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6章 邪门!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36章 邪门!

这话明显把美丽妇人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陈六合,嗔怒道:“你到底想干嘛?再不让开我可报警了。” “我警告你,不老实一点的话,小心哥们哪天爬你家窗户去,把你那啥了以后再那啥。”陈六合装出一脸凶怒的模样。 美丽少妇羞恼不已,怒道:“你都敢杀人,还怕我来录口供吗?我是目击证人,录口供的我的义务!” “哟哟哟,好一副大义凛然。还来脾气了,你昨天晚上甩我的两个耳光,我可都还没跟你算账呢,你现在还敢这么嚣张?”陈六合恶狠狠的吓唬道。 “哼,那是你罪有应得。”美丽少妇气道,她仿佛天生就是为了勾引男人的,即便是生气,眼中也是流波转动,一颦一簇之间,都在荡漾着妩媚,令人心痒难耐。 “那两个耳光我记着了,迟早有一天会打回来。”陈六合眼神特意扫过对方的浑圆美臀,气得美丽少妇又是一阵恼火。 用力推开陈六合,美丽少妇踩着高跟鞋快步向警局内走去,她不想在跟这个无耻的男人多待哪怕一秒钟。 “对了大姐,我很好奇,昨天晚上你是怎么回家的?难道就光着屁股吗?”陈六合这个挨千刀的家伙满脸猥琐的大声问道。 美丽少妇差点没一个踉跄,她回头狠狠瞪了陈六合一眼,性格使然与家世素养,让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骂人,最终只是丢下了毫无杀伤力的“无耻”两字,便冲冲离去。 陈六合意犹未尽的看着美丽少妇消失在警局内,这才慢悠悠的上了秦若涵的车。 把刚才那一幕都看在眼里的秦若涵自然对陈六合没什么脸色,她冷笑道:“原来你喜欢那种上了年纪的。”这种话,说的可有些恶毒了。 陈六合笑眯眯的说道:“怎么听出了好浓的火药味?” “难道不是吗?”秦若涵反问。 “美的东西总要有人欣赏,成熟是沧桑带给男人最好的洗礼,同样也是灌溉女人的独特韵味。”陈六合咬文嚼字。 秦若涵不以为然,问道:“你觉得她漂亮还是我漂亮?”显然,刚才那个美丽少妇的惊艳美让她都有些嫉妒了,因为连秦若涵这么个对自己美貌颇为自信的女人,竟然都忍不住要去和人家攀比。 这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 陈六合歪头打量了一下秦若涵,看着那张几近完美的脸庞,他砸吧砸吧嘴唇说道:“单轮相貌而言的话,你们两各有千秋,都属于能打九十分以上的极品。” 顿了顿,不等秦若涵嘴角露笑,他接着道:“不过.....全方位综合来看的话,她比你要有魅力的多,她身上那种对男人来说如罂粟般的迷人气质,是你不具备的。” 秦若涵气急,差点没一脚把陈六合踹下车去,难道她就不知道在一个美女面前说另一个美女更有魅力,是该挨千刀的吗? “她比我老!”秦若涵气愤的说道。 “成熟是女人的杀伤力武器。”陈六合淡淡道。 “我比她年轻!”秦若涵置气。 “你没她妩媚!”陈六合笑道。 “她比我老!”秦若涵瞪着美目。 “她更有魅惑力。” “我比她年轻!” 秦若涵来来回回就这两句话,委实让陈六合哭笑不得,再一次让他意识到,一个女人发起神经来,是多么的不可理喻。 车子缓缓行驶,直到十几分钟后,秦若涵还在纠结这件事情,在等红灯的时候,秦若涵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部,又努力回忆了一下那狐狸精的胸部,眼睛猛的一亮,又让她找到了一个优势。 “我胸比她大。”秦若涵神经质的忽然说道。 差点没呛得陈六合被自己的口水噎死,他很顺理成章的盯着秦若涵的胸部看了半响,随后摇了摇头:“不好判断。” “你大爷,盯着看了半分钟,还不好判断?”秦若涵生气了。 “毕竟眼见为虚手摸为实,你让我摸摸,我就能准确判断。”陈六合一本正经的说道。 “滚!你这个流氓无赖色坯!”秦若涵破口大骂。 陈六合讪讪一笑,顿了顿,思维及其跳跃的说道:“听老黄说,你最近几天经常往外跑,不会是去外面勾三搭四了吧?” 秦若涵斜睨了陈六合一眼,有些气愤的说道:“这个老黄,拿着我给的工资,却当着你的眼线。” “这么关心我干嘛?就算我是出去勾三搭四,好像跟你也没半毛钱关系。”秦若涵不以为然的说道,只是眼中的一抹不自然,却是被陈六合轻易扑捉。 