬在了陈六合的肩膀上,咬的无比用力,鲜血很快就渗了出来...... 陈六合眼睛微微一眯,寒光凛凛,手掌下意识的掐在了王金戈那修长洁白的脖颈之上,但他并没有用力,只是迟疑了一下,便放下了手掌,任由这个娘们在他的身上发泄着心中的屈辱与愤怒。 阵阵刺痛不能让陈六合流露出半点痛苦的神情,他默然的看着王金戈,听着王金戈终于忍不住流下眼泪的抽泣声。 他心中毫无波澜,冷血无情得令人发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