陈六合知道,这娘们暗地里肯定在玩着什么猫腻,陈六合从来没怀疑这女人心中有着不为人知的小九九。 不过他也没多问什么,只是淡淡说道:“上次你收买的那三个亡命徒,你自己注意着点,他们没一个是好货色,想用这种人,得慎之又慎,多留个心眼。” “嗯,知道了。”秦若涵乖巧的点了点头,巧妙的掠过话题问道:“去哪?昨晚一夜没休息,要不今天别去会所了,我送你回去休息。” 陈六合摇摇头:“不必了,去会所吧,有些事情还需要处理。” “有头绪了?”秦若涵问道,指的自然是有关于指使杀手的幕后真凶。 “会有的!”陈六合冷笑了一声。 回到会所,陈六合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拿出电话拨打了张永福的号码。 “哈哈哈,陈老弟,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怎么想起给哥哥打电话了?”张永福爽朗的笑声从电话内传出,没有任何异样。 陈六合靠坐在老板椅上,满脸笑容的说道:“张老大,昨天晚上过的可好啊?” “难得陈老弟关心,千篇一律的夜夜笙歌,没什么好不好的。”坐在办公室的张永福摆手让手下出去,他对着电话笑道:“怎么?陈老弟莫不是回心转意了,愿意上哥哥这条小船?” “张老大,你这条船,我倒是想上,不过我怕我没命上啊。”陈六合不动声色的说道。 “怎么个情况?陈老弟,你这话里有话啊。” “呵呵,老弟我也不知道得罪了哪方大神,昨天晚上竟然有杀手给我送来了一枚炸弹,差点要了我的小命。”陈六合语气不变,神情冰冷。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情?”张永福的声音无比惊诧:“是哪个不长眼敢把歹念起到我陈老弟头上?我看他是活腻了。” 陈六合皮笑肉不笑:“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不知道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人活腻了,有些人吧,我想让他多活几天,可他偏偏想要找死。” “陈老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会以为这是我派人干的吧?”张永福的声音沉了下去:“我可以拿名誉担保,这件事情不是出自我手,我们两个人虽然有些意见不合的地方,但远远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再说了,老哥跟你一见如故,怎么可能对你下死手呢?陈老弟你一定要明察秋毫啊。” 陈六合笑问:“真和你没有关系?” “绝对没有!”张永福斩钉截铁:“陈老弟你放心,这件事情哥哥既然知道了,就一定不会不管,我派人帮你去查,一定帮你把凶手揪出来!” “那就麻烦张老大了。” 挂了电话,陈六合脸上的表情琢磨不透,这一通试探电话并没有得到他预期的效果,张永福可谓是滴水不漏,让他不敢确定,对方到底是在演戏,还是真的与之无关。 陈六合有些头疼的敲了敲脑袋,这样程度的暗杀,对他来说虽然没有半点危机感可言,但他非常不喜欢这种毫无头绪的感觉。 他思前想后,最有嫌疑的人,只有张永福,其他一些曾经的仇人,要么就是有杀心没杀胆,要么就是层次太高,就算要对他出手,也绝不会是如此低劣的手段,派出这样不入流的杀手,不然只会贻笑大方。 “当真不是你吗?”陈六合站在窗前,眯眼看着外边的繁华街道:“不是你最好,如果是你,那可就千万要藏好蛛丝马迹了,不要被我发现端倪找出证据,不然我会让你辛苦建立起来的根基与家业,瞬间崩塌。” “一帮废物!”黑龙商会办公楼内,商会会长的办公室内传出张永福的咆哮。 他一脚把茶几踹翻在地,站起身来回度步,怒气冲冲道:“什么顶尖杀手,我看就是几个窝囊废,一百万就请了这么几个废物,我看你们也是废物。” 张永福对着几名最亲信的心腹手下大骂道,深深吸了口气,他的情绪才稍稍稳定了一些,一双眼睛中满是凶光。 “陈六合的妹妹绑起来了没有?为什么一直没有消息?”张永福忽然问道。 他的几名心腹手下顿时大汗淋漓,其中一人咬牙说道:“老大,那个......那两个杀手也失败了,听他们说,那个叫沈清舞的姑娘有点邪门......” “什么?”张永福彻底恼火了,抓起桌上的烟灰缸就是砸了过去:“草泥马的,给你们一百万,你们请了几个什么东西回来?不是号称西南境外最狠的杀手吗?连一个半身不遂的废人都搞不定?” “邪门?我看你们就是废物!”张永福怒不可遏。